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改良畢業功課成產品 視障銀包設計師Comma:貼心無分傷健

2016/8/8 — 19:36

「無事無事研究所」(Mosi Mosi) 創辦人梁雯蕙 (Comma)

「無事無事研究所」(Mosi Mosi) 創辦人梁雯蕙 (Comma)

【2016 年 10 月 12 日編按】「視障人士銀包」(In:visible Wallet) 眾籌活動進入最後三日,距離目標金額 30 萬,只完成 44%。

還記得自己的畢業功課是甚麼嗎?拍片?繪畫?還是寫論文?

捱更抵夜趕工而成的畢業功課,今天回看起來,或者你會搖頭微笑,但她的功課沒有因為畢業而結束,相反,畢業是她創業的開始。

廣告

梁雯蕙 (Comma),2015 年畢業於理工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畢業作品虛擬品牌「無事無事研究所」(Mosi Mosi) ,及其產品「視障人士銀包」(In:visible Wallet) ,今日都實體化成為她的生活的重要部分,「好多同學做完功課,作品就已經劃上句號,但我仲做緊呢樣野,甚至成為一份職業,影響真係好大。如果不是做了 Mosi Mosi 這份畢業作品,今日我可能只是在一間 in-house 做緊普通嘅 graphic designer。」

「視障銀包」

「視障銀包」

廣告

甚麼設計幫助甚麼人?

小時候,Comma 讀書成績平平,但畫作卻常常貼堂。做皮具生意的爸爸,偶然會叫她繪畫手袋設計。手稿雖然沒有製成實物,但成為 Comma 構思產品造型的練習。直至大學修讀設計,Comma 真正進入設計的世界,修業數載,她相信「設計可以帶給人更好的品質生活」,小小的改動便能夠大大方便他人。

普遍印象中,設計師總是說通宵繪圖,Comma 卻是睡覺比一切重要,「香港人就那麼熱愛工作,熱愛到賣命的地步,好像沒了自己,但我覺得這種狀態需要調整」。她為畢業作品設定了「健康」的主題,提出另一種工作可能,「健康分內在外在。內在健康其實是快樂;而快樂,對我來說,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又幫到人。」從小喜歡做手作的她如是想,究竟要做甚麼手作幫助甚麼人?

「無事無事研究所」(Mosi Mosi) 創辦人梁雯蕙 (Comma)

「無事無事研究所」(Mosi Mosi) 創辦人梁雯蕙 (Comma)

學習平面設計的 Comma,畢業作品最終卻是產品設計為主。自言沒有規矩的她說:「我覺得我不需要這樣限制自己呀」。

大學生涯來到最後一年,畢業作品進展還未見突破。直至一天 Comma 在地鐵遇上失明人士,沿路跟蹤,才觀察到失明人士種種微細的生活困難,因而打開了接觸殘疾人士的窗口。經過市場研究之後,她更覺產品設計忽略他們多時。「失明人士所用的東西,好多都是十幾年前、好老套的設計。他們都未必會買,甚至都不想用。於是我想,如果可以幫他們做些東西都幾好喔。」

Comma 畢業作品的 log book,記錄建立品牌、產品開發的長征

Comma 畢業作品的 log book,記錄建立品牌、產品開發的長征

產品背後,推翻了幾多/甚麼?

找到了方向,並不是痛苦的結束,而是落實概念的開始。Comma 打開厚如電話簿的 log book,逐頁回憶建立品牌走過的每一步。光是品牌命名和標誌,她就已經做了十多個不同設計。她解釋,「無事無事研究所」的英文 Mosi Mosi,源自日文打招呼的 もしもし (moshi-moshi),「但我覺得不夠貼近香港本土,所以就改成『無事無事』(Mosi Mosi),希望大家用我們的產品時,會感到好安心、好貼心。」

開發產品同樣不是一蹴而就。發現失明人士分辨紙幣感困難之後,Comma 還需要嘗試不同的解決方案。與失明人士接觸期間,她知道紙幣面積的大小,隨著面值增加而擴大。銀包最初的設計,邊沿位置手縫上幾道線紋,方便失明人士量度紙幣大小,從而知曉貨幣面值。她後來改用釘珠、金屬條代替手縫線,再到最新版本的階梯設計,只為進一步增加手感的明顯程度,她說:「有些人見到說,好簡單之嘛,他們卻沒有想過,設計師在背後已經嘗試過很多東西。」

「視障銀包」的進化,由左至右,由手縫線到階梯設計

「視障銀包」的進化,由左至右,由手縫線到階梯設計

最後一個學期,Comma 才想到製作「視障銀包」,幾乎比其他同學少了半年時間籌備。呈送畢業作品當日,她只做到手縫線的階段;離開學校之後,她再不斷改良,最終在今年初想出階梯辨析的方案,「一路覺得未得,所以一路都未推出市場,現在我才有信心一定可行的」。

「每一個設計都有所屬的市場。」Comma 相信,設計產品不一定要名貴。她認為設計師應該配合目標對象的能力定價。殘障人士收入不高,「也希望他們不用花很多錢,而且每日都有好多機會用到。」作為 Mosi Mosi 首批投入生產的產品,她發起目標金額 30 萬的眾籌,並計劃免費饋贈本地失明人士,她苦笑道:「是困難的,我一個人不可能做到,所以就要靠大家幫忙。」

製作到銷售,Comma 一手一腳打理 Mosi Mosi 的大小事務

製作到銷售,Comma 一手一腳打理 Mosi Mosi 的大小事務

貼心設計無分傷健

從一份畢業功課走到今日,Comma 直言「一個設計可以影響到人,改變一些想法,已經比我預期中勁好多」。改變由身邊開始,例如爸爸一開始對她畢業後創立品牌不感樂觀,總是勸她找全職工作,爸爸掛在口邊的一句是:「你自己都未搞得掂,仲走去幫人?」一年下來,爸爸見到 Comma 認真經營 Mosi Mosi,舉辦工作坊、講座,改良設計,籌備生產。爸爸也漸漸認可 Comma,甚至幫忙物色工廠生產。

過去一年,Comma 帶著 Mosi Mosi 走訪不同學校,透過工作坊讓學生了解殘疾人士的需要,嘗試思考改善弱勢生活的物品。「我覺得 Mosi Mosi 這個平台,能夠讓傷健人士互相認識。」她珍藏著畢業展的滿滿三大本留言冊,時至今日不時也拿出來翻看。她最難忘的其中一個回應是,有留言者說一直不懂與弱智的家人相處,看到 Comma 的作品,讓他覺得要多給一點耐性。Comma 臉上掛著笑容,說:「這都是我繼續做下去的動力」。

Comma 偶然翻看畢業展的留言冊,每字每句都是她堅持下去的動力

Comma 偶然翻看畢業展的留言冊,每字每句都是她堅持下去的動力

眾籌設立至今大約一個月,Mosi Mosi 的「視障銀包」籌得目標金額的三成。距離達成目標還須努力,但 Comma 相信香港人有助人之心。其中一個支持者捐出 1.8 萬之多,亦有澳門的朋友表示支持,她說:「我們並不相識,但都願意捐出這麼一筆錢,好 surprise。」

Mosi Mosi 目前以殘疾人士為主要服務對象,長遠希望開拓其他弱勢社群,例如長者等。Comma 強調工作室的概念是「貼心設計」,正如有視力正常的人都表示有興趣使用「視障銀包」,「其實不需要特別區分,那只是給 disable 用。看上去,都不過是同樣的東西,都是銀包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