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8/5/28 - 16:21

學會做一位能夠與劫匪交朋友的銀行經理

資料圖片,來源:pakutaso.com

資料圖片,來源:pakutaso.com

聽一位雙目失明的哈佛大學尖子這樣說過:「盲了,我才真的看得見這個世界。」他想說的是,seeing is believing 或者 sight is truth 是我們正常人與生俱內的缺憾。很多時我們「看到」的真相,都可能是我們製造出來的幻像。最簡單的例子是,別人誇讚你,你覺得人家別有用心,一定是要想喺你身上攞著數所以討好你。

有些人最大的毛病叫做「疑心」。疑心作祟,他們的心胸很窄;疑心作祟,他們永遠對自己比別人好;疑心作祟,他們的敵人多過朋友,因為他們用小人之心去度君子之腹。我絕對不是說,做人有疑心便不會成功。世界上有孤寒的土豪,也有慷慨的富戶;世界上有疑心重的地方元首,也有胸襟闊的國家領袖。

我想說的是,有胸襟,人無敵。

廣告

最近跟朋友吃飯,他本身也是一個生意人,員工一百幾十,成績比我好十倍。佢問我生意點,我循例答佢「都係咁」;同事幫唔幫到手?我話個個都好,不過啱啱有幾個下個月辭職。聽到我這樣說,他開始激動起來:「你話係咪,教咗佢哋咁耐,話走就走,淨係覺得自己辛苦又話公司點對佢哋唔好,我哋呢啲老闆有苦自己知。」

同意的,做老闆,有苦自己知,但試問做哪個崗位沒有苦?同事 OT 老闆冇錢補,同事苦唔苦?淨係識埋怨同事射波,又唔諗吓同事真係有嘢趕嗰陣趕到成隻狗咁都唔敢出聲?

你可能以為我想趁機扮一個好老闆,嗯,可能係,但其實我的 hidden agenda 是想跟一位家長說一些我面對面的時候說不出來的話。

這位家長在我面前投訴,她的女兒如何如何不聽話,怎樣怎樣當佢冇到。「叫佢 A-levels 唔好揀 history,佢係都唔聽,呢啲科邊有咁易攞 A,淨係讀都讀死佢。」我同意,history 真係好難攞 A。「叫佢讀書唔好拍拖,佢就係要拍,仲要 long distance,你話邊有可能畀心機溫習?」同意,long distance 好難 keep,分分鐘會因為講太多長途電話而上堂瞌眼瞓。

但試問誰沒有年輕過?人的歷練多了,最忌便是封閉自己和後輩在自己的一套裏。

做老闆和做父母一樣,我們要有從對方角度出發的胸襟。剛進來公司的員工,就好像剛出世的嬰兒一樣,什麼也不懂。本來一張白紙,日積月累的相處過後,他們的知識豐富了,眼光遠大了,人脈擴闊了。正所謂「有毛有翼便曉飛」,你覺得他們最後選擇自己喜歡的路是對你不起。等等先。

想當年,你做人哋仔女,又係咪真係咁聽教聽話?又或者,畢業出來做事,你轉過幾多份工,「負」過幾多位老闆,今天才做了老闆?

那位雙目失明的哈佛尖子,說了一個瘋狂的比喻,但瘋狂得來又好像有點道理。

有人持槍打劫銀行,對著銀行經理說:「攞晒啲錢出嚟。」銀行經理有點怕,但又不想就犯,於是便大膽問劫匪:「你要攞晒啲錢做咩?」劫匪的槍指著經理的頭,激動地說:「我個仔下年要交學費,要成兩萬蚊,我邊有咁多!」經理聽後說:「嚇得我,以為你想嚟打劫,原來你係想申請貨款,不如你過嚟呢邊申請,免入息証明,攞夠五萬都得。」劫匪喜極而泣說:「我借四萬夠啦。」

胸襟是一種易地而處的想像力,也是一份「我要用你那雙眼睛看世界」的決心。你有胸襟我有胸襟,唔好講到世界和平咁遠大,今日別離他朝再遇,大家拍拍膊頭問聲好,彼此因爲對方成長了,已經是一種 win-win。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