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18/8/27 - 16:29

婚數

剛吃完午飯,在太古廣場見到一個人質被挾持。

人質的眼神很真實,那種恐懼和無力感是由內去到外再去番內的複雜情緒,演不來的。

人質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我知道他是在哀求著,希望我拯救他。

廣告

人質是我的朋友。

朋友嘅嘢,幫到一定幫㗎。但我怎可能有勇氣從兩名劫匪身上拉他過來?我信救人一命是七級浮屠,但我更信事不關己己不勞心。

「喂,得閒飲茶喎,走先。」我拋下最後一句便走了,人質沒有回話,兩名劫匪滿意的向我笑一笑,然後便把人質押去太古廣場的死樓,I mean 四樓。

太古廣場的死樓通去邊?仲使問,香格里拉酒店。

你有冇見過一個未來外母同個女同埋未來女婿一齊睇酒席然後個女婿好似被人送上斷頭台嗰個表情?我見過,我真係見過。

也數不清人生有多少杯威士忌是因為兄弟被迫婚被迫到一個走投無路的階段而為送他們一程而喝的,or precisely,而奠的。

迫婚有兩種形態:明的,暗的。明的就是對方畀埋最後通諜你,「結就一個字唔結就兩個字咁你到底結定唔結」;暗的就是含沙射影指桑罵槐單單打打,「連呀邊個邊個都就嚟結婚啦」。聽到人最心寒就係個「連」字,英文係 even,言下之意係「連」最冇條件嗰個都發到市,「我」竟然仲要等,「你」究竟想點?

係囉,其實你究竟想點?如果你問我會否同情那些被迫婚的朋友,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同情。人哋迫得你結婚,就即係,你哋喺埋一齊已經有一段時間,亦即係,喺呢段時間裏面,你都冇同人話唔結婚。既然係咁,人哋 expect 你會同佢結婚都好正常啫。

「冇講唔結就等於會結?唔係咁無賴呱。」兄弟,無賴嗰個唔係人哋,係你。

曾經有個型男,講過一個茶餐廳比喻。

你喺一間茶餐廳坐底,叫個茶餐廳阿姐幫你落咗碟乾炒牛河。

碟牛河嚟到,你攞起隻叉,開始左撥右撥,茶餐廳阿姐一路望住你。

撥咗成半個鐘頭,茶餐廳阿姐開始唔耐煩;𡃁仔,碟牛河畀你撩咗咁耐,仲唔埋單,嗰杯凍奶茶啲冰都就嚟融哂喇,係咪玩嘢。

是的,理論上,碟牛河你一日未食,你一日都有權唔埋單,但你坐咗咁耐都冇表示,其實已經係一種表示。就正如拍拖雖然是沒有法律約束力的契約,但拍得越耐,義務便越大,那個 buying signal 亦更明顯。

作為一個負責任嘅男人,如果你最後真係諗住唔埋單,冇問題,但應該及早揚聲。冇諗住同人結婚,就不如早啲分手。

「咁人哋又冇做錯嘢,冇理由無端端分手啫。」就係因為人哋冇做錯嘢,你更加唔應該浪費人家的青春。那碟乾炒牛河既然不懂得欣賞,就麻煩盡早離開茶餐廳,不要阻住阿姐收工。

你係人,阿姐又係人,點解人哋個世界要圍住你嚟轉?

你唔畀阿姐收工,唔畀阿姐休息,阿姐點可能有一個新開始?

你坐喺度食,阿姐企喺度等,一個坐一個企,企嗰個唔會有你咁襟捱。

人又好,乾炒牛河又好,畀你摷到亂哂,張單焗住要埋㗎喇。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