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易服摔角手兼Death Metal樂手鬍鬚女和他(她?)的香港故事

2016/1/11 — 15:57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他心口有毛,他面上有鬚。他在日本人氣高。很多人看過他的 Sailor Moon cosplay,甚至聽過他唱《月亮代表我的心》(Death Metal 版)。不過,直至他的「鬍鬚女返香港喇!」演出海報廣傳於網路,人們才知道,原來他來自香港,原來他背後,有一個都幾「香港人」的故事......

今日我們識得鬍鬚女,除了因為他肌肉賁張外,更因為他周身刀:他是演員、是摔角手、是配音員(曾配《小丸子》,猜猜是哪個角色?答案在下)、是武術家、是特技替身,也是 Metal 歌手。單是語言,他已經識講英語(當然)、廣東話(不是只識講你好同唔該嗰隻)、日文(流利),還有一點德語......

話說這位鬍鬚女生於澳洲,本名 Richard Magarey。2006 年,23 歲的 Richard,從出生地來港,追尋他的功夫電影夢。

廣告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廣告

在那之前,他曾在澳洲讀過四年演藝學院,接受過演戲、聲優等訓練。除此以外,他亦有自己食過夜粥,玩過音樂。

有別於很多鬼佬,鬍鬚女在香港有學習廣東話,而且學得認真。

「我發現,好少鬼佬會學廣東話。不過如果你想真正認識香港生活,你一定要識得講。」

不過他坦言在港學廣東話,其實很不容易。

「通常係你一開口講『大家好』,所有人就會覺得你好勁;但當你真係開始用廣東話交談呢?大家又會覺得你講到一嚿嚿,叫你講返英文。」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儘管如此,鬍鬚女還是努力講。幸好有個香港朋友,為他設計了一套獨特的教學法。

「佢叫我出街,去茶餐廳,聽吓人哋講乜,寫低,再返屋企話俾佢知。」

結果這種教學法成功幫助鬍鬚女學廣東話。

「搞笑嘅係,全世界都以為鬼佬唔識聽中文。我行超級市場,會有兩個婆婆喺你面前話:嘩,佢啲鬚紅色㗎,係咪染㗎,咁騎呢嘅。」

其實他的紅鬚是天生的啦。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不過雖然他以非主流方法學好外語,但其實如果俾佢揀,鬍鬚女仍然會希望用最正統的方式學習:睇教科書,做功課。

他認為,只有睇教科書才可學習真正的語言結構。很多人鼓吹寓學習於娛樂的模式學,比如去酒吧,劈住酒咁學。對他來說,其實只不過係啲人怕悶,想有趣啲。

鬍鬚女可不吃這一套。「你係想好玩,定想學嘢先?」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由這個角度講,他其實是個極勤力、而且認真的人。

2008 年,金融海嘯。電視台、製作公司,人人 cut cost,搞到鬍鬚女生計頓失。身高 181cm 的他,只能屈居在一個開到門就舖唔到床的房間。低潮時他銀行戶口試過只剩三千元。

看著戶口數字,他對自己說:「我就睇吓可以食得幾耐」。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咁無工開點算?唯有再學更多技能,再撈多幾門事業。

他嘗試為英文版《櫻桃小丸子》配音。配的是爺爺。除此以外他也配其他動畫,《Gundam AGE》、《Slam Dunk》、《黑執事》,等等。

動畫配音的經驗,竟讓他得到不少意外收獲。他發現原來日本動畫與西方可以很不同。

「西方動畫永遠係,打交呀,爆佢呀!但在《小丸子》,人們只是返學放學,乜都無發生。開頭真係配到想鎅凳。但因為開工,一日要睇夠八個鐘。睇睇吓,竟然愈睇愈愈感受到那種幽默感。就這樣,我開始接觸日本文化,也多聽了她們的語言。」

除此以外,做動畫配音,還可以幫到他唱 Heavy Metal。

「因為我唔識嗌嘛,嗌親都傷聲。後來做動畫配音,因為要扮怪獸嗌,結果就學懂了。」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也在此時,他參與了香港的摔角界,成為專業摔角手。

你以為做摔角手咁易?背後他日日都要搏命做 gym。也就別說他還是個演藝人。每種演藝技巧,他都要日夜磨練。

「其實我唔係好有天份。好多時我苦練百日,都唔夠啲有天份嘅人一出來咁叻。這是很令人氣憤的。不過無計啦,你無得揀,只有更加、更加努力。」

「在香港,作為一個表演者,如果你只得一識一種技能,是很難全年有工開的。」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當摔角手的時候,他不斷想,怎樣才可以吸引觀眾注目?就是這樣,他嘗試執起女裝衣服穿上。不料觀眾反應,好得出乎他意料之外。Ladybeard(鬍鬚女)這個角色,應運而生。

但作為一個男人,鬍鬚女其實不是唔想型。

他坦言穿上女裝,某程度上是為了搵食。他記得自己還未是鬍鬚女,只是一個普通型男演員時,曾經就一部片子試鏡。他自己覺得角色跟他匹配得不得了。問身邊人,人們也說這角色為他而設。

但最結果出來是落選。

「人哋話唔啱喎。其實唔啱就唔啱,都無所謂,只係實際問題係,你要開飯。」

不過較之於垂頭喪氣,意志消沉,他選擇了更積極的思考方法:「與其由我配合人家,不如為自己做個獨一無二的角色,讓人去配合我?」

這個想法,後來促成了鬍鬚女的誕生。

「不會再有人同我爭,因為我是獨特的。」

是生活壓力創造了鬍鬚女。

「我都試過想型,但型係會令你撈唔掂。不過!如果撈得掂,今日就唔會有鬍鬚女啦。」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當然有時他會聽到批評聲音,話他樣衰兼核突。鬍鬚女引用他看過的一句話作回應:

「這個世界有三分一人喜歡你,有三分一人討厭你,剩下的三分一人不在乎你。你要做的,是要令不在乎你的三分一人喜歡上你。」

Richard 成為鬍鬚女後,在朋友建議下前往日本發展。事業隨即蒸蒸日上。去年,他在美國和歐洲都演出過。未來幾個月,除香港外他還會去台灣、墨西哥、德克薩斯,連哥斯達黎加也有正在洽談的合作。當然,就算去到哪裡,他還是要不斷鍛鍊身體。事因當腹肌六神合體成為一嚿,他的事業也就係咁歹。

今次在香港,他將會又跳又叫,大唱流行曲。儘管鬍鬚女非常希望演出以全廣東話進行,不過因為香港觀眾來自五湖四海,特別是很多鬼佬聽不明廣東話,所以計劃還在考慮中。

他喜歡香港。在他眼中說,香港人的美德之一,是勤力。

「好多時約人夜晚出來,人人都同我講話第二朝九點要返工,唔去。」

「我覺得『勤力』是塑造香港的特質之一。是香港人的『勤力』創造了富裕和機會。」

鬍鬚女想搞的事還有很多:「我想做鬍鬚女動畫,想做鬍鬚女電影,我想做所有鬍鬚女可以做的事。」

問他,這麼多工作,會不會覺得攰?

「係攰㗎,不過你信我啦,有嘢撈點都好過無嘢撈啊。」

圖:ladybeard facebook

圖:ladybeard facebook

PS:這是他的真身。如何?其實很帥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