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卑劣

2015/12/20 — 18: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心腸不好、自私自利的人未必有膽量做出大奸大惡的事,不過,為了得到利益,或者為了保護自己,這種人至少會輕易做出一些可稱為「小卑劣」的事。我當然不會跟這種人交朋友,但要完全避開他們,卻是難乎其難 --- 這種人為數不少,不必主動結交,只要稍為倒霉,便會碰見一兩個。

昨天我就碰見一個。阿樂在威廉姆斯學院的第一個學期完結,回家小住兩星期,我們倆老到沙加緬度 (Sacramento) 的機場接他。這日整天下雨,雖然雨勢不大,但我也得特別小心駕車,免生意外。回程時,經過一個小鎮,交通不繁忙的,也不是在高速公路上,車速不過每小時四十里(對,美國不用十進制);我突然聽到一陣頗大的碰撞聲,瞥見右手邊有汽車失控,而我似乎感到自己的車也給碰著了,於是連忙將車駛進中央分隔帶 (median strip) ,然後停下車來,看看發生了甚麼事。

我走出車外,站在安全的地方觀看,只見兩輛汽車停在一旁,其中一輛的車頭損毀,另一輛的左邊車門下陷,明顯是撞車了。我接著查看自己的車,看了好一會,也看不到有明顯被碰撞的地方;這時天已黑,雖然用了電筒,也很難看清楚,因此我仍然相信自己的車給撞了,只是不嚴重而已。

廣告

我正要走過去那兩輛車停下的一邊,向肇事司機拿取需要的資料,只見一人先向我跑來,乃一年青男子,我還未開口,他已搶著說:「你剛才為何突然剎車?」我有點莫名其妙,因為我根本沒有剎車 --- 意外發生前我正暢順地駕駛著,而且前面並沒有其他車輛,我怎會突然剎車?不出兩秒,我已意識到他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然後便聽到他說:「要不是你突然剎車,我的車便不會失控!」我心想:「你當我是白癡嗎?分明是惡人先告狀!」怒從心中起,我立刻喝道:「你不要胡說八道,我沒有突然剎車!你不要以為你這樣說,就可以不負撞車的責任!」也許是由於我真的很兇,這青年給我「嚇窒」了,只得結結巴巴說:「噢,是嗎?但我真的覺得你的車突然停下來,也許是我弄錯了...」

我繼續臉色鐵青,向他索取駕駛執照號碼和汽車保險等資料,他只得死死氣地給我。這位年青人分明知道我沒有突然剎車,但為了自保,便企圖誣捏我,也許是希望我一時糊塗,會認了突然剎車,也許是存心造成各執一詞,以求不必負責。這就是「小卑劣」的一個好例子。

廣告

回到家裏,我細心查看了車身幾遍,原來我的車沒有被碰撞,只是意外發生時,我聽到的碰撞聲太大,令我產生錯覺,以為自己的車也給撞了。然而,遇到那位「小卑劣」的仁兄,也算是倒霉了。

連結:魚之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