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你能重活每一天?

2016/4/4 — 16:17

美麗的夕陽(攝於澳洲悉尼)。

美麗的夕陽(攝於澳洲悉尼)。

我常常幻想自己明天大限將至,那我當下一刻會做甚麼?這是令我能每天過得死而無憾的方法,也令我能活在當下。

不過有時,這樣幻想好像很沉重。那如果倒過來幻想又如何呢?即幻想一下自己能重活每一天,每一天都像白紙一樣,由零開始。那我又會做甚麼呢?

最近看了一套由朋友介紹的舊片子偷天情緣(The Groundhog Day, 1993),說的正是主人翁突然發現自己每天六時起床後,所過的都是同一天──二月二日土撥鼠日。無論他當天做了甚麼壞事、好事、無聊事,當再於早上六時醒來後,一切都能洗牌重來。

廣告

男主角在偷天情緣中所表達的無奈。

男主角在偷天情緣中所表達的無奈。

廣告

最初他很驚恐,其後他很苦燥,因為過的每一天都是一樣,連所遇到的人說的台詞也是一模一樣。

他發現生命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因為似乎他一生無論做甚麼事情,都不再重要。這相信讓很多人都有共鳴吧?我們往往在日復一日的循環下,都對生活失去了衝勁,不但看不到花兒的美麗,也感受不到生命的神奇和偉大。

之後,他開始很興奮,因為無論他吃多少東西、與多少女人上床、如何離經叛道去犯法,翌日當他醒來時,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於是他利用這個機會,嘗試每天重活去記錄他心儀的女主角之喜惡,務求製造出完美的一刻,好讓他獲得美人歸。奈何,無論他多麼努力,出盡百寶,他發現每一天還是白活,因為他永遠都獲得不到女主角的歡心。

因為,無論他如何利用重活的技巧去獲知女主角的喜惡,那都是他偽裝出來的。很多時,當我們太過強求生命裡的一些東西時,我們會太計較得失,讓我們自己深陷痛苦的深淵裡。

生無可戀的他,想盡辦法去尋死。不過無論他怎樣殺死自己,翌日六時醒來後,他還是得重活一天。

這樣雖然讓他對死亡再無畏懼,可是當他親身經歷了每天在街上遇到的那個乞丐的自然死亡後,轉捩點發生了。

還記得他問護士那乞丐為何會死,她回應說:「我猜,他只是自然老死。」他不相信,並重活每一天去對那個乞丐好,想盡辦法不讓他死去。可是淚流滿面下,他終於明白了生命是甚麼一回事。

身體的敗壞和重生,只是宇宙中的定律。無論我們重活一千次,一萬次,如果我們看不透「死亡」,那還是白活。

自此,他開始善用自己能重活每一天的時間,他的內在亦因此由只懂得對生活投訴,以及把一切視為現所當然,而產生了巨大的轉化。他開始認真地去閱讀詩集、聽古典音樂、學習鋼琴、做冰雕,他不但努力充實自己,還每天出現在別人有麻煩之時,用他的「先知」能力去「拔刀相助」。

漸漸地,雖然每天起床他都看到同一個人跟他問好,有別於之前的厭惡,他現在懂得充滿愛地回應對方;他發現原來自己從來沒有好好了解同事,於是開始照顧他們,並懂得何謂關懷;他向一直討他厭的保險經紀買下了所有有用沒有的保險,讓這一天成為經紀中生命最好的一天……

不知不覺間,他整個人散發出的磁場完全不同了,他成長了,成為了那個真正的,會讓女主角喜歡的人。

這套片子不期然讓我想起了另一套名為回到最愛的一天(About Time, 2013),具有異曲同工之妙的片子。片中的男主角能隨心所欲橫越時空,回到過去任何一個他希望重活的時刻。

回到最愛的一天。

回到最愛的一天。

這套片子的最觸動我之處是,男主角的父親教他挑選過去任何一個平凡日子,盡他所能去以最精采,最正面的方法去重活,務求讓他遇到的所有人也快樂。他嘗試過後,反而發現了另一個真諦:他從此不再跨越時空,而是以最用心的方法,把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得最好。

這兩套片子均提醒了我:

要在生命中所有細節發掘其神奇和精采的地方:不是會飛的魚和會潛水的鳥兒才值得我們驚奇,會游泳的魚和會飛的鳥兒也是大自然神奇的創造。

要對所有與我們擦身而過的人也好:因為你不知道你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會否讓對方於臨死時帶進永恆。

想做的就去做吧:我們沒有重活的本事,就只有過好每一天的能耐。

要做自己:不要為他人改變自己,也不要為他人而活。

要對自己誠實:即使所謂「真實」的那個自己並不討好任何人,也要接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