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對話也要練習 — 日本建築師 × 創意書院空間實驗

2019/1/30 — 13:05

若你最近有到過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不難發現有間趣怪的小木屋,在校園各處空地游走。

「剛過去的 project week 我和朋友躲在(小屋)裡面做創作哩!裡面很舒服,很 warm。」花了整個聖誕假期、有份製作這間小木屋的中四書院人 Coco 興奮地說。

好的空間設計可以令藝術教育事半功倍,因此作為主力推動藝術文化教育的高中,兆基創意書院最近特意邀請日本的篠原明理建築設計事務所,擔任駐校建築師,跟書院修讀過空間研習(ESS)的人類,一同為改善學校環境,開創更多想象。

廣告

小屋是一個關於空間設計的展覽的一部分,展覽名稱為「對話練習」,驟看似乎和建築或空間設計沒大關係,但事實上卻反映出創作的過程中,人與人、人和空間以建築作為媒介互相交流的畫面。

「即使我們是建築師,學生們卻會告訴我們一些重要的事,例如有關書院的各種好與壞,好讓我們作出設計以外的考慮,我們覺得這樣的交流很重要。」被師生親切地稱呼為「Meiri 生」的篠原先生這樣說。

廣告

空間的可能性

創意書院一向有「駐校藝術家」計劃,廣邀世界各地、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到來與書院人交流,這次請來日本的建築師,期望透過設計去改善、激活校園的閒置空間,達至完善書院學習環境的目的,同時讓修讀 ESS 科的書院人得到學習的機會。

早在去年春天,專業的篠原明理建築設計事務所已多次到校,進行了多方面的實地考察,並廣泛地訪問校內不同持份者,研究改善書院空間的不同可能性。

最終,事務所團隊驚喜地發現,校園的邊陲有一片有樹有草的綠化帶,「我們覺得會是一個可以讓人平靜、放鬆的地方,所以決定以小屋群作為設計。小屋的屋頂形狀是沿著樹冠之間的空間設計,大小約為 2 米乘 3 米,我們希望建築物不影響樹的生長,所以設計出向中心的斜面。」

Meiri 生續指,「書院裡有很多藝術家來教學,同時有很多畢業生都成為了藝術家。我們希望為他們提供創作的空間。」

篠原明理建築設計事務所團隊與兆基創意書院師生合力製作小木屋。

篠原明理建築設計事務所團隊與兆基創意書院師生合力製作小木屋。

讓作品由各種本土記憶組成

於是,他們便偕同書院的師生,一同研究各種可能性,並開始製作這間實驗版的小木屋。

對於物料的使用,Meiri 生也很有想法。相對於由日本運送材料到港,Meiri 生更希望使用本地的物料,所以找來本地環保設計團體,包括塑膠升級再造「GAAU1 UP」和木藝工作室「草途木研社」合作。

前者教同學把廢膠熔掉再生,造成薄塊,用作組成小屋屋頂的「瓦片」;後者為則同學提供去年超強颱風「天竹」吹襲本港期間塌下的樹木,作為小屋屋身的木材原料。

「我們想利用這些木地物料來建造這間小屋,讓它擁有各種記憶。我認為這個項目中最重要的,是將廢棄物料再用,並重新組合,以及跟不同的人,如藝術家、建築師、學生等一同合作交流。」Meiri 生說。

就讀中四的 Tony 就有份把 5 號膠粒熔掉,然後製作成「瓦片」。他事後表示,過程中失敗過很多次,而且整個聖誕假期都要輪流回校製作小屋,回想起來是「有點辛苦,但很開心。」入書院時主要對表演藝術有興趣的他,覺得今次的參與很好玩,「因為我本身對 ESS 沒太大興趣,DAT(設計與應用科技)更是白痴,所以過程中失敗過很多次,也學習到很多……例如整膠、木工的基本知識。」

Tony 專注地製作再生膠片。

Tony 專注地製作再生膠片。

同為中四的 Coco 和 Berva,有份負責牆身製作,事後不斷說創作過程中「學到好多嘢!」例如處理木板時,鑽孔或上螺絲的角度、用哪種物料或長度粗度的釘子,都十分講究,「很多東西不能在紙上、書上學,而要嘗試過、『衰』過,才會知道。」

Coco 亦被日本職人那種專業認真的態度震懾,「他們工作氣氛很好,但對完成某件事很執著,很有要求,譬如臨走時小屋的牆紙還未黏好,他們特意多來幾天繼續黏,臨走一刻也帶著行李回到書院,上飛機前當晚還在書院工作!」

Berva(左)與同學一起燒木材,以達到防水功效。

Berva(左)與同學一起燒木材,以達到防水功效。

交流對話是個無盡旅程

「在這個項目中,我發現另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是,跟這小屋的使用者溝通。」儘管是專業的建築師,Meiri 生也相當謙虛,「在建造這小屋的過程中,即使我們是建築師,學生們卻會告訴我們一些重要的事,例如有關書院的各種好與壞,好讓我們作出設計以外的考慮,我們覺得這樣的交流很重要。」

他相信,這對學生來說也是很好的學習機會,去了解一個建築物如何構成,譬如外牆和內牆如何組合在一起。

不過,在本港長大的同學,跟來自日本的 Meiri 生團隊,要溝動也得花上很大力氣,「要用英文……有時跟他們溝通,一句也要重複三、四次,有時又要用上手部語言。」Tony 說,「有次一起去餐廳食飯,那裡只有中文餐牌,我就要翻譯餐牌給他們聽,譯了 15 分鐘!」

英文比廣東話說得好的 Berva 哭笑說,「嗚,好困難!他們不懂廣東話,大家都用 simple English 溝通,有時我聽不懂,我會好自責,好似很不尊重對方那般……雖然最終都會 get 到大家的意思,但要講三、四、五、六次!Get 到之後是開心的。」問到下次要請個翻譯嗎?懂一點日語的 Coco 大叫「不要!」因為透過翻譯,大家的關係像隔開了一重,「將來出來社會工作,不是只對著香港人嘛」。她們和 Meiri 生的事務所團隊裡面的大哥哥、大姐姐更交換了 IG,到現在還持續溝通。

Coco(中)與來自篠原明理建築設計事務所的「Miki 生」(右)在小木屋內共晉晚餐。

Coco(中)與來自篠原明理建築設計事務所的「Miki 生」(右)在小木屋內共晉晚餐。

設計團隊在小木屋的門口旁邊造了一張小板凳,讓大家可以圍坐在屋旁;另一個角落則有一些較大的窗戶,讓裡面和外面的人可以對話;同時,屋內亦有一道可以打開的門,可以做投影或其他創作分享,即不論是室內、室外空間,甚至兩者之間的互動,都被納入設計的考量。

Meiri 生解釋道,「我希望學生,甚至其他人,都能以不同的方式,同時在裡裡外外享用這間小屋。」對此,Tony 就有這樣的想法:「我覺得小屋很寫意,可以躺在裡面休息又望到外面風景;也很適合做桌遊,因為空間夠細,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比較強。試過裡面可以坐八個人!」或者,這也是另一個層次的交流。

《對話練習》展覽(延長)

日期:2019 年 1 月 23 日 至 2019 年 2 月 23 日(2 月 4 日至 2 月 10 日除外)
時間:11:00-18:00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概念士多

詳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