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妖」

2016/12/1 — 13:46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步入酒店大堂,游目四周,也未見要見的人,只好找個位置坐坐。

未及片刻,一陣淡淡的茉莉香味幽幽傳來,抬頭一望,便迎著一道柔潤清澈的目光。

「早晨 Kirsty。」我握著那隻冷冷的手說。

廣告

「早晨 Samuel,好耐冇見。」她握著我暖暖的手說。

暖的手握著冷的手,暖的手不想放開,冷的手更不想放開。

廣告

我和她各自介紹了身邊的同事,便登上七人車,開始工作。

Yup,工作。

Kirsty 的父親在新加玻金融界赫赫有名,最近在另一國家投資了房地產,除了在那個國家大肆宣傳外,也打算在香港吸引投資者,因此他們決定在香港開設銷售辦事處,不假手於其他管理公司,而這天的任務就是希望幫他們在香港找個合適的寫字樓作為他們的香港基地。

略略看過那個房地產項目的意向定價,住在香港的大陸人應該是他們的主要目標。

「Daddy 叫我問你有冇興趣買番間。」Kirsty 在車上笑著問,唔鹹唔淡嘅廣東話帶著小朋友的頑皮語氣,一聽就知她在跟我開玩笑。

「多謝你 daddy 咁睇得起我。」我瞇起雙眼說。「我買得起一定第一時間搵你。」No baby,I lied,其實買唔買得起都想第一時間搵你。

忽然,我從車廂的後排非常隱約地聽到後面「妖」了一聲,不敢肯定是來自我的同事還是她的同事,但見 Kirsty 完全沒有半點反應,而且這下「妖」也似乎妖得有點不合情理,我便懷疑是自己聽錯。

整整一個上午,我們分別去了六家位於尖沙咀的寫字樓,之後便在海港城一家西餐廳午膳,那裏的麵包鬆軟得無話可說,讓人疲累盡消。

「Kirsty,如果你覺得邊個位置合心水,我同你再安排一下之後嘅文件。」我說。

吃個飽飽以後,只有一個人仍然口黑面黑,那是 Kirsty 的同事。

「吓?睇完㗎喇?」Kirsty 的同事突然問。

「係呀 Lawrence,你覺得有咩問題?」我問,心裏當然知道佢有咩問題。

「我之前喺 email 提議過幾個地方,你哋冇準備到?」Lawrence 細小的眼睛放大幾倍。

Lawrence 提議嘅地方全部喺中環,我覺得唔啱。

針對嗰班客,係香港有錢嘅大陸人,而呢班大陸人分兩種,一班舊嘅,一班新嘅。舊嗰班嚟咗香港好鬼多年,佢哋已經當咗自己係香港人,有時甚至會藐晒嘴話「搞錯呀呢度咁多大陸人㗎」,而佢哋亦都因為留喺香港有一段時間,品味高咗,要求高咗,唔會再鍾意新鴻基天璽嗰種金璧輝煌,反而會 prefer 嘉利義德道嗰種簡約淡雅。至於新嗰班大陸人,比舊嗰班更捨得使錢,因為佢哋的確比舊嗰班更有錢,但生活標準仲係停留喺「貴就係好」嗰種層次,淨係識乜嘢係 Gucci,唔知乜嘢係 Thom Browne。

要氹人落疊,梗係氹新嗰班。

「Sorry,因為我見你哋得半日時間,所以淨係準備咗最啱你哋嗰幾間,費事嘥你哋時間。」我帶點靦腆地說,但其實刻意把那句「費事嘥你哋時間」加上去。

「哂時間?我哋話要 prime location,間間都唔喺中環,咁叫 prime location?」Lawrence 啲口水花差啲飛咗落我杯咖啡度。

「Lawrence,你知唔知全世界生意額最高嗰間 LV 喺邊度?係廣東道。」我說。

「中環都有好大間 LV。」他反駁。

「開一間喺中環係要話畀人聽佢哋個 brand 夠高檔,開一間喺廣東道係要實牙實齒搵生意,one for branding one for business。」我解釋,盡力嘗試語氣友善。

「LV 係 retail,我哋唔係做 retail。」他又反駁。

「UBS 都唔係做retail,佢哋都喺尖沙咀開個點。」我說。

「Are you telling me 九龍去中環要好耐時間?」他開始按捺不住。

「I am telling you 九龍去中環唔係時間問題,係習慣問題。」

以上故事喺年幾前發生,冇幾耐之後,佢哋喺中環租咗 office。

今日諗返起呢件事,我覺得自己好蠢,因為我當時竟然睇唔出佢哋兩個嘅關係。

啱啱收到佢哋張帖。

雖然真係算非常後知後覺,但只少證明我冇幻聽。

原來嗰日真係有人喺車裏面妖咗一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