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坂寬與塘虱

2016/5/13 — 14:25

圖片來源:Monsters Pro Shop

圖片來源:Monsters Pro Shop

日前網上瘋傳一位日本人在香港釣得的一條巨型塘虱。這位日本人堅持吃下這條魚,雖然他形容又臭又難食,但最後亦將大魚食光。最近港台邀人在錦田河釣得一條塘虱,並請周中師傅烹之。然而以他的高超廚藝,也無法辟走臭味,不禁皺起那兩條蛾眉。

話轉回那位日本人,他的名字叫平坂寛,他說花了兩日才吃光那條又毒又大的魚。不少人不解他的行為,認為他愚蠢並嘲笑他;也有人佩服他的意志。不過,他明知這條魚受了污染,何以堅持食光這條魚?據《香港01》的報導,平坂寬說這條魚的味道像廢油和化學品。他最後還是堅持吃下,不是為了不要浪費食物,卻是「吃掉塘虱是一種責任或要求,以尊重香港和那條又大又頑強的魚」。看到此,我深深體會到平坂先生的一份執著和浪漫。

這條巨型塘虱生前居住的錦田河,已不受人尊重,充斥污染物;而這條魚苟且地活在這條臭河裡,就算子非魚,都知魚不樂。然而,它以堅強的生命力活下,直到一天,它遇上了對手平坂先生。平坂先生雖然殺死了塘虱,但他尊重這條魚,不論魚肉多難食,也將它吞下。這塘虱生前得不到尊重,在污泥和毒物之中偷生;若被其他人釣上,亦未必得到同樣的尊重。不過,這位平坂先生以敬重的心將魚吃下,使塘虱的生命發放光芒。這光芒不是來自苟且的生命,而是死在值得尊敬的對手手上,難道這不崇高嗎?

廣告

以上,固然是我的《老人與海》式想像,但平坂先生的執著的態度,實在值得我們學習。很多香港人習慣用愚蠢和聰明簡單二分人的行為,但看清一點,這「愚蠢或聰明」的背後價值只是以短期利益的得失為依歸,然後以這套狹窄的價值觀嘲笑平坂寬的行為,不是很可笑嗎?當然,我們無需故意去釣一條受污染的魚,然後食光,但人生在世,就是為了創立自己的價值,並堅持之。我們無需成為聖人,這是不切實際和虛偽,但若果做人無原則,只為短期利益而行動,這樣的生命又值得活嗎?

我留意到香港人有一種普遍的心理,就是當面對自己不熟悉的行為時,第一時間以自己習慣了的價值觀去看其人,並通常加上充滿情緒的言詞嘲笑之。這種風氣使我們蒙蔽雙眼,不懂欣賞別人。不懂欣賞別人,就不懂欣賞生命和世界。這位平坂先生,實在值得人們的尊敬。

廣告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