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始於愛 成於私 終於愛 — 略論《出貓特工隊》

2017/9/25 — 18:44

《出貓特攻隊》一幕

《出貓特攻隊》一幕

【文:栩晉】

近日,世界迎來了豐盛的銀幕,先有《打死不離三父女》,以父親的私心敲醒世界;後有《皇家特工2─金圈子》演繹紳士與牛仔的激情,實在令人過得充實、過癮。但兩者之間又有一套水平不錯,亦能發人深省的《出貓特工隊》(下稱《出》),突出親愛的重要和諷刺社會的瘋狂。筆者以為「愛」與「私」始終交纏於《出》之中,以「愛」帶起整個故事,中間加插主角們的「私」,令全戲進入高潮,最後以「愛」包容、原諒人,迎來淡淡的「愛」的餘韻。

筆者認為必先對《出》的故事,有概略的了解,才能更容易闡述《出》的深意。一開始,女主角蓮以資優生的身份,與父親同到一所出國留學比率甚高的名校,希望以其過人的才智和驕人的成就,換取一張卑微的入場劵。然而,高昂的學費與捉襟見肘的收入,形成強烈的對比,殘酷的現實亦令人卻步。接着,蓮邂逅了摯友─明詩。天才橫溢的蓮與愚鈍不堪的明詩,是一極度不公的配搭:前者聰明但相貌平凡;後者傾城但資質平平。但是,在這膚淺、醜陋的社會中,品德與才能不是上天的優待,反而相貌與古惑更接近成功的彼岸,而這極具諷刺與反差的背景始終貫穿全戲,開展「愛」與「私」的故事。

廣告

一次考試,蓮因出於友情,幫助明詩出貓,進而受到明詩男友─柏豪的引誘,並知悉學校收費的真相,毅然計劃出貓課程,以琴音節拍作為代號,為數以十計的同學換得優秀的成績,賺取優厚的報酬。後來,計劃因一試兩卷及男主角賓的破壞,令蓮錯失申請全額留學獎學金的資格。正因如此,心有不甘的蓮再受明詩與柏豪所求,設計一個更龐大的出貓計劃,以取得出國留學的資金。後來,賓因故錯失獎學金考試,不忿的心亦使賓走火入魔,應蓮邀參與出貓計劃。正當計劃進行順利,金錢與出國只是一試之遙的時候,天意弄人,賓與蓮都受到懷疑,賓更失手被捕。計劃雖然圓滿完結,但賓已經永遠失去出國的資格,而蓮亦受盡良心責備。最後,入魔的賓邀蓮參加更龐大的計劃,並以前事作要脅,鉛華洗盡的蓮斷然拒絕,並自願供出前次的出貓計劃。

驟眼看來,《出》只是一齣邪不能勝正、諷喻社會的大路戲,極其量只是透過跨張和規範化出貓活動,提高話題性和製造喜劇效果,再加上戲末的追逐戰,加強了劇情的張力。但筆者以為《出》絕對不只於此,「私」與「愛」作為兩條絲線,將人物的命運綁在一起,藉此深化了《出》的意蘊。據此,筆者將《出》分作始、成和終三部分,並以「私」與「愛」作為核心,對《出》加以分析。

廣告

「始於愛」部分,交待了蓮與賓的背景和性格,亦為全戲定下了基調。正如上言,《出》的背景是一瘋狂的世界,「一分耕耘,一分耕耘」和「才傾一世」的傳統說法已經失去其效力,換來的是「贏在起跑線」的家底、「貌絕天下」的美貌和「劍走偏鋒」的古惑。然而,蓮和賓正正是傳統說法的代表人物,才傾天下的他們,能夠輕易征服任何測考,但家景貧困的他們卻必須面對虛偽的社會。

