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安樂茶飯

2018/4/24 — 10:00

Photo by Terje Sollie from Pexels

Photo by Terje Sollie from Pexels

以前常聽父母說,「辛辛苦苦,都係為咗一啖安樂茶飯」。我一直不明白「安樂」的意思。到了近年,才發覺最舒泰的一餐,是中午與女友去山道的 Brew Bros 喝一杯咖啡,來一件三文治。靜靜的,有一搭沒一搭閒話家常,計算賀年糕點數量,討論近來菜價升幅,說的盡是瑣事碎事,然後呷一口咖啡,便是兩小時。 Brew Bros 開檔我們便來幫襯,咖啡香,三文治亦企理。如此簡單食物,一星期吃兩次,重覆吃了一年,理應會悶。但我們又不覺,有些時候,早上起牀已經期待,為甚麼呢?後來想通,是因為「安樂」。悠然自得的安樂。

以前出外吃飯,有點緊張,要想清楚,找齊資料再訂位。遇到中招情況,立即黑臉,坐立不安。現在如果沒約朋友,我們很隨便,牽著手行落灣仔,視心情而定,看到那一間有趣的便吃那一間。反正結業與新開張的一般快速,永遠有選擇。大多水準一般,差的也不少,沒有期望,說一句「咁樣都出嚟開餐廳」,一笑罝之,然後繼續吃得愉快。幸運碰到好味道,當中了獎。

我也記不起從那時開始有此改變,可能因為已經半退休,可能因為靜坐觀照做多了,更可能知道世事無常不須强求,心情輕鬆放下便好,「安樂茶飯」便開始偶有出現。這頓飯很古怪,餐廳名廚山珍海錯,幫不上忙,要靠食客內心自求。有一些人很早發現,有一些如我們般後知後覺。

廣告

「安樂茶飯」不能用錢去買,我們做餐廳的,很清楚。超級富豪來吃飯,先有一隊保安視察環境,然後有専人打 100 次電話來安排餐單及细節,匪夷所思的細節。最奇的是,大老闆必然等齊人才出現,我們一直不明白,如何能辦到此事,是否叫司機在街上不斷打圈,有人通水才現身?另外,有一些高官,我强調是「有一些」,不是全部,著意練成「我睇你唔到」的絕技。叫菜倒酒下餐,全程避免與服務員有眼神接觸,以示高人一等,只望到「值得」望的朋友客人,這也是高難度動作。吃一頓飯如此用力、計較、緊張他人看法,怎能算是安樂?

三十年前我做餐廳,感覺那時候的客人,輕鬆多了。一家人有講有笑,吃飯是吃飯。畢竟當年上館子,是一件事,一個節目,自然全副精神對付食物。現在一家人來用膳,總有一兩位手機不停。小朋友打機,必然,亦有一些成年人,非常忙碌,不停回電郵上臉書。老人家看到,無可奈何。

廣告

有客人下班趕來,眉頭緊皺,好像剛被人打完一身,死了半截。有一些開始喝酒,便停不了。亦有一些,心事重重,差不多全程晚飯也不說話。工作忙碌的甚麼年代也有,可能我們餐廳在中環,看得特別多。

這樣作出比對,了然。於是又回到老問題,營營役役,金錢愈多地位愈高社會愈進步,更多牽掛,安樂茶飯,愈求愈是求不得,怎辦呢?隨便叫大家不要想太多,盡量放下,這等說話太空泛,沒用。修行人有一法門,「活在當下」。大家試一試,吃飯時専注吃飯,只不過是一小時,可以的。感覺一口一口飯菜的嘴嚼及味道變化,開始時會散亂,不怕,再試,慢慢感覺會加強,然後會漸漸放鬆舒泰。吃飯這一段時間,是很好的契機,因為有肚餓這藥引子作為憑籍的力量。老人家說「安樂茶飯」,充滿智慧,因為「辛苦揾嚟自在食」,吃飯時也不能從容自在,其他時間更不用說了。

戊戌狗年過了小半,上下俱土,厚德載物,祝大家繼續開開心心,每一餐都是安樂茶飯。

原刊於《飲食男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