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華麗上班族》前 從《每當變幻時》說起我們愛看的陳奕迅

2015/9/16 — 17:54

看《每當變幻時》,是一個意外。當時跟朋友打算去看《Planet Terror》,為了盡用周六午後,決定來個小小的電影馬拉松,在電影中心看完《Planet Terror》後,緊接再看一部。由於《Planet Terror》是頗「重口味」的電影,於是我們選了一部在旺角百老匯上映的輕鬆小品來中和一下,那就是《每當變幻時》。

後來我才知道,《每》是紀念回歸十周年的其中一部電影。我倒沒有很在意這個主題,由始至終,我以為我看的是楊千嬅,到離場時令我覺得有點感動又戚戚然的,竟是陳奕迅。

《每當變幻時》原名《阿妙的十年》,講述楊千嬅飾演的賣魚妹阿妙,夢想早日還清父親的賭債,離開街市,並在30歲前找到一個值得嫁的人。「值得嫁」 是一個很抽象的概念,但對阿妙來說,定義就很清晰:一不能是「街市佬」,二不可以沒前/錢途。根據阿妙自己形容,即是一個「似Prada的Gucci」。 沒有人知道這樣的對象是否存在,但陳奕迅演譯的魚佬,令我完全信服他就是那種待在身邊時會嫌棄、過後回首卻驚覺自己原來走寶的男人。

廣告

明明楊千嬅仍然演著表面硬朗、內心渴望愛情的半熟女,陳奕迅也演他拿手的麻甩鹹濕加少少咀賤,但楊千嬅看著看著有點膩,陳奕迅的入型入格卻會令你想起小時候跟你鬥咀的鄰居,或者常常作弄你的鄰座男同學。你總驚嘆彼此生活在同一時空,何以他比你幼稚那麼多,偏偏在你最失意的時候,總有他不惜撕破臉皮也要逗你破涕為笑。魚佬對阿妙來說就是這樣,既非Prada又非Gucci,他只是她一個粗用的銀包,天天帶著不是因為喜歡,只因未有能力換個高檔貨。所以無論魚佬如何為阿妙遮風擋雨,阿妙都只視為一個階段,當她重新振作過來,她就會再度為尋找她的Prada / Gucci混血兒努力,而魚佬廉價又及時的關懷,註定被她一而再忽視,直至許多年後她終於發現,再名貴的銀包都不及一個合用的銀包貼心,但那個曾經垂手可得的銀包和爛撻撻的男人,都已經不在了。

《每當變幻時》是一個滲雜點點舊日情懷與保育意識的少女成長故事,戲應該都在女主角的心路歷程上,但我總覺得假若缺少了陳奕迅去演這個cheap得來很可愛的男主角,就拼不出鬥咀的火花,觀眾也代入不了阿妙最後錯過他的失落。我們都很愛聽陳奕迅聲音,但細細回想,其實很多部不算賣座卻令人留下印象的電影裡,都因為陳奕迅的出現,令我們看得舒服。《神經俠侶》那個被現實消磨熱情的警員、《破事兒》裡研究世界各地節日以哄騙女友為他「做節」的賤男,還有我最不敢忘記的一部:昔日無綫五虎將齊集四虎的《兄弟》,滿有期待地去看優先場,未過半場已經被混亂的劇本嚇至靈魂出竅,任誰來演都無法力挽狂瀾,但至少看陳奕迅演男主角苗僑偉的弟弟,我記得他演得恰如其份,因為剛巧他角色的精神狀態是不斷被身邊人擺佈到接近崩潰的程度,大概就跟觀眾當時一頭霧水的心情差 不多。

廣告

我們不但愛聽陳奕迅,原來也很愛看陳奕迅。演技上,他當然說不上爐火純青,可能他只是依從自己的理解把每個角色隨心演譯出來吧,或者我們就是喜歡看他這份輕鬆,又或者我們都像阿妙,在銀幕裡看到陳奕迅,從來只當他是個過客、配角,到有一天再看不到了,才會忽然明白他的重要。如無意外,今晚有機會先睹 《華麗上班族》為快,我只寄望這次榮升主角之一的陳奕迅,還能保持他一貫的輕鬆。

 

作者 facebook page;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