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媽媽的「White Lie」

2017/9/23 — 20:05

圖片來源:Flickr User:Neconote https://flic.kr/p/odsC5p

圖片來源:Flickr User:Neconote https://flic.kr/p/odsC5p

 

日前好友向我訴苦:「Mayi,我心裡覺得很不舒服,我需要你安慰一下我。」願聞其詳。

好友的兒子四歲,K2。兒子長得很高大,身體健壯;能力也高,說話很流利有條理,認到很多字,興趣是砌砌圖。要說「缺點」就是正義感很強,見到小朋友不守規矩便大聲直斥其非;小朋友向他動手動腳的話,他會「回禮」,拳來拳往。他人緣不俗,朋友很多,但同時他和朋友一起時,聊天又好吵架又好,會有點嘈吵。

廣告

好友身邊的家長都開始為申請私立、直資小學作準備,有的參加天主教慕道班,有的就開始送子女學百般武藝:英文和普通話是基本,因為要證書;送到公文數或Eye Level谷數;還有芭蕾舞和鋼琴,考級拿證書;繪畫和朗誦呢?證書都不夠,比賽才能證明能力。

好友一直沒有為兒子安排很多活動,主要怕孩子辛苦,而且學這麼多學費也貴。但眼見身邊媽媽都如此進取,就考慮:「要不要我也找些什麼技能給兒子學呢?」此時有媽媽就主動向好友說:「你兒子能力這樣高,最適合跟我兒子一起學英文。我知道一個很好的英文老師,私人上門教的,單對單略貴,如果自組兩三人小組就便宜一點。我會再邀請另一位媽媽。三人夾份,好嗎?」好友見有人邀請也免卻自己格價,就說好。

廣告

好友一直等那位媽媽的消息,可是都沒有消息。好友曾經追問過,對方回應是:「還在等候另一邊回覆/還在考慮呢/還在夾時間呢」之類。直到一天,好友在學校門口聽見那位邀請人的媽媽的丈夫和另一位友好媽媽聊天,說:「英文的功課做好未?」好友此時已感到事有蹺蹊。之後另一位知情的媽媽似乎不忍心見好友一直傻傻的等和猜測,所以直言:「其實她們已經開始了英文班了,不過她們沒有告訴你。」

好友當然生氣,但比起生氣似乎她更感被出賣、被嫌棄。她向那位通風報信的媽媽查問:「明明是她邀請我,為什麼又要撇下我呢?我還一直在等消息、一直預留時間,什麼都沒有報名。」媽媽說:「因為你兒子和他們的孩子圍在一起便聊天,怕不專心或拖累了他們學習,所以索性不告訴你、撇下你吧?」好友大喊:「那從一開始就不要邀請啊!或者直接跟我明言,說:『還是不要一起學了,怕耽誤大家進度。』也可,我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我就不必等、自己找英文班。現在反而是我被耽誤了!」

好友決定再問一下邀請她的那位媽媽。那位媽媽竟然還是回答她:「還未報名,也未開始。」但另一位夾份的友好媽媽似乎知道東窗事發,跟好友解釋:「我們開始了,但怕你難受所以一直隱瞞你,我們是善意的。可是我心裡一直隱瞞你也不好受。」但好友都不知道怎樣回應她們好了。

好友兒子記性很好,記得媽媽曾經說過會和同學一起學英文。有時還會追問:「媽媽,什麼時候開始和小朋友一起學英文呢?好期待。」好友向我訴苦說:「撇下我沒關係,但現在好像是我兒子做了什麼壞事而被撇下、被瞞騙,我感到很內疚、很不開心。」

老實說,好友經歷的我未經歷過。我很幸運,不論兒子還是女兒,他們同學的父母都很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常常互相提醒。特別是兒子幼稚園時的同學的媽媽們,更加成為我的好朋友,有難題定必互相扶持。

我安慰好友說:「因為媽媽都是人啊…… 辦公室有辦公室政治,媽媽群組也有是非,你就當作是上了一堂社交課。這次起碼認清了那些媽媽可以當交心真朋友、那些媽媽只能作點頭之交。媽媽事、媽媽了,不要牽涉到小孩子了,一直不要讓你兒子知道就好了。」

有時我很羨慕我媽媽那一代媽媽之間的溝通方法,她們多數是在幼稚園或小學門口聚集時互相交換情報。正因如此,有消息的話不會說只有一兩個聽見,而是大家都聽見。科技發達,媽媽群組有包括所有媽媽的,也有只有比較投契的媽媽自成一群,當然也有單對單的對話,是非、誤會與隱瞞大概就是由此滋生。

我對自己的要求就只有一個:坦白。知道的說清楚、不清楚的就問清楚。雖然有時我也很疑惑,家母明明教我要「好女兩頭瞞」,然而坦白與顧及人感受、逼不得已說一個White lie(善意的謊言)還是可以拿捏得宜的。如果一個你自以為是「White lie」的謊言,最後得益、有著數的只有你一個、感受被傷害的正正是被騙的一個,那「White lie」就分明不是white而只是一個lie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