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威爾頓—短兵相接甚少落敗的香港馬王

2016/10/24 — 13:26

威爾頓(馬會圖片)

威爾頓(馬會圖片)

筆者研究賽馬廿多年,見識過的馬王不計其數,當中「原居民」、「靚蝦王」、「精英大師」、「爪皇凌雨」和「步步友」的事跡更是深入民心。然而,筆者接下來要介紹的馬匹,並非那些為一般市民耳熟能詳的香港馬王,而是另一匹極具性格的香港頂級賽駒——「威爾頓」。

「威爾頓」與「步步友」的瑜亮之爭

其實,一般馬迷對「威爾頓」的名字不會感到陌生。這匹賽駒在2014年的四歲系列賽連續三場與「步步友」鬥得難分難解,充分演繹何謂「既生瑜,何生亮」,當中「威爾頓」更勝出香港經典盃和香港打吡大賽這兩關。無獨有偶的是,這兩匹馬王均隸屬大摩馬房,故牠們又可被稱為「大摩雙煞」或「大摩雙核」。

廣告

事實上,「威爾頓」是2013/14年度賽季的香港馬王,其「風頭」理應一時無兩,但「步步友」在2014/15年度賽季連續勝出六場級際賽,當中包括五場國際一級賽(其中四場為連勝),其國際評分一度高居全球第一,所以「威爾頓」的光芒才給「步步友」蓋過。

「威爾頓」與「步步友」的戰績有何不同之處?

廣告

不過,賽馬這回事不能只看表面。在「步步友」勝出的級際賽中,亞軍馬匹大部分也是級數明顯遜一至兩級的香港賽駒,而牠曾三度與其他同樣盛享盛名的一哩王對決(「繽紛會」、「經濟學家」和「滿樂時」),卻悉數敗陣而回,這令牠的職業生涯留下了污名。

反之,雖然「威爾頓」勝出級際賽事的次數雖不及「步步友」,但牠每場勝仗的含金量不較「步步友」的遜色。「威爾頓」在港職業生涯的十場頭馬中,有七場是在短兵相接的情況下取得的,其中六場是級際賽事(三場國際一級賽、一場國際二級賽、一場香港一級賽和一場國際三級賽)。值得一提的是,迄今為止,「威爾頓」在絕大部分以一個馬位之內分勝負的賽事中,均告勝出。

更重要的是,「威爾頓」在短兵相接中擊敗的對手並非等閒之輩。比方說,牠在香港打吡大賽2014與「步步友」鬥後勁,一度給對方追至平頭,但牠最後百多米回氣再衝一段,最後以1/2個馬位擊敗對方。又例如,牠在2014年的愛彼女皇盃和香港盃中二度險勝仍在當打的前香港馬王「軍事出撃」,當中女皇盃的那一場勝仗,更是牠勝出打吡大賽後翌仗,難度可謂極高。要知道,打吡大賽與女皇盃賽事之間存有一條不窄的鴻溝,歷年來只有三匹賽駒能夠接連勝出這兩項賽事(「爪皇凌雨」、「威爾頓」和「明月千里」),而牠們均能成為該賽季的香港馬王。更何況,當年「威爾頓」在女皇盃中挑戰的「軍事出撃」,是正值全盛期的時任香港馬王(五歲)。所以,「威爾頓」經歷過的賽事洗禮,絕不遜於「步步友」經歷過的。

「威爾頓」勝出香港打吡大賽2014片段

「威爾頓」勝出2014愛彼女皇盃片段

「威爾頓」勝出2014香港盃片段

「威爾頓」職業生涯的低谷

無論如何,「威爾頓」的職業生涯並非全無挫折。在2014/15年度馬季,牠遠征杜拜司馬經典賽(2410米,國際一級賽)僅獲殿軍,返港角逐約一個月後的女皇盃賽事,又因舟車勞頓的緣故未能發揮出最佳水準,再次僅獲殿軍。其後,牠在備戰渣打冠軍暨遮打盃時受傷,因而在2015年5月20日經全身麻醉後一對前蹄球節接受內窺鏡手術,並養傷半年。在傷癒復出後,牠回復狀態須時,結果牠在2015/16年度的上半個馬季僅屬中規中矩,只能在2016年的香港盃賽事中跑入殿軍。

在2016年2月28日,「威爾頓」以半個馬位擊敗「喜蓮歡星」勝出花旗銀行香港金盃,狀態明顯正在復甦。可是,「威爾頓」在2015/16年度的馬季擺脫不了時不與我的厄運,牠先在該季的女皇盃賽事中遭遇不利後追的場地狀況(當日傾盤大雨,場地狀況為黏地),後在渣打冠軍暨遮打盃賽事中遇上其鞍上人莫雷拉不慎跌掉馬鞭的意外,結果牠在那兩仗均未能發揮出最佳的水準。馬圈是跟紅頂白的,當時有些馬評人和馬迷斷定「明月千里」已取代了牠的地位。

「威爾頓」勝出2016花旗銀行香港金盃片段

「威爾頓」如何重現霸氣?

