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妖,有乜好講?」

2016/7/22 — 19:00

鬼太郎

鬼太郎

(編按:本文為同人評論誌《Platform》第五期同名文章選段)

Platform 按:大家記得在第三屆 Creative Paradise 綜合創天同人祭(29/7-31/7)光顧Platform的攤位(3H02)啊!)

無論如何,我想說的是,無論看動漫也好,看所謂藝術也罷,很多人老是會問我:「這部作品是講甚麼的?」如果你答:「它講述一個幽靈族少年和壞蛋妖怪戰鬥。」很多時候對方會大表不滿:「不不不,我夠知劇情講乜啦,我的意思是,作品想表達的是甚麼含義。」

廣告

我向他誓死保證,《鬼太郎》就是《鬼太郎》,雖說箇中妖魔鬼怪無奇不有,但真的不會突然蹦出一隻鬼盧梭出來說「人生而自由,卻無處不在枷鎖之中」。可能愈講愈令對方覺得咁鬼太郎都唔係好勁,便看不起我:「妖,咁有乜好講?」

古日本之所以走上泛靈神道的路,又與它的風土氣候不無關係。一方面相對溫和的氣候、豐饒的土地,使日本人不用與大自然作戰,只要配合四時變化,已可生存,這一點令日本人對大自然採取了和諧並存而非敵對的態度。這態度隨著時日推移,蛻變成萬物皆有靈的意識。像現時世界主流宗教那種唯我是神,其他都係鬼的心態,在日本古代難以尋見。

廣告

另一方面,在西化=全球化的衝擊下,日本的傳統思想在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浪潮裡,卻被許多現代日本人視為脫節、保守、不合時宜。這個現象尤其體現於全球化資本主義市場的典範──當代藝術裡面。

今日,藝術 (Art) 與工藝 (Artisan) 被視為兩個世界,前者高而後者低,我們老是覺得能夠被稱為「作品」的東西,一定有甚麼「深意」,一定有某種儼如神諭般的道理等你來發掘,都與文藝復興不無關係。

 文/楊天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