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尖沙咀「一蘭屋台」:不用排隊 貴價享受屋台氣氛

2015/6/20 — 6:39

尖沙咀一蘭屋台聲勢比兩年前銅鑼灣店弱得多,地方闊落舒服而且不用怎樣排隊有好感,拉麵水準依舊,釜醬汁燒豚肉很不錯,日本酒甘醇易入口,整體不錯可惜有著一個最大問題:價錢。到底有多昂貴?以日本的數據和大家分析比較,還有現場服務員斟酒滿瀉的影片。

2013年5月香港開設日本以外首家一蘭拉麵,成為城中熱話,當時在下報導過最高峰要排隊4小時,之後人龍不斷,直到半年後租下鄰舖,座位大幅增加後人龍才見回落,但還是經常有二三十人排隊。

廣告

過去兩年在下寫不少和一蘭有關的文章,主要講述一蘭並非高水準拉麵,點菜紙系統不是正宗,沒有排隊的價值。可能很多一蘭支持者不認同,但一系列文章卻有很不錯的支持度,所以對一蘭只能用「又愛又恨」來形容。

廣告

兩年後一蘭在尖沙咀開設香港第二家分店,聲勢明顯比兩年前弱得多,以在下所知只有部分傳媒被邀請,而且也不像兩年前那樣可以上A1頭版,只有副刊一角的小報導,Facebook上沒什麼人在分享,也聽不到要排隊的消息。

如果是和銅鑼灣一模一樣的分店,在下應該不會理會,但今次尖沙咀店卻把日本的「屋台」模式帶過來,就讓對屋台文化有興趣的在下燃起想光顧的想法。

所謂屋台,大概就像香港「大排檔」的日本版,當中福岡最有名,差不多每個去福岡的遊客都一定會去參觀光顧,在下推介是當地最有名的屋台拉麵店「ナンバーワン」。一蘭作為福岡起家的品牌,也在2013年開設「一蘭屋台」,以昭和風格的屋台裝修及街頭小食打造「室內屋台」,現時在福岡、大分、廣島及大阪總共有五家一蘭屋台。

香港店的特色是把傳統一蘭的自閉位「味集中 Counter」和「一蘭屋台」融合在一店之內,以182個座位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一蘭分店。開幕後一直想找朋友去試,終於在星期一晚約到好友,三人一起去光顧。

一蘭尖沙咀店位於棉登徑,從K11過馬路步入橫街就可以見到超大型招牌,絕對不怕找不到。

入口在招牌右方的橫街,紅色的裝修很顯眼。這裡本來是意大利餐廳「FAT ANGELO’S」,2014年中突然全線結業,原本租金30萬業主叫價50萬,結果一蘭在10月份以46萬租金取得這舖位,比附近的樓上舖便宜約15%,報紙計算過此店的租金便宜度是「不計成本每日賣154碗麵就夠交租」。

這樓梯非常熟口面,正是和最多人光顧的新宿東口一蘭分店差不多,在下4月份就在這店門口架起腳架拍攝影片和拍檔大談一蘭不值得排隊的原因,影片不日推出。

進入見到收銀處,左邊綠色布是「一蘭屋台」,右邊紅色布是「味集中 Counter」,一店兩制,各自用收銀區的兩邊。

旁邊有一蘭名物「空席案內板」,告訴大家現時味集中 Counter 的情況,亮燈代表有人,畫面所見,只有三成亮燈頗冷清。

要光顧屋台不是直入,而是要轉右去味集中 Counter的區域,途中可以見到一行行被布簾遮著的自閉位。

去到盡頭轉左再轉左,即是圍繞味集中 Counter 走一圈,才到屋台的等位人龍,星期一晚只有十個人左右,比想像中少。

等候期間看看牆上的海報,$39支波子汽水實在是貴沒有點的可能,日本清酒寫著「ASK」就令人好奇。

店員送上點菜紙,上半部分是一蘭一貫的樣子,是下半部多了一些新選擇。

等了約8分鐘就被安排入座,這裡桌與桌之間的空間很多,好的是坐得舒服,不好的是沒有屋台擠迫熱鬧的感覺,不過大部分香港人應該比較喜歡前者吧?

座位有籃子給客人放袋,貼心。

桌面有一個按鐘給你呼叫服務員,不過現場所見店員數目很多,舉手也沒問題。

我們三人在紙上畫好後,店員就來確認每一張單。

等候期間拿著相機四周看看,先看到這一個供水處,有點屋台感覺,不過水也只是稍涼的溫度。

牆上有很多寫上古怪文字的白紙,據說是一蘭總店的員工所寫。

在下對於這種人性化的裝飾十分支持,不過店方似乎沒有考慮香港的環境,讓這玩法失去應有效果。對於大部分連「自慢」「我慢」都不懂解釋的香港人來說,牆上只是一堆寫上符號的白紙而已。換在下是店長,就會叫香港員工寫「我要真拉麵」「我朝早唔會空肚食一蘭」,Facebook的Like及Share數目百分百保證比這堆日文高。

先上是日本酒,這裡的玩法是把杯放在碟上,然後斟至滿瀉,代表對客人貼心的服務,而這酒的名字「饗」日文是「もてなし」,和「熱情款待」的「おもてなし」發音接近。

有趣在為我們斟酒的服務員第二杯斟到一半的時候竟然遇上沒酒的情況,結果她尷尬地笑著去換酒。

送上在下拍攝的斟酒過程,店員的服務水準其實不錯。

這杯日本酒是福岡縣久留米市「若竹屋」釀造的「大吟釀 饗」,日本酒度「+1」,可能是因為冷酒的關係感覺甘口,就算不喝慣日本酒的女生也會覺得很易入口,的確適合在面向大眾的一蘭賣,但價錢就……文末和大家詳談。

朋友點了「蘭茶」($39),據說是一蘭為了愛喝熱飲的香港人而特別調製,自行混合數種來自南非、日本、中國等地的茶葉成為保健茶。你可以當這個茶是一蘭特別款待香港人之作,又可以當成一蘭沒什麼堅持一心奉迎顧客賺錢,你是哪一種想法?

