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鬼與的士佬(十八)

2017/3/13 — 12:37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第五章

兩個月後的某一個星期日,寒流襲港,天氣異常寒冷。相對比北方,香港的氣溫卻不算低,但風很大,而且潮濕,穿了多厚的衣服也覺刺骨。

廣告

這日,健哥在接更前,上前妻的家探一探女兒,前妻和她的男友都在家裡。一般而言,健哥不會上他們家中,以免尷尬,但小青仍未完全康復,健哥不想她外出,便說服前妻。前妻想他始終是小青的爸爸,沒理由不讓他探望女兒。

女兒的左臂仍包著石膏。她說前幾日收到一位叫麗福女士的問候信。他說:「她是我的一位好心腸朋友。」然後靠近她耳邊續說:「告訴你,我沒有贏錢,你的醫療費都是她付的。」健哥沒有向小青說為她儲了一筆錢之事,待將來到一定數量後,才給她一個驚喜。

廣告

閒聊之間,前妻問他:「你不是結識了一位很投契的新朋友,你們現在如何?」

「我們之間很複雜。」

女兒插嘴:「喜歡人就要說出來,你不年輕了,還像個小男孩般害。錯過了機會,便後悔莫及。」

「你這個小女孩懂得甚麼。」健哥轉了話題,向前妻和他的男友打趣說:「你們幾時結婚?我不想給贍養費了。」

健哥要去上班。臨別前,女兒送他一枝親手摺的紙花。他放在鼻前,聞了又聞,好似有花香的。始後,這朵花插在的士的軚盤前。

健哥每日最期待是上班,因為能與他的老朋友見面。健哥最怕寂寞,但為了生活,不得不忍受在狹窄的的士內。例湯的出現,改變了他的生命,與她的經歷也實在難忘。健哥活得更快樂,生活方向清晰,而不像以前那樣以賭錢麻醉自己,這一切都多得例湯的扶持。他感到自己的改變,也清楚地知道沒有例湯就沒有今日的他,故衷心地感激這位朋友。雖然例湯情緒十分飄忽,有時無故發脾氣,使健哥難受。不過,健哥知道她承受著無盡的痛苦,對她的同情遠遠超越所受的氣。況且,他們的經歷使他們的關係牢不可破。總之,他不能想像沒有例湯的日子。

半小時後,他走到的士停泊的地方,上一更的同行早已下班,回到家中陪伴親人。他哼著歌,以快樂的步伐走著,很期待見到她。他打開車門,將小青送給他的紙花掛在軚盤前,然後開動了引擎,環顧的士,找找她坐在哪個位置。

然而,那幾個座位上,卻是空無一人。健哥面色一沉,呼出一口失望的氣。健哥的期待再次落空了。他的樂觀告訴他,她總有一日回來的,所以每天他都快樂地等待。不過,經過兩個月後都不見她,健哥不得不從美夢中醒來。他無奈地要接受例湯真的離開了。

(待續)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