原則上,筆者絕不反對名校徵收高昂的學費,畢竟這是商業社會的大勢,這亦逼得蓮只能望洋興嘆,但這嘆並不完全出於對機遇的悲哀,更多的是對父親的體諒。接着,儘管校長已經寬免蓮的學費和午膳費,但無理的校園保養費卻再一次令蓮面對現實。正因如此,生性孝順的蓮不忍老父辛勞,故毅然入魔,以才換財,但這又只是對作為父親的回報而已,這從蓮以出貓費替父親添購衣物可見。

至於賓方面,其背景與蓮非常相似,同是出自貧窮家庭的優才生,雖有家營的洗衣店可保生計,但設備落後,朝不保夕。另外,賓雖無蓮的醒目,但卻有一顆單純、善良的心和正直的品德,更有資格問鼎校長口中,必須德才兼備的留學獎學金,而且他為人孝順,不難想像他努力學習和爭取獎學金,都與其母有關。但事與願違,因柏豪的自私,他被逼參加蓮的大型出貓計劃,但這又實是夾雜了不忿的私心與對母親辛勞的安慰,因此蓮和賓的出發點都是「始於愛」。

然而,大家又必須留意編劇留下了一條小尾巴:蓮父與賓母的差別。前者形象鮮明,對於劇情的推展有莫大作用;後者形象模糊,其出場就僅止於首與末而已。正如上言,蓮與賓的出發點都是對父母的愛,但蓮父與賓母的形象差別,卻是另有深意,為後文埋下了伏筆,讓「愛」的力量積而未發,大大加強了戲末的震撼力,更加發人深省。

「成於私」則講述了蓮與賓進入質變,開始私心自用,走火入魔的階段。此階段始於明詩和柏豪需要滿足父母期望,前往外國留學。但礙於兩者成績遠不足以在考試中合格,故此又向蓮求救。此時的蓮因上次的失敗,加上父親的失望,已經心如止水,希望婉拒兩人所託。但留學外國的壓力和期望,成功地使蓮再次發揮才智,以才換財。另外,她更將計劃規模擴大至史無前例,再向顧客收取巨額費用,又為了成功申請簽證,更不惜偽造文件和欺騙父親,可見此階段的蓮純粹出於私心,代表蓮的內心開始異化,漸漸偏離了父親的教導,背棄了父親的「愛」。但話雖如此,當蓮知道柏豪為逼使賓加入計劃,使詐令賓缺席考試,她竟打算放棄計劃,這又說明蓮良心未泯,尚知道義,「私」僅作用於利益而已。

至於賓則展現了更激烈的轉變。此階段的賓為了完成學業,取回屬於自己的利益,毅然放棄首階段的堅持和正義,與蓮等三人同流合污,為了個人利益而不惜犧牲全球學生的平等和機會。縱觀整個過程,知悉柏豪的破壞可謂賓的性格轉捩點。此前,賓參與計劃,完全基於蓮的唆擺、對命運的不忿,亦有對家庭和母親的感情,但自從賓知道柏豪乃罪魁禍首後,其心已變得麻木和自私,完成漠視了考試的正義,為了錢利益而不惜逼使蓮繼續計劃,後更破壞協議,坐地起價,使計劃差點附諸東流。由此可見,純真、正直的賓被仇恨、不忿和利益矇閉,「私」已佔據其心靈。

故事發展至此,容或讓人覺得不外如是,但當我們細想一下,蓮父與賓母的角色作用,便可知編劇的用心,正正希望藉此帶出主題:社會如此荒謬,人心異變實在無可避免,亦難以把持,那人們又該如何面對?如何安身立命?如何幫助身邊的人呢?對此,筆者以為「愛」正是答案,因為蓮父與賓母,一明一顯,突出了人在迷失時,「愛」才是明燈和避風港。

承上而言,《出》希望說明「愛」是怒海孤舟的明燈,讓人找到方向,從迷失折回,而「終於愛」這部分便透過蓮與賓的悔悟和沉淪,帶出蓮父與賓母的「愛」的差別。蓮自賓失手被捕後,便被迫一個人負起整個計劃,但礙於考試的難度和壓力,她本束手無策、無計可施。此時,蓮即想起鋼琴暗號,終能記下所有答案。然後,經過與考官的逃亡戰後,雖能化險為夷,但仍被安排返回試場,接受有關賓被捕的審問。初時,她欲消除與賓有關的一切證據,但經過一翻人神交戰和賓的暗示後,她才決意消除證據,雖讓自己置身事外,計劃亦告完成,但亦讓蓮反省利益背後的犧牲。

