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少年滋味:無夢之城

2016/6/15 — 14:30

《少年滋味》預告片截圖

《少年滋味》預告片截圖

數百年前的南宋有個詞人叫辛棄疾,他講:「 少年不識愁滋味。」自此,年輕人的愁就不再算愁,勉強要算,也只能是偽愁﹑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愁。假若年輕人反問辛詞人一句,何以有此判斷,詞中之龍會答:「Too young!Too simple!」缺乏社會經驗,未知搵食艱難,錢都未賺過就學人唉聲嘆氣,憑什麼。

以上內容可能略為冤枉辛棄疾,不過用作《少年滋味》影評的前言,倒也合適。這部紀錄片,張經緯導演訪問孩子,也訪問家長,兩者的矛盾,概括起來就是「很傻很天真」與「實際」的對抗:資優生Vicky喜歡音樂,雙親就直言當醫生更實際;小學生Selina祈求有更多玩耍時間,母親就告訴她讀書練琴更實際;投身社會不久的阿Paul認為義工服務助人助己有成功感,媽媽就覺得外出進修更實際……孩子的想法千差萬別,但到最後,同樣的實際迫使他們同樣的低頭。

社會流傳,新世代缺乏自信,對將來感到悲觀。不過看《少年滋味》,你會發覺事實本來不盡如此,孩子對未來還是有所期盼:探求人生意義﹑用文字紀錄當下社會﹑跟朋友一邊環遊世界一邊a capella,諸如此類。希冀開花結果路難,皆因父母見到夢啊想啊就有如紅衛兵見到反動物件,害怕未來的建設受到壞影響,忙不迭就要把他們敲得支離破碎,毀得一乾二淨。孩子本來有夢,可來不及鞏固就給無止盡的說教摧毀,餘下來的,無怪就只有膽怯和無望。張導本人觀察,孩子不是沒有夢想,而是「覺得實現不了的夢想,說出來也沒有意思。」道出問題的精髓。

廣告

家長反對孩子追夢顯然並非出於惡意。所謂:「天下無不是之父母。」在與安穩生活不相衝的前提下,父母無條件支持孩子做喜歡的事,這個立論相信沒有人反對。悲劇只在於,家長眼中,今時今日九成理想都與安居樂業背道而馳。為了孩子他日不至於搵朝唔得晚,也就唯有忍心要求他們切割開夢想。站在家長的角度,如此決定也是迫於無耐。

於此我們看到,孩子受到雙親壓迫的同時,雙親實情也遭受更高層次的壓迫。施壓者,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社會。你看今天的香港,功利主義橫行﹑社會嚴重撕裂﹑經濟結構狹窄﹑政局内外交困...家長每天身處其中,長年累月跟失望與焦慮打交道,電影裡頭Vicky那個教師爸爸講:「宜家教書咩都做唔到。 」張導形容為「太爆」,的而且確,這句話將當今成年人的絕望表露得淋漓盡致。他們也曾經有屬於自己的抱負,奈何當今社會就是讓這個抱負伸展不得。一次一次努力,一次一次失敗,最終他們覺悟/放棄了,變得犬儒,我們一般稱這個過程為:「成長」。

廣告

《少年滋味》展示予我們的不單是孩子的哀愁,也是成年人的無奈──實際我以為,電影講後者比講前者更加到肉。銀絲漸生的他們也曾是少年,有自己的輕狂,可挫敗最後還是不由得使人歸於現實,也直接影響他們的教育方針。或者家長這樣武斷地將自己的遭遇投射到下一代身上有所不妥,但考慮到當前香港的困局,多少也能諒解他們為什麼不願讓孩子置身於風險之中。

經常有人講:「社會的錯﹑世界的錯。」這次真不姓賴,我們的家長無夢,孩子不允許有夢,很大程度還真是大環境的問題。當全世界都發瘋似的要當讀書機械,選擇逆流當個正常人就是一種瘋狂。自然有部份人可以憑自身的材質或是財質突破困局,不過要從根本上扭轉整個形勢,那是社會上下都無能為力的難題。悲觀講句,香港,確實不是利於追夢的城市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