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壤見聞 — 在真相與謊言之間

2015/8/31 — 10:34

上回提到,平壤的城市面貌恍如一個現代主義城市的實驗場。首先,筆者承認,忽略了讀者可能會有「現代主義=好」這個先入為主的觀念,因而誤解了整遍文章的內容。先前解釋得不清楚,因此這裡需要先作補充。

現代主義城市設計,為工業革命時代的惡劣城市環境,提供了一個出路。極度理想化的烏托邦概念,希望為人們帶來幸福美滿的都市生活。然而,整潔和諧的城市立面,背後蘊含着極端的控制和規範。如此的城市設計並非共產國家獨有,例如新加坡的說所謂「花園城市」概念,就是這種被廣泛「管理」的城市的好例子。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烏托邦」和它的相反──「敵托邦」從來都並存。這是現代主義的致命傷,亦是當代建築界對現代主義的批判。平壤的城市建築實驗,充分演繹了這個缺陷。香港的一些新市鎮如天水圍、將軍澳等卻仍然依據這種唯物的哲學去規劃和設計。希望平壤實驗,可以為這種風格的未來找出方向。

維護這樣的城市模式,社會成本非常高。這亦是現代主義城市無以為繼,設計逐漸偏離原意的原因。現代主義城市的哲學,帶有嚴格的社會控制元素。的確,近代的例子都經常和極權政體拉上關係。而建築師柯比意亦因此被批評為法西斯主義者。前蘇聯和文革時期的中國,都奉行嚴格的社會控制,將社會的既有關係和結構,予以打破和改造,以達到更有效的社會控制。例如,「大鑊飯」的公社制度,將一家人一起食飯這個維繫關係的活動剝奪,缺乏家庭關係和道德觀念的人民便可以更容易被政權控制。前蘇聯的 Narkomfin 就是一座圍繞這個概念而建的現代主義住宅建築。其中的一個建築特色,就是和主大樓相連的公共廚房和集體用餐區。在住宅的空間內沒有可供煮食的空間和設備。社會的極度個體化,被社會學家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認容為極權統治的先決條件。集體生活完全取代家庭生活,蘇共可以對於個人更直接地「管理」。

廣告

平壤對城市和社會的控制雖然嚴格,但並没有出現如此的極端情況。畢竟前蘇聯和文革時期的中國都不是成功的例子。在北韓,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單位,家庭教育在社會中佔有很大比重,普遍的家庭觀念亦比較傳統。在新一代人裏頭,一些既有觀念正在出現轉變。男女之間談情說愛,越來越主張自由戀愛,父母長輩的意見漸漸變得次要。可是社會氣氛在新生代之中變得開放的同時,社會控制的力度未見鬆馳。長遠來說,這個矛盾必須得到緩解,才能使社會繼續發展。

 

廣告

新建成的「科學家住宅區」。在平壤,科學家似乎是高尚的職業,在大學裏也算是熱門學科。和一位機械工程師了解過,他的主要研究工作,是要將從外國進口的數位控制自動加工機床 (CNC Router)改裝,以配合當地生產需要。

新建成的「科學家住宅區」。在平壤,科學家似乎是高尚的職業,在大學裏也算是熱門學科。和一位機械工程師了解過,他的主要研究工作,是要將從外國進口的數位控制自動加工機床 (CNC Router)改裝,以配合當地生產需要。

由北京飛往平壤之前,我們一行人打趣說,其實自己一直以來都靠二手消息去了解北韓,難保我們到達平壤,看到的是高超科技的未來城市,自己一直被二手的資訊洗腦而不自知。當然,這個戲劇性的假想沒有成真,但親眼看見神秘國度之後,知道一些報導和描述的真確性的確存疑。這令我懷疑,外界對北韓的描述究竟還有幾多成份是基於揣測甚至幻想。例如街頭的行人的衣衫打扮比較好,並非因為他們是演員,而只是因為他們都是精英階層,有較好的物質生活所致。超級市場中貨物並非佈景,更加有由中國進口的維他奶,但標價不低,並非人人買得起。「平壤時間」和鄰近時區相差半小時,並非北韓刻意的特立獨行。在尼泊爾、印度、澳洲中部、和加拿大紐芬蘭省等地,當地時間都沒有跟隨一整個小時的國際時間區間。這個做法可以將當地辦公時間和日照時間協調得更好。對於電力資源緊張的地區,這樣可以改善城市運作的效率。北韓依賴水力發電,供電不穩,經常會停電幾分鐘。有餐廳和居民因此設有以電池驅動的 LED 燈,有民居甚至索性以太陽能發電板,實行自給自足。入境的時候,手機和相機都會隨便檢查一下。他們反而對書本比較緊張,全部都要交由專人檢查。至於電腦和手機,他們所擔心的,是色情影片和圖片。在北韓,管有這些物品是大罪,到平壤之前他們千萬不要帶含有色情內容的影片和圖片。至於電影,只要無裸露成份,大致上是可以的。

中資經營的超級市場

中資經營的超級市場

的確係維他奶

的確係維他奶

超級市場裏有 Food Court

超級市場裏有 Food Court

在平壤商店裡頭我看到一大群中國遊客瘋狂買中藥製品,北韓人不明所以,問我為什麼中國人這麼喜歡他們的中藥,他說照道理應該中國的中藥比較好才對。我對他說中國大陸太多假貨,他們沒有信心在中國買藥。他擺出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然後笑了幾聲,似乎不太相信我所講的話。一貫認知和事實之間的落差,主宰了我們選擇性接受真相的傾向。外國人所看到的未必是全面的北韓,但我亦沒法說服自己所看到的只是一場真人騷。平壤的一些階層的確可以享受到不俗的物質生活,比其他的居民幸福。然而,資源分配的傾斜,卻不是北韓獨有的社會問題。去一惝平壤猶如進行了一次思想練習,眼前所見的東西不斷衝撃既有的認知。作為遊客要了解北韓的「真面目」幾乎不可能,但是毫無保留地因為二手資訊所呈現的情況,而去否定平壤另外一面的存在,或甚至質疑做假,就同樣是一種以偏概全的謬誤。誤解和了解,好多時候只是一線之差。其實北韓人都是普通人,希望大家不要以偏見看待他們所有人。

港視攝製隊扮成遊客潛入北韓拍攝,就可以做英雄角色。有沒有想過接待他們的人可能已經因此惹上麻煩,甚至牢獄之苦。這些北韓人的犧牲為攝製隊換來的光環,難道沒有人覺得有問題?這樣的代價難道是可以接受的嗎?大台縱有慣性收視,但是請不要對港視慣性讚好。這樣的二元思維,很容易令人腦筋打結,看不出真相的全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