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5/28 - 12:22

如何分辨藏人

相片中的人,我一眼就認得出他們是藏人,因為右邊的是在風轉咖啡館工作將近九年的央金,至於左邊,則是她的父親。攝於藏曆新年。(作者 Facebook 圖片)

相片中的人,我一眼就認得出他們是藏人,因為右邊的是在風轉咖啡館工作將近九年的央金,至於左邊,則是她的父親。攝於藏曆新年。(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在西藏經常遇到旅客,問我如何分辨某人是否藏人。藏人當然有藏人的樣子,但西藏人本身的輪廓光譜也甚為廣闊,而且與不同民族的混血情況也非罕見,有時隔代遺傳,某些樣貌可能過兩代甚至更長時間才顯現,就會出現較為「非典型」的特徵。

問題是,何為「典型」?來西藏的旅客當中,不少人以為藏人的皮膚都是相對黝黑,每次遇到皮膚較為白皙的藏人,就會毫無節制地對別人的膚色大肆討論。以下的討論話題,都是我親耳聽過不少漢地旅客對藏人所說的:

「你皮膚真好啊!」(然後加上一大堆護膚見解。)
「你皮膚真好啊,跟其他藏族人不同。」
「你這麼白啊,你真是藏人嗎?」
「你這麼白,一點都不像藏民啊!」

廣告

還有一句,極度讓人不安及不舒服的一句:「你好漂亮啊,跟其他藏民都不同啊!」讓人不舒服的原因,是因為外地人用自己的狹隘的觀點去概括整個民族。讓人不安的原因,是不少外地人居然缺乏應有的民族敏感度,還不察覺自身這樣一問屬極度冒犯。

我在這裡姑且不討論黑色肌膚給藏人的意義,膚色本身也不應該含有貶義,但若然有人(而且是一大堆遊客),重複又重複向你嘮嘮滔滔地談論你的身體特徵,而且把一個民族的特徵固定在一個不乎實際的範疇,然後又因為你不符合他們心目中的標準,而不停反問你同一個關於膚色的問題,心水清的人,也應該能預估到對方會不高興。

我身邊的西藏朋友,有些女孩子會花錢盡情美白,但藏人普遍對膚色沒有好惡之分。雖然聽起來好像有點矛盾,但有香港人花錢去做手術弄個雙眼皮,不代表她對單眼皮的人有歧視。真正讓藏人反感的,是外地人(主要是漢地來的人)以膚色去將其種族放在一個獨特的框架,就算嘴裡不說,聽著無休止的外觀評語,心裡也不舒服。

有些人堅持說黑色皮膚不是貶義詞,不過舉個例子,正如東亞人的丹鳳眼本身也沒有甚麼負面意思,但若然有個外國人遠遠看到東亞的遊客,便立即用姆指壓著自己眼角,自以為幽默地裝個杏目斜挑的樣子,又或者向別人提起東亞的朋友時,用著自以為完全不帶任何歧視的語氣說「那個斜眼的」,難道就不算冒犯?又或是有個西方老外讚賞東亞人,說:「哇,這個小孩的眼睛真大真漂亮,一點都不像東亞人啊。」你聽到難道就不覺有問題?有些問題本身未必有任何問題,但考慮到民族、政治、歷史等背景,還有不同發問者之間的身份區別,就可以很有問題。有時藏人之間,也會忽然說對方長得像漢人,例如我有次跟父母均為藏人的藏人朋友去色拉寺,售票員以為我朋友是漢人,要他買票,朋友一開口說藏語,對方便說:「哦,你是藏人啊?怎麼長得像個漢人啊?」按當時場景及發問者的語氣及身份,這句就顯得不怎麼冒犯。

只要將心比己,設身處地為對方想一下,事情往往特別容易明白,可惜很多人根本就沒有打算從他人的角度去多加考慮。就像走到拉薩中心的八廓街,所有人都是順時針行走,一幫外來者卻偏要大搖大擺地逆時針而行,無視他人的感受。

還有得說,有些外地人指著當地人說對方不像藏人,實情不是對方不像藏人,而是因為外人對藏人的了解不夠深,跟他心目中的形象不符而已。就好像有個外國人,一見到亞洲人的頭髮是啡色,就不停說對方長得跟其他亞洲人不同,其實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說了一大堆,在文章末段提供一個小秘技。萬一你真的不確定對方的民族,好奇想知,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問,最簡單直接了當的方法,就是問以下這一句:

「你叫甚麼名字啊?」

如果對方回答的是藏語名字,很可能就是藏人。至於何為藏語名字呢?這個跟辨別樣子一樣,也算是生活經驗。普遍來說,在西藏遇到的人,其名字在中文世界裡較少出現,很大機會就是藏語名字了。

注:西藏人比較少改一個西方的洋名,有些聽起來像是英文名,其實是典型藏語。以下舉幾個常見的例子:

藏文名(漢字用普通話音譯)— 聽錯成別的語言 
吉美(Jigme)— Jimmy
丹尼(Ten-nyi,可能是 Tenzin Nyima)— Danny
格尼(Kel-nyi,可能是 Kelsang Nyima)— Kenny
丹諾(Ten-nor,可能是 Tenzin Norgay)— 電腦(有人問,是不是因為當時人很喜歡電腦,所以別人叫他做電腦。)

 

多謝閱讀此文!如果喜歡我寫的文章,請踴躍按 Share 跟人分享,讓更多人看到故事,把想法分享出去,同時誠邀各位留言分享意見!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臉書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