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妥協之外,還有別的選擇嗎?

2015/4/5 — 2:18

每年三月是各大公司出版年度報告(Annual Report)的時間,各工作單位都忙得不可開交。處於中低層的我們這一批八﹑九十後打雜,個個當然「做到隻積咁嘅樣」。復活節假期,終於得閒飲到茶,同朋友見個面。無獨有偶,不是是否過往一個月捱得太辛苦的關係,這幾天聚會都圍繞著「妥協」這話題。

想當年畢業時,大家還是個有幹勁的小伙子。穿起畢業袍,幻想面前的康莊大道,那顆赤子之心是多麼的熾熱。相信畢業時,有很多人都曾經幻想過自己不走循規蹈矩的路,出去闖出屬於自己的天地。 “Gap year”﹑搞“Start-up”等的概念雖然在香港已經萌芽,但實際上有膽做的人卻很少。理由很簡單,屋企人供左你讀書咁耐,唔係仲唔搵返份收入穩定的工作賺錢養家咁衰仔呀嘛。再者,父母從小灌輸的「未雨綢繆」和「先苦後甜」的經典香港人思維,早就烙印在我們的骨骼裡。於是,在「忠於自己」與「先苦後甜」之間,我們絕大部分人選擇了「先苦後甜」。然後,騙自己一句,「嗯,捱過這幾年後,賺了一筆錢便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阿穎從中一開始便是我的最好朋友,是那種我行我素的陽光女孩。生於小康之家的她,其實沒有太大的經濟壓力。一直希望有機會打幾年工後,便take career break,去外國打工換宿,到大江南北推廣她的興趣。她曾是香港大學一個出名認真兼辛苦的學會的幹事,即使學會活動令她長期睡眠不足,追不上學業進度,她都是以「興趣」行頭,一心一意為自己認為正確的價值和理念付出。那時候,幾乎被字典般厚的法律書藉壓得半死的我,其實很羨慕她這種不問回報,忠於理想,活在當下的人生態度。

廣告

「我宜家唔係咁睇啦,同男朋友宜家好穩定,好想快快趣儲錢結婚。Gap year 雖然係好好嘅體驗,但對於宜家嘅我,已經唔係一種必需品。」她三月為了籌備年度報告,連吃飯都覺得浪費時間,試過兩天只吃一餐。「我現在只想安安穩穩,打好份工。要在香港生存,不得不妥協。」

我很驚訝竟然會由阿穎口中聽到這番說話。經過三年的打工生涯,當年那個「理想大過天」充滿抱負的大學生,今天已作出了她第一個「妥協」。當然,好朋友的決定,我一定是義無反顧支持的,亦不會多作評論。更何況,對於她來說,這個一定是個很難下的決定。

廣告

然而,妥協之外,還有別的選擇嗎?

早幾天跟一位曾在投資銀行任職策略師的師兄吃飯,在他轉工離開投行後,終於有時間見面。我以半嘲弄的語氣問他離開了投行後,是不是很不習慣下班後要想想晚上應以什麼打發時間。他竟然很認真地答我:「我最近好認真練鋼琴。」

他說練琴我一點都不驚訝,因為他在美國念大學(主修精算及音樂——在我眼中神過神科)時,曾嬴取了音樂比賽獎項,獲邀與密芝根大學交響樂團演出。「我知你一直都好鍾意彈琴,點解突然最近要好認真練琴?」

「我下星期有一個鋼琴演奏會,係演藝搞,同一個交響樂團。你黎唔黎聽?(注)」

我非常失禮地把口中的食物吐了出來,「吓?你有時間有精神有人同你搞Concert ?」

雖然我知道這樣說對師兄其實有點不禮貌,但我實在很驚訝。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為音樂從業員籌備一場音樂會已經很困難,更何況是一個有正職的業餘樂手。

「其實,我並不想把自己界定為『業餘』音樂人,雖然我白天是一個金融人,但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建立自己的多面人生。我一直很認真地練琴,沒有放棄過音樂,現在有時間,希望繼續為自己的興趣付出。當年父母不允許我選擇走音樂這條路,但我不認為這樣便等於放棄了興趣和理想。」

聽起來很天方夜譚,相信師兄在執行時亦必定面對很多困難。但我很敬佩他能透過自己的故事,告訴台下的觀眾及其他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掙紮的人,妥協之外,可能有另一條出路。理想與現實,興趣與飯碗,不一定只能選其一。當然,過程一定很辛苦,但我肯定,踏出為自己興趣付出的第一步,一定比每天埋怨生活更有滿足感,更有存在感。

我們這一代香港人,背負著沉重的生活壓力,更被指要承傳過去數代人經濟發展的成果,同時間不斷自我反思活著的意義。我想,新一代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是在理想與現實,興趣與飯碗之間,以我們的方式,闖出屬於我們的小天地。

一個典型的金融人不甘心把興趣忘掉,重拾初心;您的初心,又是什麼?


注:音樂會資料:

香港泛樂:起點
日期:4月7日(星期二)
時間:3:30PM
地點:灣仔香港演藝學院賽馬會演藝劇院
網上發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