不過,事實證明這個結論下定得過早。「威爾頓」在今個賽季的備戰功夫顯示出牠的健康已完全回復正常,大摩亦早曾預測該駒的戰鬥力能維持至八歲。事實上,在剛舉辦的東方表行55週年沙田錦標(國際二級賽,1600米讓賽)中,「威爾頓」在田泰安胯下於終點前八百多米由包尾的位置變奏發力,結果牠在未轉入直路時已在外疊進佔首位,轉入直路後一直力拒其他賽駒的來犯,奪標而回。若讀者觀看了本文附上的幾條片段連結,他們應不難發現,「威爾頓」的特長是衝程特長,只要是跑一哩或以上的賽事,牠在距離終點前八百多米便可開始發力,而且一直維持着勁勢衝過終點。

「威爾頓」勝出東方表行55週年沙田錦標片段

當然,「威爾頓」能夠奪得東方表行55週年沙田錦標,須感謝筆者的「老朋友」韋達的間接「助攻」。事緣達少策騎「美麗大師」時,在比賽的前半程「發夢」,讓「威爾頓」早着先機,最後「美麗大師」鞭長莫及,僅獲季軍。其實,過往的賽事顯示,「美麗大師」跑一哩的級數較「威爾頓」高。但由達少主轡前者,閣下便可在賽前做好心理準備該駒的作戰能力打折。不過,「威爾頓」的整體戰鬥力早已備受肯定,但這與達少的間接「助攻」沒有明顯的關係。而且,東方表行55週年沙田錦標的亞軍為另一匹馬王級佳駟「將男」,「威爾頓」能夠在非首本路程撃敗牠亦殊不簡單(「將男」跑一哩亦稍為嫌短,但牠過往顯示出較「威爾頓」強的一哩競賽能力)。

「威爾頓」有望領銜帶領港隊主場出撃

「威爾頓」曾參加的香港打吡大賽,向來被視為香港一哩或以上途程佳駟的搖籃。然而,在近兩季,該項大賽未能成功地為香港馬壇完成新舊交替的換血步驟:兩屆賽事的首三名馬匹中,只有「大印銀紙」能夠出戰昨天的大賽熱身戰;應屆打吡冠軍「明月千里」和季軍「威利加道」現時均處於受傷狀態,要待下半年的馬季才有望復出;應屆的打吡亞軍「凱旋生輝」、去屆打吡冠軍「戰利品」和亞軍「直震撼」更已因傷退役。

因此,在今年12月的國際賽事日中,港隊代表仍須倚重一些「老黃忠」(短途賽事除外)。在應屆香港馬王「明月千里」因傷退下戰綫,以及「步步友」久疏戰陣,狀態成疑的情況下,「威爾頓」很可能由昔日的青年才俊,搖身一變成為帶領港隊迎戰外隊馬的「老大哥」。

可惜的是,當《時代》雜誌能別樹一格地選出「精英大師」為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時,香港十大傑青的選舉卻無法容得下由一匹賽駒當選,否則的話,以「威爾頓」掘金的能力和對業界的貢獻,定必能在不用較他人每天多努力四倍的情況下,早早成為其中一位得獎者。

血統因素不足以完全解釋「威爾頓」的過人之處

行文至此,或許有些讀者會懷疑,筆者如數家珍地道出「威爾頓」的戰績有何用呢?「威爾頓」的成功不是與筆者頗常提及的血統因素有關嗎?

必須要強調的是,血統分析只是在某些情況下才能用得其所,例如一匹馬初跑某個路程的賽事是否適合,血統分析可提供參考的作用。血統分析有用之處,在於未完全確定某匹馬匹的能力之際,用作參考如何部署長遠發展的指標。例如,練馬師想看看旗下的馬匹是否適合進軍打吡大賽,而該駒又未曾跑過與打吡路程相約的賽事時,血統分析得出的結果便會成為其中一項重要的參考指標。練馬師考慮安排旗下賽駒增程或縮程角逐時,亦是以同樣的準則作決定。但當馬匹在同一路程的實戰經驗多於兩次後,實戰賽績的指標便會遠超於血統分析的指標。當然,練馬師日常對馬匹的觀察亦是他們判斷馬匹特點的重要基礎。

倘若在理想的情況中,馬匹能夠遺傳到祖先的基本作戰能力和作戰特點,但沒有科學證據足以客觀地顯示牠們的個性(性格)是透過遺傳得到的(雖然牠們的性格可能接近天生)。所以,閣下有可能看見一匹賽駒具備與祖先相近的基本作戰能力和作戰特點,但牠在關鍵時刻無法仿傚牠的祖先奮勇前進,或剛好完全相反(暫假設其他因素保持不變)(註)。

「步步友」能在多場級際賽事中輕鬆奪標,其基本的作戰能力已毋容置疑。而「威爾頓」在數場級際賽事中險勝實力相差不大的對手,這不表示該匹年屆七歲的Holy Roman Emperor子嗣(「威爾頓」與「美麗大師」為同父馬)未能得到祖先馬匹的能力遺傳,但若非牠擁有無比的鬥心,幾乎不能取得如此佳績,可見該駒獲勝並非倖幸,亦不是單純的「靠父幹」。這匹賽駒只要稍有狀態,便會流露出銳利的眼神以顯示出爭勝的決心,多位馬評人均視這種現象為「威爾頓」展現霸氣的先兆。

簡言之,「威爾頓」的基本作戰能力或許稍不如「步步友」(尤「步步友」曾在首本路程1600米中輕勝「威爾頓」,以及在嫌長的2000米路程中力迫「威爾頓」),不過牠憑藉較「加州萬里」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鬥心,成功躋身香港馬王的行列。若筆者要從「大摩雙煞」中揀選一匹較具備馬王性格的賽駒,筆者的答案毫無疑問是「威爾頓」。睇馬,識睇一定係睇呢啲!

 

註:在現實中,影響馬匹比賽結果的因素實在太多,除了馬匹基本作戰能力如何、作戰狀態和健康狀況如何,和鬥心是否良好外,還包括騎師的發揮對馬匹的影響、場地狀況、臨場走位、臨場步速等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