這杯蘭茶,用鼻子嗅有明顯的涼粉味道,入口就覺得像雞骨草涼茶,不覺得很好喝,用來配拉麵更古怪,熱上加熱很辛苦,本來冰水才是王道。

接著是「釜醬汁燒豚肉」($59),以日本豚肉切成薄片燒好再灑上白葱花而成,加上旁邊的赤胡椒辣粉可以提升肉的甜香。

個人覺得這道無論是味道和口感都完勝拉麵內的叉燒,肥瘦適中而且帶點醬油的甜味,吃完一塊會想即再吃一塊,配合日本酒感覺更美妙,是這晚的VIP。這叉燒本來是「一蘭天神西通店」限定「釜醬豚骨拉麵」內的配料,吃完在下更加覺得一蘭應該把這個限定拉麵引入香港。

至於主菜的「一蘭拉麵」($89),在下已經寫過很多次也不再重覆。個人覺得湯和在下吃慣的比較,是偏濃偏鹹重手了一點。

至於麵在下點超硬但出來效果大約是硬,還有一些進步空間。

味集中Counter放盤子在感應器去加麵的做法,這裡變成叫服務員,她會給你一碗麵讓你自己加入湯中。

最後是甜點「抹茶杏仁豆腐」($49),說是用福岡縣八女產的抹茶製成抹茶醬,奇在店內海報的抹茶醬只有中間一圈,為什麼真正上菜時抹茶醬完全淹沒?

明顯下得過多的抹茶醬,帶來過甜的味道,不過盡量避開抹茶醬吃豆腐的話,杏仁味倒是不俗,如果兩種味道平衡一點應該會不錯。

最後去櫃位結帳,一蘭的產品在此發售,如果你知道香港的售價是日本兩倍以上,例如泡麵日本賣1290円(HK$81)而香港賣HK$198,你應該不會隨便買。

重點是我們的帳單,三個人接近$800,是中級日本菜餐廳的價錢,有沒有搞錯?

大家可以看到最昂貴的是清酒,即那兩杯倒滿瀉的「若竹屋 大吟釀 饗」,$129一杯,到底是如何定價?舉個例子,博多的著名拉麵屋台「一龍」,招牌拉麵800円(HK$50),燒酒400円(HK$25),日本酒500円(HK$32),香港一蘭的拉麵比一龍貴78%,而日本酒就貴303%。

公道一點,看看一蘭本社總本店的屋台,招牌拉麵790円(HK$50),日本酒880円(HK$54),香港的日本酒價錢是一蘭總本店的兩倍多,貴138%。

「若竹屋 大吟釀 饗」官方零售價連稅5355円 (HK$337),一杯連斟瀉的部分應該不足100ml,一支酒1800ml最少可以倒18杯,即是售價HK$129的酒成本約HK$18,在一蘭喝三杯已夠你買一整支。眾所周知一間餐廳毛利最高是酒水,但作為一家平民向的餐廳,一蘭是否賺得有點盡?

雖然一蘭很有名氣,也是很多香港台灣人心中的神店,但有看這個博客的朋友都知道,在下對一蘭的名號從不賣帳,批評不會留手。不過在下從來沒說過一蘭難吃,只是強調「一蘭不值得排隊」而已,這間尖沙咀分店不用怎樣排隊之餘,地方舒適可以和朋友邊吃邊聊,其實是有一定好感度的。

一蘭拉麵本身有日本中級香港中上級的水準,屋台的釜醬汁燒豚肉不錯,日本酒易入口,抹茶杏仁豆腐基本是好只是製作出問題,只要不用排隊,整體是吸引的,不過三個人要花費$800就實在離譜。

屋台文化除了熱情好客,經濟實惠也是重點,去福岡的「一龍」吃拉麵加蛋加替玉,再點餃子及日本酒,都只是1,900円(HK$120),至於一蘭本社總本店屋台店,拉麵+豚肉+日本酒都只是2,160円(HK$136),在香港點相同的東西卻要雙倍有多的HK$277,憑什麼?如果真的「每日賣154碗麵就夠交租」,是否應該把價錢調得親民一點?

對於香港一蘭屋台,在下有兩點意見。如果覺得現時那支日本酒的成本太貴,換便宜一點也可,反正去屋台吃拉麵的人不會對酒的質素有太高要求,要花$129喝一杯日本酒的話,在下只會選擇其他地方絕不會選一蘭。同時請引入更多的食物,例如日本一蘭屋台的餃子,成為「拉麵有水準氣氛好價錢合理的屋台」,應該會很適合香港人的飲食習慣,帶來更好的前途和錢途。

天然豚骨拉麵專門店一蘭 ICHIRAN

地址:尖沙咀棉登徑8號地庫B鋪及地下入口大堂
電話:2369 4218
時間:24小時營業
連結:官方網站|OpenRice

 

原題為〈尖沙咀 一蘭屋台 (70分) 不用排隊貴價享受屋台氣氛〉,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