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希望全港植物都講得出個名」

2016/4/15 — 8:00

幸敬陽(右一)獲尤德爵士基金頒發「再職人士自我增值獎」(僱員再培訓局 facebook )

幸敬陽(右一)獲尤德爵士基金頒發「再職人士自我增值獎」(僱員再培訓局 facebook )

「希望全港植物都講得出個名」        幸敬陽

尤德爵士基金頒發「再職人士自我增值獎」,其中一位得獎者是43歲樹藝師幸敬陽。幸敬陽三年前辭去跨國電子企業白領工作,報讀僱員再培訓局的樹藝管理課程,然後入職嘉道理農場,從低做起。這類為理想放棄高薪厚職的故事在香港不多見,立即成為新聞。

香港人凡事講實際,記者第一件事是計數,幸敬陽以前月入三萬多元,現在萬多元。從薪金角度看,樹藝師前景有限,幸敬陽指收入頂多兩萬元。換句話說,「從低做起」不是意味日後可以有機會賺得比以前多,他這決定純粹為了個人興趣。樹藝師這份職業不是想像中高尚,幸敬陽說:「一般做園藝,如掃樹葉、澆水、除草等,有點低下。」

廣告

可能是社會氣氛不同,幸敬陽這類例子在歐美國家不會成為新聞。首先,在外國,體力勞動工作的收入,跟白領的收入分別不是太大。另外,社會不會看低這類工作的人,一家幾代人同樣做體力勞動工作,比比皆是。為了興趣或家庭,選擇做自己愛做的事,在外國是理所當然。在香港,當我們見到一些條件跟自己差不多的人,在做自己只敢想但不敢做的事情,我們投以羡慕目光。我們最多發一下白日夢,幻想自己任性一番,然後很快回到現實。對幸敬陽來說,這決定並不任性,我最喜歡他回應記者這句:「其實未必想像中咁困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