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習面對衰老和死亡

2016/4/22 — 11:14

孤身來、孤身去,愛恨只留人世間。

孤身來、孤身去,愛恨只留人世間。

人到中年,親朋戚友在醫院或殯儀館碰面比平時多。數不清這幾年送別了多少長輩、朋友,生命從來是無常,不由掌握,只能活在當下。醫學似是進步了,人不再因簡單的疾病死去,但新的醫療方法便有新的疾病,地球還是以自己方式保持平衡。干擾式的治療是否最好?在香港求一「好死」很難,陳曉蕾、蘇美智《死在香港流眼淚》內已經寫得很詳盡。

舊同事中風,親友及同事眾籌醫藥費助他渡過難關,在臉書上源源不絕送上關懷問候,準備一起長期作戰,他卻悄悄在一個晚上離開了,殺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

表哥得了重病,醫生宣布生命只有倒數幾個月,然後改為十星期、數星期、將會很快,步入人生的最後階段,他擔心孩子還少,自己很怕死。清晰的思想困在日漸枯槁的身體裡,想說話卻氣力不足,倒數日子的心情是多麼磨人,心比身痛。病人與探病者一般無奈,只有眼睜睜看著時光流逝。家人可以做的只有陪伴,病床邊堆滿了食物,喜歡吃的都讓他吃吧。長輩說,按照客家人的傳統,吃些甜的好上路⋯⋯

廣告

一眾表兄弟姐妹,努力回憶表哥年少輕狂的日子,企圖用快樂代替悲傷。病人彌留的日子中,祝福和正面的說話是多餘的,想不到話題也不想流淚眼對流淚眼,病房內的空氣像已靜止,如風暴來臨前的隘悶,讓人喘不過氣。

廣告

在 Atul Gawande 的《凝視死亡》一書中,探討了面對衰老及死亡的問題,在一些年老及重症的病人身上,治療是延遲死亡,但也增加了痛苦,在瀕臨死亡的病人身上,粗暴式的搶救是否對病人最好? 如果可以選擇,很多病人都希望可以在家渡過最後的日子,可是兒女是否也明白病人的意願?在香港,若在家中離世便要報警、解剖尋找死因,令人無可選擇地將病人送到冰冷的病房裡,離開他們深愛的家。

香港人平均壽命越來越長,安老寧養將會是我們必需要學習的課題,學習面對衰老和死亡,以下是一些醫院以外提供服務的團體。

善終寧養機構:
善寧會
贐明會
寧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