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Civilization VI 正式發布前一個月

2016/9/23 — 10:29

念大學的時候,課餘非常喜歡玩Sid Meyer's Civilization系列遊戲。週末或者小長假的時候,一個人關在宿舍裡,桌邊準備好乾糧和水,對牢電腦屏幕通宵運籌帷幄,過足君主治國癮。這款遊戲,可以讓玩家在短短幾小時或者幾十個小時之內,“親身”遍歷人類幾千年文明發展史,從蠻荒的史前時代一直到未來太空時代。許多從遊戲中得來的感悟與少時讀的黃仁宇先生的史學著作互相印證,遠比各種說教更為深刻地改變了我的世界觀和歷史觀。以前就寫過一篇《小議Civilization IV》,談了我對“普世”的看法,粗淺地談了一些人類文明進程中,不同歷史時期對政制選擇的邏輯

近年來,各國人員流動更為頻繁深入。又逢時局動盪,全球幾千萬身處戰爭或者災害中的人們流離失所,尤其中東北非地區的難民潮水般湧向歐洲。是帶來了許多社會問題,這些社會問題也引發了廣泛且深入的討論。

不知為何,我總是想到這款遊戲。這裡羅列一些零碎的想法。

廣告

豐衣足食的人們不可避免地追求更多思想情感的自由,不可避免地追求更多高層次的尊嚴。許多事情,一時一地的得失計較,終究抵不過文明進程的洪流。很希望祖國的領導人多玩玩這款遊戲,看清整個人類文明進程的大體走向,看清我們身處的時代坐標,放棄一些落後的制度,令國民更為安樂滿足,也為國家的進一步發展創造更好的制度和文化條件。

那些企圖閉關鎖國的歐洲極右人士,也希望他們能夠多玩玩這款遊戲。身處這個時代坐標,信息流和人流不可阻擋,隔離或者排斥最終不會達成他們期望的效果。當今時代的挑戰,不是怎樣去隔離或者排斥那些流離失所的人們,而是怎樣從根本上消滅令她們流離失所的原因(戰爭,迫害或者災害),以及怎樣令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盡可能地和平共處,怎樣盡力去幫助落後文化完成進化,尤其是要消除那些落後文化中導致暴力和仇恨的元素。當整個世界都微縮在一個小小的電腦屏幕裡,幾千年的歷史演化濃縮在短短幾個小時中,無量數的人類文明結晶不時呈現眼前,帶給玩家高密度的感動,玩家真的比較容易在紛紛擾擾之中看得到重點,作出比較符合歷史邏輯的選擇。

廣告

的確,接納、融合或者改造會比隔離和排斥需要更多精微的巧思和不懈的努力。然而我們已經身處一個文明高度發達的時代,應該有能力並且有意願接受更大的挑戰。這並非一句空話。比如Google旗下的Jigsaw,已經用心製作了多媒體材料,努力改變穆斯林原教旨主義者的思想,希望能夠令他們放棄傷害別人傷害自己的想法。Jigsaw還致力於用人工智能自動偵測網絡中的語言暴力,減少或者消滅用語言煽動仇恨的機會,令人們能夠更為和平友愛地相處。諸如Khan Academy,Coursera等等普及教育的組織,致力於在人群中傳播理性與互愛。上述這些都是合乎時代潮流的努力。

胡適先生教導說:少談些主義,多研究問題。極右人士可以少喊些口號,多玩玩Civ。

想起昨天在朋友那裡的留言,多少跟這篇的主旨有點關係,所以抄在這裡:

……我覺得好像沒有一種文化是一成不變的,各種文化都在各自發展並且相互交流影響。在我心目中,一種好的,或者說先進的文化,應該是有比較好的新陳代謝能力,帶有開放的性格並且有善於自省的能力,不斷自我更新自我提升,與時俱進,令這個文化圈內的大多數人滿足快樂,享有充分的尊嚴和自由。按這個標準去看,當今的中國文化中,確實是有許多東西需要捨棄,有許多東西亟待建立。

Civilization 第六作離上市還有一個月,現在就已經很激動。文首的預告片做得大氣磅礴,帶出迴腸蕩氣的歷史感。屆時必定買來游戲,再來一次培育文明之旅。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