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三十六)

2016/12/3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再過一星期,我在平村社區就住滿一個月。到時候我就隨時可以選擇離去。不過到底是不是要離去呢?我仍拿不定主意。若不回去,外面大概會把我當成失蹤人口。

但離開了就不可以再回來。

廣告

 

或許是大雨過後的關係,雖是五月夏夜,卻難得清涼。爽颯的風毫不怠慢地帶走人們身上多餘的體溫。銀杏樹的葉子也和棲身在草叢裡的牛蛙唱起愉快的歌。在這樣的日子,還有甚麼比勞動過後,在星空下的一杯啤酒更讓人愜意?我不知道管理員是怎樣安排娛樂節目的,不過他的觀點顯然和我一致。今晚的娛樂節目,就是喝酒聊天。

廣告

喝酒與觀星同樣是自由活動,我和 Momo 立即趁此機會相聚。自從那夜散步後,我雖然有幾次跟她編排在一起工作,但都是忙碌而孤獨的作業,沒有機會認真說話。

儘管如此,即使只是擦身而過時的一個眼色,在餐廳排隊取餐時的三言兩語,埋首工作時開的半個玩笑,還是讓我們漸漸變得熟絡起來。

Momo 這個女生實在是討喜的。總是精神奕奕,調皮淘氣,有她在的場所便彷彿明亮起來──最少表面上是如此。至於在他人看不到的角落,她還有多少鬼主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們在餐廳取來啤酒,然後在一樓的戶外走廊找到一張長椅坐下。成員一人捧一隻酒杯,來來往往,談笑風生,頗有廟會的氣氛。我喝一口啤酒,只覺沁人心脾。酒花的苦澀刺激味蕾。好久沒這種感覺了。以前在外面,我幾乎每晚都喝酒。來到平村社區後,我卻竟然連一次也沒想起過酒精。生活習慣這東西,有時真是話變就變。

「這酒好喝吧?」Momo 雙手捧著啤酒杯笑問。細嫩的臉蛋上,兩隻眼睛瞇成細縫。

「香草味夠濃厚,簡直有點像中藥了,可那卻是清香的草藥,既易入口,又讓人難忘。這是 IPA 吧?想不到平村社區竟有這種好東西。」

Momo 聽罷著實嚇到。「你是啤酒專家?」

「不,只是工作需要,有寫過關於手工啤酒的報道──」

她臉上笑容不減,彷彿甚麼也沒發生,卻壓低聲音說:「講這麼大聲,不怕被聽見啊?」

給她這麼一提,我才記得自己還在隱瞞記者身分。一想便覺難受。

然而愁緒隨即便被 Momo 樂不可支的心情趕跑。

「這酒可是我有份釀的啊!」她一臉自豪地道。

「這裡有釀酒的?」我驚訝地仰頭問。

Momo 站起身來,指向眼前靠右的一座小房子。「看,就在對面!那就是釀酒廠。只有我和幾個人懂得做,所以管理員只把這工作交給我們。」

「妳怎會懂得弄的?」

「在大學鬧著玩學過一點,也做過幾次。來到這裡又有機會反覆嘗試,漸漸就可以做到了。當然剛開始弄的時候質素很難保證,很多失敗作難喝得像尿喔。」

轉念想也正常。一個連炸彈都做得出來的人,怎會不能釀酒。

「噯,那麼來報告一下,調查進行得怎樣?」她歪起頭問。左邊短小的辮子像受驚般顫動了一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