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樂死」不如「安樂.生」

2018/6/8 — 17:21

「死亡」在華人社會而言,長久以來是一種忌諱,即使我們骨子裏深明「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階段,但現代醫學發展飛快,把「死亡」帶離我們日常生活的視線範圍。在人口變得愈來愈老,長期病患者愈來愈多,面對死亡的機會愈來愈少下,「好死」反而離香港人愈來愈遠!

死得安樂是一種福氣,正如新年揮春上寫著的「五福臨門」,「長壽、富貴、康寧、好德,善終」,而善終可解釋作死時沒遭橫禍,臨終時沒有身體承受不起的痛苦,與親友和好善別,在家人陪同下安詳和安樂地離開人世。

眼看台灣近年,在著名作家瓊瑤於 2017 年突然公開一封寫給兒子和兒媳的信,透露她近來看到一篇名為《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的文章,有感而發想到自己的身後事,藉此叮嚀兒子兒媳別被生死的迷思給困惑住,並引起自身家庭重大分歧後,於 2017 年 8 月丈夫失智和中風期間,出版《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以自身經歷,訴說病人自主權和呼籲「善終權」的觀念,引起華文界極大迴響。

廣告

另外,台灣著名體育主播傅達仁,因患有末期胰臟癌,希望推動台灣安樂死立法,雖然未能成功,但傅達仁 2017 年 11 月之時,高調宣佈自費帶著妻兒遠赴瑞士,實踐他安樂死的遺願,但他最後因為捨不得家人和兒子生病,才決定返回台灣。直到 6 月 6 日,傅達仁在個人面書專頁發帖,上載多幅與家人合照,亦感謝信仰能賜予他安樂死,稱:「為了公平、正義、法治、人權,來兩次,盤纏 300 萬,客死蘇黎世,心中有平安,也沒有遺憾!」,並稱自己每日腹痛,每日需要喝 4 次嗎啡,每次 40 毫升,「喝少了照痛!喝多了站著都睡着」。他批評,所謂安寧治療,其實要患者承受極大痛楚,反問:「你是要選安樂死?還是折騰死?」最終在昨天 6 月 7 日在親友陪同下接受瑞士當地的「安樂死」,而同日衛福部金門醫院精神科醫師徐志雲則表示傅達仁申請到的是「協助自殺」,而非安樂死。(BBC 中文報道)

安樂死(英語:Euthanasia,源自於希臘語:εὐθανασία,「好的死亡」;εὖ為「好的」,θάνατος為「死亡」,筆者認為中文和英文名稱其實也略有美化和把意思過度簡化,因為此行為並非等同「死得好」和「死得安樂」。在社會上,正面一方會認為是一種經過醫生和病人雙方同意後進行,給予患有不治之症的人,自決以盡量減少痛楚地提前死亡的行為或措施。反面一方則認為是以減輕患有不治之症者之痛苦為由,醫生在病人同意下給予病人致命劑量的藥物,直接地提早結束病人的生命,且有「殺人」或「協助自殺」的嫌疑。

廣告

就筆者立場而言,我並不反對討論安樂死,也尊重提出者,所以我是十分敬重瓊瑤和傅達仁能夠在其個人重大影響力下,以自身經歷,於老後及死前為自己追求尊嚴,也同時爭取他們認同的社會理想,因為在真正的民主制度下,「真理」終究會愈辯愈明的。然而,我們也需要客觀留意瓊瑤和傅達仁的生活和社交條件不同於絕大多數民眾,我們會否在傳媒廣泛報導下,容易跌進像觀看電視劇和頭版新聞般的情緒投射,就像投入在小品連續劇的浪漫和運動競賽的激情當中,我們需要客觀了解死前如何保持生活品質地「安樂活」是否更重要?「安樂死 = 自主安樂地死去」?現在有的善終服務是否有改善空間來達至不想痛的原意?

尤其傅達仁尋死前批評安寧治療(香港稱「紓緩治療」)使其承受極大痛楚,是一種「折騰死」。「人知將死,其言也善」,但這不代表其言也是「正確」的,筆者認爲紓緩治療反而更應提升和廣泛推廣在基層醫療的臨終服務之上,因為在紓緩疼痛上,其實不只靠嗎啡,還有其他配套服務,在社會還未對生前規劃和死後安排有普遍認識前,不宜就以個人經驗而向公眾貶低了「紓緩治療」的療效,因為現今的紓緩服務發展,還追不上時代的真正需要。(希望筆者日後能另寫此議題的文章再作分享。)

究竟我們是否需要以醫療、公共衞生、社會學、生死教育,文化及宗教……等因素,作出合乎公眾合理利益的討論和政策修訂?香港政府此刻就連設計一套較完善的「預設照顧計劃」實施在本地醫療體系也困難重重的同時,「預設醫療指示」遲遲未能立法,香港人想「死得安樂」的確十分困難。

其實台灣的善終服務普及程度和制度上,已經超前香港最少十年,台灣人的確更值得討論更高層次的生死議題和法例修訂。希望大家也積極在此發言或分享本文資訊,引發多方討論和社會關注,一起「從死看生.活好當下」,讓我們真真正正可以在人生盡頭前能夠「安樂.生」!

 

#安樂死 #安寧治療 #紓緩治療 #預設醫療指示 #預設照顧計劃 #生死教育 #公共衞生 #生死學

參考資料:
生死相安 — 再思香港臨終照顧
鍾一諾:倡探討為預設醫療指示立法
本地紓緩及臨終照顧服務的發展
吾可預計(預設照顧計劃 Advance Care Planning)
黃金時代高峰會 2017 影片回顧:晚晴規劃
〈如果家人到了臨終的階段,已經無法再咬東西進食,我們可以怎麼照顧她呢?〉
〈爸爸的最後一朵玫瑰〉
香港故事 — 邊緣探戈:第五集【無言.者】
〈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
【身前事】瀕死可以拒絕急救嗎? 遺體防腐師要家人「好死」
〈預設醫療指示等同安樂死?〉
〈善終斷捨離〉

 

原刊於生死教育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