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鬼與的士佬(十四)

2017/1/6 — 14:5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第三章

健哥回到家時,已是清晨。他已習慣了這種日夜顛倒的生活,日出才是他完結一天的提示,這是當夜更司機的代價。他回到家後,馬上洗澡刷牙,然後護理頭髮,才倒頭大睡。平日這段時間,他都很累,不久就入了夢鄉。駕駛的士必須集中精神,是一份很花心神的工作,因為他不單要負責自己的生命,還要負責乘容和路人的生命。然而今天,他卻失眠了,例湯的淚水和痛苦樣子在他的腦海中重覆出現。

廣告

他們曾有坳撬、爭執、吵架,但健哥未曾使她如此傷心。健哥很懊悔,也很自責,想不到自己竟然傷害了例湯。他看著發霉的天花板,它好像越來越近,快要壓在健哥身上,不能呼吸。他不知如何是好,緊緊閉上眼睛,希望快點入睡。然而,越想入睡的人越清醒。時鐘過已兩個半小時。

健哥陷入了矛盾痛苦之中。他不捨得例湯離去,卻又不忍她承受痛苦。好幾次,他看見例湯的悶悶不樂的樣子,便安慰說:「你有任何事,我一定會幫你。我知道做鬼會承受無盡的痛苦,我真希望有辦法助你減輕。」如今,例湯需要他,他卻破壞了承諾。年輕的時候,他與幾個朋友一起去紋身,象徵了牢不可破的友誼,但健哥很久沒有與他們聯絡了,各自為自己的生活奔波,有時回想起都不禁嘆息。他自問自己是個有義氣的人,縱是很久沒有見面的朋友有難,他都一定盡力幫忙,更何況是例湯?他一生之中,很多的承諾都不能兌現。這不能怪健哥,很多時他都控制不了,而他心裡常為此自責。他曾默默地向女兒許下照顧的承諾,但生活中有太多的誘惑和困擾,使他一直沒有心力將承諾實行。小青遇上意外後,確實改變了健哥,他實現自己省錢的承諾,為此感到自豪。他以為自己從此真正改變了,想不到又變回老樣子。他覺得自己很軟弱,臣服在妒忌心下,又不能自控。

廣告

失眠四小時後,健哥的腦中仍不斷出現例湯的淚水。他感到很沉重、無力、絕望。他的樂觀都幫不到他了。

就在最黑暗的一刻,例湯的淚水再一次出現,但這一次,卻勾起了健哥的同情、憐憫。他找到了令自己舒服的念頭,而天花板不再越壓越近,卻變回普通的天花板。「若例湯對我這麼重要,我更要放手。」他感到自由,克服了暴君。他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並一心一意決定好兌現承諾。他不禁大笑起來(橫豎家中沒有人,他不覺尷尬),然後呼呼大睡。

(第三章完)

作者個人網頁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