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孩子的「為什麼」

2019/8/22 — 9:42

資料圖片,來源:qimono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qimono @Pixabay

孩子都喜歡把所有事情問到底,會在老師說完故事或道理後回敬一句:「為甚麼?」知道他們記性特別好,老師回應時總得小心翼翼,用認知裏最準確的回答。

曾經為十歲的孩子選播了一首來自阿塞拜疆的搖籃曲。阿塞拜疆位於中東一帶,與伊朗及土耳其等國為鄰。你可能問為什麼選阿塞拜疆?無他,我只是習慣在西洋音樂主導的課程裏,加插大量來自不同國家的曲目;我想孩子明白,無論聽說世界如何分裂,有些東西仍然會存在於世界上所有已知的族群裏,音樂便是一個例子。

聽罷搖籃曲,孩子滿腦子的問題要爆發了。他們留意的都是我沒有在意過的畫面。有孩子問動畫裡的女孩子頭上怎麼都包著布;他們問到在影片開端,人們為什麼要在地上跪拜;他們留意到動畫裡的孩子都沒有上學﹐長大後會當上牧羊人。

廣告

「在一些發展中國家﹐不是所有孩子都有機會上學,尤其是女孩子。」

「為什麼﹖」

廣告

「女孩子的地位很卑微﹔她們可能十來歲便要結婚生子——那是她們的職責。女性常常都要包著身體﹐因為有些國家的法律和宗教不容許女性暴露身體﹔不遵守法律的人們可能會受懲罰。」

「為什麼﹖」

「在我們眼中,那可能是比較過時的法律。譬如說在中東某一些國家﹐人民沒有選擇伴侶的權利﹐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就像從前的中國﹔我的祖父母年代也是盲婚啞嫁的。有些國家廢除了過時的律法﹐有些國家仍在原地踏步。」

「為什麼﹖」

孩子啊﹐其實全世界的人都在問這問題。我們生在先進的城市﹐覺得自由戀愛、免費教育和自身安全等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世界上其實還有很多不及我們幸運的人。對他們來說﹐生在一個不公平、沒自由﹑沒文明的動盪社會才是現實。

他們問我為什麼﹐我只好誠實地回答﹕

「那是因為世界不是一個公平的地方。」

「為什麼﹖」

這次我答不上了;唯有跟他們說:

「雖然我們今天可能找不到這問題的答案﹐但只要我們不停止去思考發問,總有一天能找到答案和改變世界。」

我興幸孩子會不斷追問﹔那代表他們在意。他們會替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覺得不值,是因為一份自小培養的同理心。

孩子今天的力量雖小﹐但無疑未來是屬於他們的。所以不能看輕每一個疑問,那是因為孩子問的每個「為什麼」,其實都正在塑造一個屬於他們的未來世界。那個世界未必有我們的份兒,但既然我們都是這樣一路走來的,便有責任去尊重他們每個疑問、推敲到底,將求知求真的精神一直延伸下去。

不論身份年紀,「不知道」從來都不是罪過,柏拉圖也引述過蘇格拉底老師說: All I know is that I know nothing 。這種自知實為智慧的開端,而非逃避去尋根究底的避難所。

只有故步自封的人才會用「不知道」、「不理解」去打發孩子的「為什麼」,因為他們眼中根本沒有未來,不配談教育。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