經過險象環生的計劃後,蓮重新認識「品德」的重要,變回原本的自己,不再以「私」出發,並正式與明詩和柏豪割蓆,希望與過去的自己劃清界線。大學入學面試時,校方以為人師表者,必須言行身教,故此品德修養亦好重要,但本為無罪之身(未被揭發前)的蓮並無任何掩飾,竟能坦承過去的錯誤,並樂與學生分享,表示了悔悟的心胸。後來,面對賓的指責和威脅,她又毅然選擇了「自己」的答案,前往自首,亦見尋回品德的她。凡此種種,蓮父實起了莫大作用。

早於高中時期,蓮被賓揭發後,蓮父已十分失望和憤怒,並能及時為女認錯,可見其管教甚嚴,愛女甚殷。此後,蓮父察覺蓮偽造文件時,又立刻按文件所示,追蹤登記地址,而知道蓮與賓私奔後,又能放下心情,前往機場迎接兩人,可見蓮父實為一開明有道的父親,愛女之情洋溢於表。最後,蓮決意自首後,又能作為女兒最堅實的後援,陪同蓮勇敢面對。綜合上言,編劇刻意安排蓮父這角色,其作用正是表明「愛」能包容、保護一切罪惡,定能讓浪子回頭,幡然悔悟,在怒海中,找到出路。

然而,賓卻沒有如此幸運,殘酷的天意和無情的社會現實,讓德才兼備的他,墮入萬丈深淵,繼續沉淪於利益和邪惡的旋渦之中。先被柏豪陷害,後又失手被擒,雖能逃過刑事罪責,但卻永遠失去了出國留學的機會。歸國後,他先以計劃所得,大肆擴充其洗衣店,並計劃一次更具規模和嚴謹的出貓大作戰,誠邀蓮再次加入。後不得要領,賓又以前事要脅,務必將其他人與自己同化,實在是泥足深陷。但純真如他竟有如此變化,其原因又值得大家深思。對此,筆者以為「愛」的缺欠,正是賓與蓮最大的分別。

正如上言,蓮父始終陪同蓮面對人生的轉捩點,但賓母卻只於賓被高中開除學籍時再次出現,並為該事抽泣不已,未有為賓承認錯誤和加以勸導、管教,可見賓只能孤軍作戰,獨自承擔一切。而且,蓮作為較能了解其心情的旁人,又未能作出規勸,陪同他面對所有問題。因此,飽受環境欺凌和家境困擾的賓,其初心再也承受不了邪念侵蝕,踏上一條不歸路,可見一切都是「愛」的缺失所致。

其實,《出》的背景乃現今社會的反映,不論貧富、先進和落後,所有國家都出現不同程度的異化,且不約而同都是「錢作怪」,因此《出》確能引起社會共鳴,讓人反思教育的真意和價值的扭曲。但事實如此,一時三刻亦改變不了,如何自渡渡人便是極重要的話題。對此,有人寄望自身道德的挺起,以為壁立萬仞方是最根本的解決方法,但人心易放,難以保持,單純依靠個人的自律性是非常危險的;又有人認為治亂用重典,唯有法令方能使人時刻警戒,不敢犯事,但這又可能將對錯變作智力攻防戰,讓人迷失而死性不改。

對此,古今中外都給予了不同答案,亦付出了不同代價。最後,《出》再一次喚醒「愛」,以為「愛」才能感通一切,融化冷酷的社會和為人提供安靜的避風港,並從而提升個人品德,引領人類走出困境。筆者希望無論是怪獸家長,還是驕縱屁孩都能用心欣賞《出》的「愛」,讓社會和人生變得溫暖和精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