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尖沙咀訊號山,曾經的黑頭角與大包米

2019/10/17 — 17:59

作者攝

作者攝

網路傳來一張歷史照片,意大利攝影師 Felice Beato 攝下開埠初期的九龍,1860 年春天,記錄了九龍半島最初的樣子。

回到簡單的當時,九龍遍地農田鄉村。然後眼睛不自覺地掃向照片上方,站在九龍東北,寫著「訊號山」的一座小山頭,今天的尖沙咀緬甸臺後山。

這名字後來因為訊號塔豎起才出現,未叫 Signal Hill 之前,它名為「黑頭角」,不因為這是天涯海角,理由非常實際:當年德國商人 Friehrich Johan Berthold Schwarzkopf 在山下管有大量貨倉,其姓氏 Schwarzkopf 翻譯過來是 Blackhead,該處順理成章便叫 Blackhead point,黑頭角。
而山頭胖胖的,看來像一包白米,民間一向暱稱「大包米」,是華人社區更流行的名字。

廣告

陡峭的後山,今日已成為所謂城中隱世後花園,隱世在沒多少人願意爬上斜坡,除了長者及龍友。
可是這地方藏著香港航海歷史重要一章,是尖沙咀靠海的軍事重地。
隱在垃圾站旁的石柱是時間證物,刻著 W.D.(War Department)字樣,標示英軍界石。

回到 1907 年,九龍海岸不斷發展,為免報時訊號受遮擋,天文台於黑頭角建設訊號塔,取代原本位於前水警總部(即現在可怕的 1881 Heritage)報時塔,並將時間球遷來,黑頭角易名訊號山,負責為維港船隻報時。

廣告

1920 年至 1933 年期間,時間球每日引放兩次,時間為上午十時及下午四時。
除了為海員報時,遇上熱帶氣旋來襲,訊號山亦會馬上掛起風球訊號至半空,提供警報。

後來無線電報普及,天文台在 1933 年 6 月 30 日除下訊號塔的時間球,建築失掉實際功能,步入荒廢。
直到 80 年代初,政府修葺訊號塔,整理山頭植物,改建成訊號山花園,向公眾開放。

訊號塔任務未完,非常緊要地留住英屬殖民地建築,1981 年獲評為香港二級歷史建築,至 2009 年正式提升為一級,2015 年政府刊憲列為法定古蹟。

牆身由紅磚砌成,典型 English Bond 砌磚方式。塔身方方的,角位尤其別緻,設計成削角,本地花崗石雕成。
塔頂半圓,秀麗的綠,跟紅磚形成濃淡對比。
大門入口的拱形楣飾,窗戶的 Gibbs surrounds 飾邊(以花崗石點綴,17 世紀英國建築常見),不著痕跡的細琢,都有書卷氣。

室內沒太多花巧,一室潔白,不吝嗇於加設窗戶,日光透進遍地流麗。
最好看是那螺旋型樓梯,異常狹窄,小心碰頭;樓梯把各層串起,彎彎曲曲的優雅,繞著鐵柱往上蔓延,而梯級加上坑紋防滑,實際安全考量。
訊號塔原本樓高兩層,後來為方便海員更清楚地看見訊號,1927 年加建一層至 18.9 米。

站在塔內看過去,維港對岸繁華,哪裡有位,哪裡就插滿大廈。曾經靜靜看海的山坡,繼續保持沉默。

一百年這樣過去。訊號山最初為了指點路向,今日訊號失效,山下的人開始依賴更方便精準的導航程式,卻不見得不會迷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