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三十)

2016/11/27 — 8:00

Farmhouses in the Morning - Max Pechstein

Farmhouses in the Morning - Max Pechstein

【平村社區】系列

那是一張比過去印象豐滿的臉。兩腮像收起核桃的松鼠那樣微微鼓起。五官精雕細琢,深刻的雙眼皮讓滾圓的雙眸顯得格外有神,兩顆瞳仁在冰冷的月光下,反射出儼如玉石般的光芒。耳朵則像意義深長的抽象雕塑,彷彿埋藏著甚麼難解的秘密。也許是雨後林間濕氣重的關係?還是那是跳舞過後的汗水?她的髮鬢黏成一束,儼如一支倒豎的尖細長矛,矛尖恰恰落在她耳朵正中,不多不少。鼻子和嘴都端正小巧。上唇比下唇前傾,緊閉時總是若有所思。

注意到我正定睛看她,Cynthia 報以回眸一笑。那是一個與平日所見完全不同的笑。這個笑容把她那冰冷的印象融化掉。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會與朋友去看電影、去踩單車、去逛公園的平凡女生。

廣告

忽然聽到地上有滋滋的聲音。低頭一看,不遠處一條綠色繩索正在我們腳邊蜿蜒。

「有蛇。」我下意識地壓低聲音,好像怕被蛇聽到似的。

廣告

Cynthia 朝那個方向瞥眼,卻道:「啊,那不是翠青蛇嘛?沒有毒的。」

我詫異問:「妳肯定?」

她笑得很開心。「你看牠身上的鮮綠色啊。而且牠的頭是圓的,不是三角,所以那不是有毒的青竹蛇。」

「原來妳是蛇王…… Cynthia 啊。」我不知道她姓甚麼。

「我不是蛇。」她努嘴答。

我是說她是蛇王,不是蛇,但她好像搞不懂。也罷。「妳這些知識怎樣得來的?」

「圖書館不是有≪香港爬蟲百科≫嘛?我可是有努力學習啊。」

倏的響起一聲貓叫,嚇得翠青蛇連忙躲起來。

「A,過來過來。」Cynthia 喊道。A 走著貓步緩慢走近,聽話地伏在 Cynthia 身邊。臨躺下時給我一個不屑的表情。

毫無先兆地,撫摸著 A 的她突然變得憂愁起來。

「噯,你是新搬進來的吧?」她把臉埋進雙腿間。

「來了兩星期左右。」我一時無法判斷,該用何種語氣回應她的愁緒。

「可以告訴我外面的事?」

當然可以。可是,外面事情這樣多,到底要講甚麼?聽我這樣說,她開始逐條問題問起來。現在的人喜歡做甚麼?上網,玩 facebook。Facebook 不是通訊工具嗎?可以「玩」的嗎?所謂「玩」,就是漫無目的地看的意思。為甚麼要看?因為無聊啊。外面的人總是很無聊嗎?不,比平村社區的生活要忙得多。可是你才剛說他們無聊呀?

「呃……我也不很懂。」我吶吶道,感覺像被小孩問到兒童不宜的問題。

那外面的人最近在煩惱甚麼?唔……果然還是政治爭議吧?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建制派和泛民和本土派。對,就是這麼回事。那三個流派有甚麼分別?就是建制派支持建制,至於泛民和本土──不不不,我是問,他們是不同的人嗎?不同的人……甚麼意思?比如說,他們穿的衣服不一樣嗎?吃的東西不一樣嗎?生活的方式不一樣嗎?

「這個……應該都一樣吧?」我想她會不會是把武俠小說的流派和政治派系搞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