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得起年輕的自己

2019/2/28 — 16:26

梁慧康醫生重看 23 年前的《鏗鏘集》報道(香港電台《鏗鏘說》截圖)

梁慧康醫生重看 23 年前的《鏗鏘集》報道(香港電台《鏗鏘說》截圖)

在大學教書,每年都面對一批又一批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們熱血、衝動、有理想,而每一年,我自己卻會變老一點。感謝年輕人的洗禮,我不斷要反思自己,有沒有變得過份老練、失去應有的棱角、忘記了那份初心。

做記者會令我對美好的事物懷疑,讀過採訪後記的朋友都知道。最初得知會訪問一位副教授級、部們主管的資深醫生,擔心會遇到一位說話得體大方,但失去人味的「專家」。

《鏗鏘集》二十多年前訪問過年少的梁醫生,那時他唇紅齒白,就像我現在天天面對的學生那樣,直率害羞天真。那個年紀,說得出這樣通透的話:

廣告

「我希望自己不會做到麻木,我驚自己做到麻木……你見個病症一百次,但病人只是見你一次。他那一次就是把所有希望放在你身上。」

梁醫生當年說得出這段話,當然是很有悟性。但我看到大學校園的二十歲少年人們,即使不懂表達,其實心底也有類似的渴望,希望自己可以做有意義的事,改變社會,令社會更公義,不想將來自己成為討厭的大人,不想自己忘記最初的夢想。

廣告

我和梁醫生年紀差不多,很明白邁向中年被生活磨蝕的心態,若不麻木,根本難以承受。人到熟齡,還談工作意義,還談能不能幫人,實在有點奢侈。

但當我親眼目睹今時今日的梁醫生,仍在公立醫院奮戰,仍在為基層病人做手術,感受到內歛的他完成手術後那種因為可以幫到病人而泛起的笑意,看到他向家屬講解病情那種謙卑態度,我實在被打動了。

因為緊急手術而延遲了的訪問,反而成為這個訪問最可貴的時光,讓我有足夠時間觀察他如何與病人家屬談話。他口中所說的,要有同理心,不可以麻木,要懂得與病人溝通(即使是講鄉下話瞓在帆布牀的阿婆),不是 lip service,是講得出,做得到。無論是當年,還是今日。

某程度上,梁醫生這番話打動我們,不只是因為現在公營醫療系統受壓。而是讓我們每一個成年人反省,究竟我們有沒有失去初心。

巧合的是,過去幾年教導年輕人做記者的時候,我也說過類似的話:「記者每日都採訪悲劇,死人塌樓的事我們每天都遇上,容易變得麻木。」以前遇上有人在屋簷徘徊,有些記者因為等得不耐煩,會說晦氣話:「究竟幾時跳㗎。」有些記者採訪大災難,也是以一種反射模式進行,拍攝受訪者傷心,逼出對方的淚水,拍攝到大特寫為佳。

記者工作條件差,工時長,薪金少,壓力大。變得麻木有時是某種心理保護機制。不過,還是希望年輕記者們記得:「記者見的受訪者可能有一百個,但每個受訪者只是見你一次,而他見你那一次就把自己最私隱的故事告訴你,期望被你好好報導。」

就像梁醫生所說,即使老練了,也不要失去初心,最重要有顆同理心,要想辦法與不同背景的人溝通。這段訪問之所以打動人,不是因為年輕的他懷抱着理想,而是因為一個經歷了二十多年歲月洗禮的人,一路走來,並沒有對不起那個年輕的自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