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屍殺列車:懷疑無罪,殺絕有理?

2016/8/30 — 10:53

一隻喪屍,足足拍了幾十年。更猛火力、更多喪屍、更血腥更驚嚇,除了這樣,還能玩出什麼花樣?但亞洲人拍喪屍片,單靠血腥暴力,鬥不贏荷里活。所以,不論是韓國的《屍殺列車》,還是早前日本的《喪屍末日戰》,都很聰明,贏的地方,是拍出複雜的人性。

空間有限,張力無限

廣告

《屍殺列車》在香港登陸不過幾天,已經打破《我的野蠻女友》的票房紀錄。不過是一部韓國片,聲勢為何如此浩大?無可否認,宣傳做得出色。但電影本身也得好看,不然口碑票房,為何雙雙大收?《屍殺列車》好看,最重要的一點,是能夠在封閉的列車空間裏,一步步揭示各人複雜的心理和衝突。

打喪屍,不再上山下海,也毋須穿越五大洋七大洲。《屍殺列車》的場景,只消鎖定在一架高速飛馳的列車。厲害的,是這個移動的封閉密室,空間有限,卻拍出了無限張力。車上喪屍滲透,我們卻無處可逃,還被迫要和互不信任的陌生人相處。人物的壓力,像搖晃過後的汽水,高度抑制。一遇缺口,不可收拾。

廣告

有衝突有懸念,才有「戲味」

和《末日列車》(Snowpiercer)一樣,《屍殺列車》的編導,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別出心裁的處境,讓角色在壓抑的空間,產生衝突。熱血正義的夫妻、趣緻的老人家姊妹、自私的社會渣滓,還有工作狂的父女主角,這些人物設定,本身已極為有趣。他們萍水相逢,乘搭同一架飽受喪屍侵襲的列車,前往貌似安全的釜山,路上會發生什麼事?救人還是自救?做好人還是壞人,才能生存下來?不同性格、懷著不同目的人,便透過這些情境,互生衝突,顯示他們的內心態度。

一路上,不斷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一開始,極度自私的主角,教導女兒只要顧自己,但到後來得人相救,改變態度,最後就遭懷疑感染,慘被驅逐。隨著故事發展,角色互相認識,也讓觀眾認識角色。整個過程,有衝突有懸念,就有了好看的「戲味」。沒有這些情境,就沒有吸引的故事,也沒有這一部引人入勝的電影。

懷疑就殺絕的隱喻

電影有不少政治隱喻。

一開場,有人嘲笑流浪漢:「你看,不努力讀書,將來就會像他一樣。」這一句,明顯是諷刺韓國人忽略歧視弱勢社群。

不過更重要的主題,是原來恐懼會吞噬人心,讓你化身魔鬼,成為盲從權威的愚民,做出各種不能想像的事情。電影中的每一個獨立的車廂,都像一個自立的國度,而相連的閘門,就是國界。一道門後的世界,喪屍可能肆虐,因此必須把關嚴審,防止感染者混水摸魚。這場戲是不是暗示,西方懷疑恐怖分子混入難民的爭議?其實,和新移民和香港的問題也相似,電影要我們思考的是,應否因為懷疑對方「有鬼」,就把全部人趕絕清除?如何保證「門內」人的安全?

整體來說,電影拍得緊湊有力,加上CG特技和音響運用得宜,效果不俗。本來,電影沒有什麼可以挑剔,尤其沒有韓片的一味煽情悲哭,讓人欣慰。可惜,最後一場啕哭的慘情戲,與全片的乾脆俐落格格不入,還是露了底。

看了《屍殺列車》,你才知道,原來,人絕對比喪屍更可怕。

 

《喪屍末日戰》:當日漫喪屍走進大銀幕 (原文鏈結

Facebook專頁 : 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