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音樂的戰略思考

2017/7/30 — 15:37

作者供相

作者供相

參加了頒獎禮,台上得獎者大部份都是學習音樂的,小提琴、雙簧管、結他、口風琴。當然水平說不上很好,畢竟上課也只有約半年到兩年的時間,但調子耳熟能詳,還大概能聽得出是哪首曲。

在旺角街坊會禮堂之中,聽著半不走調的曲子,感覺有點像回到電視中十數年前,會在八時半時播放春田花花幼稚園,螢幕之中播放著動畫裡深水埗中學生合唱和演奏的那段時光。

服務的機構活動起源於一對一補習之後,有見現在學校越加看重的也有課外活動,所以就想在一對一的補習之中,外加一個平台好讓有意提供教學的義工和學生作配對。校長也說了,其實是有一個平台讓學生對於不同的興趣都有涉獵,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首先要知道自己不喜歡。

廣告

有像這一類的機構其實很重要,因為做慈善其實就和做科學實驗差不多,若果要說服別人參加,就必需要先將計劃縮成一小部份,然後才慢慢擴大。以音樂而言,對於基層家庭而言學習音樂也許是一個不小的決定,孩子如果能有更多空間和自由接觸不同樂器,了解和選定喜歡的樂器之後,才到一些比較大的機構如政府的音統處和音樂兒童基金會接受更高一層和更有系統的訓練。

如此看來,其實機構的服務並無和其他提供音樂課程的慈善機構相抵觸,更大程度上他們可以各施其職,令基層小朋友更容易和有系統接受訓練,對機構和使用者也有好處。

廣告

對於這一類初階機構,的確是比較困難去維持他們的服務,因為不像二級機構一樣老師比較有資歷,對學生有持續的考核水平,對外能結構成官方或半官方活動,名義也比較能掙取資源。初階機構學生的轉換和流失率會相對較高、老師也因此需要更多的心理調整,機構也較不容易將他們的成效和結果去和外面的商業和慈善團體爭取撥款,但他們的重要性卻不比二級機構低。

所以我覺得贊助商願意付錢出來,要有這樣的遠見和信心去贊助獎學金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對於低收入家庭而言,一來他們的消費能力本身不大對廣告商沒有多少實利可圖,二來拿到現金讓他們按自己的實際情況去使用,遠遠要比買他們一堆電器、樂器(還沒有選定樂器/技術上還有不足)、書卷要實用得多。非洲也有這樣的討論,不是買水桶書本糧食,而是直接給錢,成效看來不錯。

最後可能對於大人而言小孩子們的表演尚可,但是對於台下表演者的弟弟妹妹,他們興奮地相互指著場刊中他們哥哥姐姐的照片讓對方看,隨台上的音樂在下面哼著「世界真細小」的歌詞,表演也許是他們一次難忘的經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