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朝豐

洪朝豐

Singer / actor / meditation teacher / DJ-radio shows / painter / poet / writer / voice coach / singing teacher / anchor

2019/1/10 - 14:08

寫在出院前夕

天下的病人,都是可憐人。醫院是一個受苦的地方。對面的伯伯不斷喊:「救命呀,救命呀。」斜對面的伯伯不斷喊:「死呀!死呀!」,外面的伯伯不斷喊:「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回家!」。於午夜。三重奏。聽的人心寒。

探病時間,伯伯大喊:「不吃呀!」拿着食物的老妻大喊:「不吃會餓死!」旁邊的兒子,用難聼至極的粗言穢語辱駡他,不斷的。現實很殘酷,伯伯老早可以出院,但老妻與兒子互相推搪,不接他出去。伯伯還有明天麼?

另一個伯伯,知道自己明天不能出院,傷心得哭了。哭聲,透着無邊的寂寞。如寒風中,翻滾地上的枯葉,如許無力。

廣告

有一個人,我盡量避免跟他接觸,也引以為誡。他每一句說話,都有目的,或許為多要一支營養奶,或者其他什麼,說不盡。彷彿連空氣,他都想攫取多一口。下午,顧問醫生巡房,走到我床前,開始按點電腦,看病情。只見他在後面搶說:「醫生,我想問……」醫生立即說:「不要吵!看病是關連人命的事情。我不能分心。」之後,醫生走了,他沒敢吭聲。其實,他自己也很可憐。世事往往在意料以外。他有他的悲哀。

日子有如一道緩緩而流的溪水。不由得你,不由得我。轉眼,十天了。大後天,我的新書《風雨之後》和《也無風雨》舉行發佈會。於我,意義重大。我是一個癌症病人,也是一個精神病人,我願意以雙重身份,作為起始者,鼓勵黑暗中的人,譲他們得到一點溫暖,看到一點光明。我跟一位朋友說,我的新書出版了。我希望可以到台灣和大陸辦許多講座。只見她說:不要用「希望」兩個字。應該說我「要」到台灣和大陸辦許多講座。中間不要有緩衝。

對,這是給我當頭棒喝。猛然,想起台灣的麵包師小朱。那次跟他微信,互道近況。末了,我說:「祝福你一切安好。」他說:「會的。」那是一份決心與信心。那時不明白。現在明白了。

我要走了,明天(10 日)出院,重新做人。前路如許,不悔。就用一年時間,走到多遠,算多遠。臨近午夜,我迷頭迷腦,寫呀寫,心裏面,靜靜的。走吧。走吧。莫回頭。莫忘初衷。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寫於 1 月 9 日晚上)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