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鬼與的士佬(十六)

2017/2/1 — 11:37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例湯覺得需要再與丈夫見面,然而這幾日,她一直在掙扎,到底應否於平安夜再見一見丈夫?她對未來充滿疑惑,每一步都像帶來更大的痛苦。她在心裡自問:「你走了這麼遠,到底是為了甚麼?」例湯所恐懼的,實在難以形容,她甚至不知自己到底怕甚麼。

她將憂慮都告訴健哥,希望他能提供新的角度。她說:「我很怕看到阿齊與他的情人一起,很怕接受不來;又怕浪費時間,最後一無所獲;又怕見到阿齊時,更令我痛苦…我也說不清我到底怕甚麼,我的心像蝴蝶一樣,飄忽不定…」

廣告

然而,健哥卻說:「你連自己怕甚麼都不知,我怎會知道呢?你的憂慮都可能發生,但是現在未發生啊,你此時害怕也沒有作用。我們跟蹤了十天,不要放棄吧,我有預感一定要變得更好。人們常常說,『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你卻常常念到地獄,當然會害怕。不論你到底怕甚麼,生活又是這樣過。船到橋頭自然直,不必擔心吧。無論如何,我也會陪著你。」例湯快樂地微笑。她沒有得到健哥的答案,卻得到心靈的安穩,然後勇氣又回復了。

平安夜當日,健哥的的士停在阿齊情人的居所樓下的停車場。健哥看著後鏡,整理頭髮,而例湯留心聽著外面的動靜。他們等了三小時,卻不見丈夫,也不見他的車輛停在附近。也許他們取消了晚餐,而去了別的地方?也許他決定留宿,而沒有離開情人的住所?總總的疑問,都佔據了例湯的思緒。

廣告

健哥等得無聊,便打開話題:「人家在平安夜交換禮物吧,但我沒有甚麼禮物可以給你。」

「不過我準備了一份禮物給你。」

健哥好奇地答:「是嗎?」

例湯以法力控制收音機,播出恐怖的音樂,使健哥笑了。

這時,例湯聽到丈夫和情人的聲音,馬上向健哥說:「他們到了。」等了一回,健哥才看見他們。原來阿齊今天沒有駕車,如今與情人想去某處消遣。他們看見健哥沒有開動的的士,卻見他坐在裡面。例湯聽到他們打算問一問健哥會否接送他們。健哥說:「如你所願了。讓他們上車嗎?」無錯,例湯想見丈夫,卻沒有準備見他的情人,竟答不出來。健哥見她猶豫了,猛然驚覺一個事實:他只要一轉車匙,例湯如願地解脫,便會離開他。

一念之間,他說:「例湯,這是你解脫的機會,不能放棄啊。」然後車匙一轉,的士便開動了。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