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對抗瘋狂生活之露營篇

2015/10/13 — 11:05

我對露營的最深印象,是一塊在柴火上烤的豬排。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味的記憶。

那年18,秋天的Montreal,跟一群中學同學一起開着剛考到的車,一行十多人,到了一個樹林旁,紮起營來。

加拿大不流行BBQ,沒有燒烤場燒烤爐燒烤炭燒烤叉,要煮食保暖就真的要從零開始搭營火。出發前,我們已把家中的好十幾根火爐大木頭搬到車上,各人安頓好,便四散出發去撿柴和枯樹,用最原始的方法,生火。其他很多細節都忘記了,到底晚上是怎麼度過、睡在哪裏、跟誰講過甚麼,都有點模糊,就是很記得那個火和那塊烤豬排,是我用兩條樹枝插着慢慢烤熟的。混着柴火的煙熏味,成為我中學時代的memento。

廣告

回港後,還是很野生,但過往礙於藝人身份(自以為)的不便,倒是沒甚麼機會和動力去露營。今年變得比較在地,剛好跟工作夥伴聊起,原來正要和朋友組團camping,毫不猶豫便舉手報名加入。

又是一行十幾人,當中只有兩個是我認識的,但既已決心開拓這個範疇,顧不得靦腆,硬着頭皮加入。一班人鬧哄哄,吃早餐買食物,出發到碼頭,很青春。坐船到達隔岸的營地,發現碼頭旁的地點已塞滿各團體家庭(又是土地問題),決定走到山坡上的位置去紮營。

廣告

這群新朋友似乎經常組團露營,技巧純熟。各人先行紮起自己的帳篷,我的是單人營,有點像給我家貓大人阿gee睡的size,還好我腳長但沒腰,勉強塞得進去。男生們嫌爐太遠,決定搬石另起爐灶;各人自定崗位,有大廚有二廚打雜礦工女工,我是實習生,暫且不露出我燒烤之星的真身,先從旁觀察學習學習。

這趟經歷愉快,雖不是跟相熟朋友去、過程中又遇上橫風橫雨、友人受傷扭到腳、帳篷因為太小而且設備不足而入水,睡到早上醒來半個睡袋濕掉,但整團人的簡樸、互助互愛,晚上的集體遊戲,早上起來再生火煮早餐開我的野外菇cafe,跟大自然接軌的寶貴時光,足以我一直回味,野外露營範疇,順利開發。

我是切切實實一顆野生菇。近幾個月忙到頭昏腦脹,腦袋有點動彈不得,工作卻排山倒海地等着我處理,旅行放假遙遙無期只能空想。心想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故此決定為自己安排多一些需要動手動腳去進行的活動,清清雜亂。

露營這件事是有趣的,跟其他節目不一樣,你並沒有甚麼終極目的,因為那求生的過程就是目的。紮營、生火、煮食、擋風避雨,一切回到生活最原始的衣食住行。那些平常用科技用錢能解決的問題,在這裏統統歸零,人人平等。到了深山野外,設備就身上帶的那麼多,遇上大自然給你的難題,你必須靠本能去應對。一切沒有即時,每個步驟都需要耐性,重拾在我們生活中已變成奢侈的「慢」,慢慢做,慢慢感受。

近年我很強調生活質素,很強調日常中的小樂趣。這心態在現今水深火熱的香港,看似很衝突,其實並不然。記得有位友人直接批評我半年前的一個麵包工坊,認為此時做這種小確幸的事情,和社會氣氛顯得太格格不入。但我不認同。

香港人從小就不習慣休息,對於「慢」有種天然的不安,總覺得休息等同偷懶,放慢等於落後於人。但是,我們的世界太瘋又太快了,無稽的人和事無間斷地湧現,若你一直24小時跟着它的節奏去跑,只會換來筋疲力盡。責任歸責任,但真正有責任心的人,會懂得如何照顧好自己,也不能只靠出走旅行,而是在日常裏面為自己配給時間,找方法補充和紓緩,可以是種植,可以是自己做麵包,可以是露營。當然,下山回到鬧市,社會上的一切還是如常,世界還是一樣怪形怪狀,但差別在於,自己又有力再衝一段路了。

別害怕停頓,別忘記休息,別為享樂感到內疚。為自己好好分配時間,玩樂時盡情玩樂,工作時盡全力去衝。適當時遠離一下風暴,回來時,才能看得更遠。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