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你只能再活100天?

2016/1/5 — 11:37

對地球這邊的人來說,這是夕陽西下;但對地球另一邊的人來說,這卻將是破曉之時。

對地球這邊的人來說,這是夕陽西下;但對地球另一邊的人來說,這卻將是破曉之時。

最近不知何解,不斷反思死亡,我很相信,「死亡」只代表了一個學習階段的完結,新階段即將展開。就如大學畢業,即將踏入社會一樣,讓人既興奮又緊張。但當再仔細沉思死亡,又發現死亡那一刻的痛和不可預知仍然是讓人懼怕。

最近看了一套很舊的電影,名為 “What dreams may come”,由已過世的Robbin Williams所主演。故事生動地描述了「死」後的世界,其實那只是另一個維度,在那裡,我們的所思所想將即時被實現,不但確切地讓「死」後的我們感受到何謂「你的意念創造你的實相」,也讓我們看到其實「死」後的世界並不是那麼可怕。

廣告

其後,我在尼泊爾採訪了一個垂死的年輕年。事緣香港的尼泊爾朋友Danny告訴我,在加德滿都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子被診斷要進行骨髓移植,否則,就只能再活約100天而已。

我試着把自己代入這個在讀大學,年僅22歲的年青人身上:如果我只能再活100天,我的心情將是如何?在我能幻想得到之前,我便探訪了他,Rudra,在相處過程中,讓我最深刻的是他的笑容。

廣告

Rudra總是面帶微笑。

Rudra總是面帶微笑。

他告訴我,去年九月份,他突然發現自己有不斷的肚瀉、發燒和大便有血等徵狀,經診斷後,證實他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Aplastic Anemia),換言之,他的骨髓造血功能衰竭,造成全血細胞減少,此乃罕見的遺傳病,病人唯一治癒方法就是骨髓移植。

他的父母是農民,自小他和哥哥便被一個好心的尼泊爾人照顧,為他們供書教學。得悉此骨髓手術移植費用龐大,他便向他屬於的Kulung(尼泊爾其中一個少數民族)社區尋求協助,而這社區的幹事便立即成立了一個「救救Rudra行動」(FB page: Saving Rudra Campaign),向世界各地籌款,至此,他們已籌得超過2百40萬尼泊爾盧比,即約18萬港元。

我見Rudra在與我談話的過程中,總是面帶笑容,我不禁問:「Rudra,你現在有甚麼感受?」他說:「我現在很樂觀,」他依舊笑容滿面地說:「本來我是很絕望的,但自從他們成立了救救Rudra行動以來,我看到那麼多人在支持我,實在很開心。」

我心底裡不禁暗嘆:「我相信這世界上不是每一個年青人在面對同樣的情況時,仍能那麼自若地談笑,在他身上,我感覺不到死亡的氣息。」

我續問他,如果你康復了,你想做甚麼?正在就讀社會學與新聞系的Rudra想一想道:「我過去四年以來一直在孤兒院裡做社工,我希望能繼續,並盡我所能為那些兒童做一點事情。」

在我眼中,Rudra是一個有點害羞和內向的年輕人,不過他的笑容卻讓我感覺到他的真誠與溫暖。

我問「救救Rudra行動」的幹事:「現時距離所需要的款項仍欠缺多少呢?」他們回答說:「如果他哥哥的骨髓證實能捐助予Rudra,那他們大約只需再籌2百萬盧比(約15萬港元)便可進行手術;但如果他哥哥的骨髓不合用的話,我們估計需再籌募約7百60萬盧比(即60萬港元)。」

我不禁有點咋舌,60萬港元,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數天後,Rudra告訴我,檢驗他哥哥骨髓的報告已出,證實與Rudra的並不吻合,所以他要再尋找新的骨髓。我聽罷有點茫然,吻合的骨髓不是說要找就能找到,即使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

回想起當天採訪他的最後,臨走前,我給了他一個擁抱,那溫暖至今我仍能感覺到。難以想像,如果找不到吻合的骨髓,100天以後,這副軀體將變得完全冰冷。

有外國朋友曾說:「我在想,如果救一個人需要那麼多金錢,那些金錢是否可以用來救更多人?」我完全明白他的問題,不過我卻認為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實在難以衡量多條生命是否較單一的生命更重要。我所能做的,就是盡力去讓每一個擦肩而過的生命獲得他所需要的關注和援助。

隨後,我跟友人在Bhaktapur(加德滿都附近的古鎮)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個東西突然從天擊落我左手臂上,並立即彈到地上。在我明白發生甚麼事之前,只見一隻近乎藍色毛的灰色小貓,其身體扭曲在地上,血從他的鼻尖和口滲出來。當下,我震驚極了,在想可以帶他去看獸醫嗎?路人卻說這附近都沒有獸醫。我把牠從路中心移到一旁,只見牠繼續吐血,朋友叫我走,說我不能為他做甚麼。我卻頑固地不走,眼淚都掉在牠身上,我想:「至少我能陪伴牠至最後一刻。」

我太注意小貓,友人在拍照片我也沒為意。

我太注意小貓,友人在拍照片我也沒為意。

最後,小貓停止掙扎了,我接受現實,與友人離開牠。

很多時,對於生命的來去,我們都控制不了,我也認為「生」不一定代表快樂,「死」也不一定代表悲傷,我猜最重要的是盡我們所能去活着吧,就當每一天都是最後一天,讓我們用各種經驗去豐富我們的生命,那麼就算是再活100天或200天,當我們在人生尾段行將「畢業」時,不會有甚麼遺憾。

我只希望盡我所能,把Rudra的故事告訴你們,若你們認識甚麼醫生或相關人士能給予援手,又或你們希望為他籌款的話,請直接聯絡他(FB page: https://goo.gl/Pl4sKq) 或我們(https://goo.gl/bAZh7U)。又或最簡單的,請把這個故事傳開去,讓更多人能給予意見與關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