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事壞事誰知道

2017/2/22 — 11:26

2003年淘大成為沙士(SARS)重災區。圖片來源:AFP片段截圖

2003年淘大成為沙士(SARS)重災區。圖片來源:AFP片段截圖

自己喜與老朋友聊天,多位友人,相識逾廿載,還時有聯絡。偶爾回望,驚覺世界變化極大,不勝唏噓。

想當年 生活無憂無慮

記得初入職場,時為1997年,當年電郵、互聯網尚未普及。那時因公司業務,要和海外顧客溝通,工序是先打信件,再傳真到外地。運氣好,翌日獲覆;否則,隨時要等數天或更久。現時whatsapp可即時辦妥的事,當年一個回合,隨時花上一周,還有傳真的成本,高得要命。發兩頁A4傳真到美國,費用逾HK$10。

廣告

當年下班非常準時,五時半便可離開,與同事喝酒,或打英式桌球,或去漫畫屋租漫畫看,生活悠閒。以往資訊較少,不像現在,一通訊息飛來,便要即時跟進。回顧昔日簡單生活,其實比較快樂。

20年後,朋友再聚,當然已非吳下阿蒙。剛進社會,難免一窮二白。但也看出,友儕間,身家縱翻幾倍,比1997年時更開心者,可謂鳳毛麟角。現今世界,彌漫着彷徨、焦慮氣氛,蓋大環境變得複雜,資訊氾濫;觀點眾多,真假難辨。香港的事,與中、美、歐、日,緊緊連結,繁瑣不堪。讀書年代,從沒教過處理之法,如何應對千絲萬縷的亂象?

廣告

所以現時和朋友聚首,不二合,他們便「大呻特呻」。當老闆的,哀生意每況愈下,尤以國內廠家最甚,慘況數十年來未見;在美資公司上班的,則不停擔心裁員,蓋美式管理,瘦身極頻。做本地生意,更「呻到樹葉落埋」,因為內地人流一降,生意奇差;在澳門幹活的,更不消提了。

差點沙士前買入淘大花園

自覺現在頗受友儕歡迎,因為能開解他們。其中一個經常用來開解他們的故事,改編自小弟跟從學習打坐的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不過套用了自己的個人經歷。故事的原型名為《好?壞?誰知道?》(Good? Bad? Who knows?) 。

話說第一次想買樓,時為2003年,所選屋苑是淘大花園。當時開始學投資,日讀《信報》,看曹sir曹仁超的專欄。時最有名的地產分析員,好像叫王震宇,經常指地產股折讓很大、樓房很抵買,因為新地(16)市賬率,也好像只是0.5倍。相中淘大花園,因於諸市區大型屋苑中,入場費較低。當年和朋友討論,自己仍極保守,認為買樓屬高風險投資,不如三人合資,買一層$60萬的一房單位。其實自己也夠錢用現金買,不過為了降低風險,才打算與友人合資。

看似好事 實為壞事

想法合理,但當時很流行「租霸橫行」、「沒人承租,要自己死供」、「被裁員便要斷供」之說,最終還是放棄。後來的故事,大家應耳熟能詳,淘大成為沙士(SARS)重災區。疫症橫行時,認為自己很幸運,不然首次買樓,便慘遭滑鐵盧,必被恥笑不絕。當年的「好運」,事後回望,當然是歹運,不然數十萬,變成數百萬,回報以倍計,豈不快哉?同一件事,是好?是壞?其實不易知道。

就像喬布斯被逐出蘋果,結果由年少輕狂的天才,慢慢地磨練成霸而不傲的「教主」。事後回望,最壞的事,往往是最好的blessing(祝福)。

惡業主變貴人

到真正首次置業,時為2007年。非因大徹大悟,又或預見大牛市。當時家母住在深水埗,自己但求有「住家飯」吃、「阿媽靚湯」喝,便在附近租住低檔次單位,租金$3,000多。反正當時自己創業,經常往返大陸、台灣和歐洲,每天做到天昏地暗,在家的時間不長。

一直相安無事,突然業主要求加租三成,態度還極傲慢。感覺受屈,極不順氣,寧願自己買,又不是付不起首期。完全是「一怒興師」,把心一橫,成為業主。買的是沙田中心,連天台也只是$130萬。賣給自己的仁兄,相當歡喜,因為他在1997年7月買入,套牢10年,還未「返家鄉」。賣家高興,自己卻無甚感覺。事後回望,當然是那位仁兄很慘。

被人加租,壓迫之下轉為買樓,看似壞事,豈料最終化成好事,真箇「好?壞?誰知道?」很多事情,最初看來很壞,後來卻很爽。

重病反治好心病

第三個例子,更為戲劇化。金融海嘯前後,轉行到中環搵食。那時非常辛苦,真是「左穿右插插出血」。早上8:00上班,晚上看美股至凌晨。長年累月休息不足,加上工作壓力大,又要快,又不能出錯。老闆的要求,常常是半天內,研究一隻美國大型股的基本因素;交不出功課,又要勞煩母親大人被問候。壓力很大,病得頗重,更慘同事多是精打細算之人,做公家事情時,「閃避力」極高,更勝任天堂紅白機年代電玩遊戲「熱血高校」中的對手。結果像很多辦公室一樣,有人悶死,有人做死;而且一直患有睡眠窒息症,每晚會醒很多次,好像沒睡經年,異常痛苦,曾經想過自殺。

脫離中環後,去看中醫。仁醫指病源是太緊張,建議去學打坐。醫師說得明白,不根治病源,改善心理,服藥只能半癒,不能根治。既然走投無路,便決定花時間學打坐。結果,本來西醫視為不治之症的睡眠窒息症,竟告差不多痊癒;現時的集中力、記憶力,自覺是成年以來最佳。本來是很壞的事,要生要死;誤打誤撞下,得出好結果,正是「好?壞?誰知道?」

當然因人而異,有些人吊兒郎當,甚麼也不理、不想。但更多人是顧慮太多,恍如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終日愁眉苦臉,怕被裁員、怕樓價跌、怕公司倒閉、怕X爆、怕美國加息、怕聯儲局「縮陽」(賣債還原QE)、怕美股公司盈利倒退,怕南海打仗、怕美元太強、但又怕油價太高……沒完沒了。

悟通「好?壞?誰知道?」 壓力不再

假如悟通「好?壞?誰知道?」的道理,就不必過分憂慮壞事來臨,或許只是下一件好事的先兆,也說不定。所以凡事,只作適度思想準備即可,毋用一星期七天,每天24小時,去尋找事情出錯的跡象,弄得無時無刻,都壓力「爆燈」,煩事苦惱不完,前景永覺迷茫。

不妨改變心態,緊記「好?壞?誰知道?」,內心壓力,或能得以紓緩,讓自己重拾20年前「前互聯網」年代的簡單生活,學懂重新享受人生。

 

P.S. 三月份阿姜布拉姆,再度來港,小弟非常期望,再從這智者身上,學習無憂生活的法門。

原題為〈心靈雞湯:好?壞?誰知道?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