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i

Mayi

意難平才寫、看不順眼又寫、語言訓詁會寫、日本文化也寫、育兒生活日常都會寫。 八十後,曾留學英日,專修語言學。現專職育兒,有一對可愛子女;兼職教書及翻譯。

2018/4/26 - 18:57

寒暄

昨晚外子洗澡後一邊喝他的生啤,一邊像一個懷春少女自顧自傻笑。他說:「Mayi,我今日有一件有些少開心的事~(原文是:今日はちょっと嬉しいことがあった)」

我問他是什麼,他還故作神秘說:「你猜猜?」好吧好吧,滿足一下你要我猜謎的欲望。我說:「加花紅?」他搖頭。「升職?」他搖頭。我就說出所有關於公司、工作有關係的喜事開心事,他都說不是。我心想:「你不是應該被表白吧?」最後面露不悅說:「不猜了!你直接說吧!」

他說這幾日因為自己的一個小舉動而帶來一個小轉變。

廣告

首先介紹一下他辦公室的格局。我和孩子在他公司新裝入伙時參觀過他的辦公室一次,人家的爸爸都是在辦公室門口、孩子叫「爸爸!」之後可跑過去座位抱抱。但外子的辦公室卻要穿過很淵迴的走廊,再經過很多檔案櫃、玻璃房,過幾道要密碼和工作證才能通過的門,終於到了!那部門似乎專門負責研究或分析,處理很多重要資訊,所以那裡的職員都工作得特別專心和安靜。

外子說,每天六七點的時候,有一清潔嬸嬸會安靜的入辦公室為他們清理垃圾桶。每個人的cell都有一個垃圾桶,清潔嬸嬸每天都安安靜靜的清理N個垃圾桶,然後又安安靜靜的走了。

幾日前又見到清潔嬸嬸如常安靜的倒垃圾。他想:「嬸嬸每天這樣為我清垃圾,辛苦了。」於是他終於鼓起一直儲起的勇氣,用廣東話說:「唔該!」(謝謝!)清潔嬸嬸抬頭望望他,然後展現出他未留意過、未見過的笑臉。嬸嬸很開心的問他:「仲未收工呀?」(還未下班嗎?)外子用他唔鹹唔淡的廣東話說「還未」之類的,然後嬸嬸就離開到其他地方清理垃圾。

之後清潔嬸嬸每次經過外子的座位,她的心情好像特別好,外子也會說:「唔該!」。正如我之前所說,他的辦公室是很寧靜的。很多人聽到這句「唔該!」然後藏在心裡。大家應該留意到清潔嬸嬸的轉變,由安安靜靜像「隱形人」一樣清潔垃圾,卻變成有微笑表情、懷著好心情清理垃圾的人。

我問:「之後呢?」

之後,每天多一兩個職員會說:「唔該!」然後清潔嬸嬸的心情又變得更好,會快樂的問:「仲未收工呀?」。直到昨日,外子說他從清潔嬸嬸入辦公室清潔垃圾開始,聽見很多句:「唔該!」和「仲未收工呀?/放工未呀?」。辦公室充滿了清潔嬸嬸愉快的心情。

我問外子:「這就是你些少開心的事情?」他像小朋友一樣開心的點頭,說:「因為是我開始的!你不認為這是很美好的轉變嗎?見到清潔嬸嬸開心,我也開心。」

外子外表是很冷酷的,然而他內心柔軟、有些温暖舉動我還是會很欣賞。例如之前他在日本領事館見到被偷銀包的同鄉,他會二話不說拿出他一個星期的零用接濟他。這一次他鼓起勇氣跟清潔嬸嬸寒暄,表達對嬸嬸清潔的謝意,其實同時也是傳遞:「我是見到你的,謝謝你每天為我清理垃圾!」的謝意吧,所以清潔嬸嬸快樂。因為那句「唔該!」其實是對勞動者的肯定和尊重,是人與人之間對等的交流。

我像稱讚孩子的跟他說:「乖~」其實心裡還有不敢說、免得他太驕傲的話:「心地真善良,所以我選擇你啊。」

 

圖片來源:Flickr user:wadesway;https://flic.kr/p/bNZV6K

作者 facebook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