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我是半張廢紙

2015/3/19 — 20:49

我知道我現在才寫「有冇搞錯呀盧巧音何韻詩你都可以 mix 埋一舊」實在有點過時。但我想說的是,有多難去分辨她們?不要因為一個姓 Lo 一個姓 Ho ,「韻詩」和「巧音」都是有音樂感的名字,兩位形象都有點 rock ,瓜子臉鼻高高,有時短髮有時長髮, 就為兩人劃上等號。或者,我只能說,能夠分辨出盧巧音和何韻詩,是作為香港年青人的基本能力。即是說,能夠看得出盧巧音和何韻詩的獨特性,就算你身體衰老,你心境上也很年青。心境夠年青,就不會錯認巧音做韻詩,藍黑色的連身裙做白金色。

1998 年,如果你已懂性且會聽歌,應該難忘當年《垃圾》帶給全宇宙人類的震憾。當年鄭秀文有在高峰滑落的危機,王菲專注做國語歌,陳慧琳未成大氣候,容祖兒還未唱《未知》,突如有一位走另類風格的神秘女歌手。她第一首派台作品,叫《自戀影院》,什麼全部約會順延吧、全部節目暫停吧,就算收音機的音色有多差勁,都聽得出這是首華麗而頹廢的歌。這首歌,一解我當年對關淑怡的思念。一般來說,在包容性甚低的香港樂壇唱這類歌,是自掘墳墓的行為。但她卻去掘一個更深的墳墓 第二首主打叫《垃圾》,然後 the rest is history 。我很少買一位歌手的第一張唱片,怕自己中伏,尤如跟一個陌生人同枱面對面吃飯,怕生保。但我買她第一張 EP,我有認購優質新股的感覺,認定這張唱片會大賣,她人會大紅,然後我可以跟人說,「佢唱《自戀影院》時我都覺得佢掂硬」。

最後她有沒有大紅大紫過,好像有,也好像沒有。但我懷念她,因為她代表一個唱片公司還有遠見的年代,還肯去投資較另類的音樂,去捧一位較另類的女歌手。香港唱片業最高峰的一刻,他們都不多做這回事。盧巧音有不少唱片,我真心覺得做得不錯,有時一整張專輯都關於一個主題,早期的有一張關於顏色,後期的有關於花以及佛家思想的。其中一張叫《色放》,包括有點騷味的《色與情》、屬於她早期 K 歌的《深藍》,還有很 upbeat 的《暖色》。每首歌「色色相關」。

廣告

我不算是她的死忠粉絲,但她很多歌,到現在聽還覺得很中,例如每次到殘酷星期一或頹青 moment ,我的耳就會響起這幾句:

心知道有路尚要趕
身體卻拒絕彈起床
事後我討厭自己 不會反抗 讓我很沮喪

廣告

這是一首不死的「不想上班小組」主題曲。

我有一段關於唱 K 回憶,都關於她。以前唱 K ,朋友都不時唱盧巧音的歌,當中有一個糾結位。她 2000 年前的歌,要去加州紅唱,2000 年後的歌,要去 Neway 、Energy 這類「大聯盟」旗下的 K 場唱。所以要唱盧巧音的歌的話,就要想清楚唱什麼歌,計好算好才決定去哪間 K 場。不過要唱這首歌,就一定要去加州紅。因為 MV 的片段,是加州紅紅人館 903 狂熱份子音樂會的片段,這首歌叫《快感飛行》:

天邊的一角 候鳥遠飛他鄉
忘形地在窗邊觀看 並暗地讚羨與欣賞
總想有天 學會灑脫翱翔
晚間棲息朗月上

盧巧音的音樂,不只令大家認識到誰是盧巧音,還有多位大家本來不太認識的音樂人,都因盧巧音的音樂而令大家有所認識。例如為《快感飛行》寫詞的喬靖夫。現在大家認識的喬靖夫,可能是一位漫畫家,也是一位武術愛好者,更為人所知,是一位很愛在 Facebook 談政事的人。我對他的認識,一直也是填詞人,很多歌都是關於理想、天空和海的主題,他給我一點點 Beyond 御用填詞人劉卓輝的感覺。另一位盧巧音的長期戰友,叫梁翹柏。我喜歡的《人氣急升》、《周日床上》就是由他監製。後來他有機會為王菲監製了一張唱片,相信是他將盧巧音塑造得太出色的原故。他為王菲監製的《光之翼》,跟盧巧音的《刀槍不入》,是一對的。有一陣子,不見他在樂壇活躍。後來得知他去了大陸發展,還為《我是歌手》做音樂總監。大家都感嘆,在香港做音樂只看到絕路一條。當然不能不提陳輝陽,我想《垃圾》是他真正的成名作,才有後來輝煌的「陳輝陽的 K 歌年代」。

盧巧音有兩首代表作,一首是《垃圾》,一首叫《好心分手》。其實我好憎《好心分手》,K 到震,唱到爛,都唔盧巧音。不過不能低估這首歌的威力,至少威震到上海。有次在上海跟一個當地人在上海唱 K ,她很自豪說自己識唱一首廣東歌,我以為是什麼《喜歡你》、《千千闋歌》之類的歌,原來是《好心分手》。她還算字正腔圓的唱完第一次後,就跟我說「好聽嗎?很想多聽一次吧?」又唱。唱完第二次後,她跟我說:「好像有一首跟王力宏合唱的版本!」再唱,當晚就好心三次分手。《好心分手》不成功,就沒有後來的《落地開花》和《三角誌》這個 Candy Lo K 歌三部曲系列。不過,這段時期,我對她的感覺最疏離。她根本就是一個不會/不需入屋的女歌手,何必迫她入屋?感覺就像有個 rock 妹,明明一直談開買哪支結他好,突然嫁作人婦,跟你討論如何蒸水蛋不會蒸到皺皮,實在不對勁。直到她跟唱片公司的合約快要結束,她才做回最原本的盧巧音,推出很有禪味的《天演論》,我才再有買她的唱片的衝動。

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說對於八十年代的人來說,他們的 hidden gem ,是林憶蓮。對九十年代的人來說,他們的 hidden gem ,是楊千嬅。我媽媽聲,「梗係唔係楊千嬅啦!佢邊度係 hidden !」這顆被禾稈冚著的珍珠,當然是盧巧音。至於今時今日的 hidden gem ,是誰?我不知道,但唔係阿 GEM 囉,咁大聲。

--

其實盧巧音跟何韻詩實在有點相似,大家走紅的,都是靠一張一嗚驚人的 EP 。會作曲,歌路不算走主流,做戲又不錯,還要大家走紅的歌,都隱藏著對方的存在:

如果我是半張廢紙 讓我化蝶(何韻詩出沒)
垃圾(盧巧音出沒)堆之內齊高唱

唔講,好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