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九十一)

2017/2/5 — 8:00

Landscape With Farmland,Theodore Rousseau,1832

Landscape With Farmland,Theodore Rousseau,1832

【平村社區】系列

我們又沉默拐過幾個彎角。

進入一條小路時, James主動開口。「我想我應該告訴你,最近我有試著畫圖。」

廣告

「太好了。」我想,如果自己那些不負責任的言論,可以為他帶來一點點的效用,那真是一件太好、太好的事。「有成功嗎?」

「沒有。」他若無其事地道。「手還是抖。」

廣告

「呃……」

「不過我會再畫。即使手震其實還是可以畫。雖然畫得很慢,又要不斷修改,可那沒關係,反正沒有誰催逼我,又不是上班。」

「嗯,沒關係吧,就慢慢畫。」我和應。

他點了下頭。「總之我會趕在你們離開前畫完。」

我知道他這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尤其是「你們」兩個字。

只是這次我不再反駁。「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他低頭注視地面前行了一段路,少頃始吐出一句:「謝謝你。」

我不承認,也不否認。

「我猜她也是喜歡漂亮衣服的女生。」他短促地笑一下,喃喃自語:「短袖襯衫。米黃色背心針織毛衣。墨綠色蘇格蘭格仔短裙。Addidas 純白配綠色條紋球鞋。」

有點像校服。不過,Momo 這種活潑的女生果然就是適合這般打扮吧。我想像她穿著這身服飾,在尖沙咀海港城逛街。那時候的她,臉上掛著充滿活力的興奮笑臉。

「想必好看。」我說。

 

 

又一夜,我和 Cynthia 在 Ray 的木屋談平村社區結束的事。原來 Cynthia 近日都給叫了去學習外面的事物。主要教材是網路──Ray 給她選擇了一些網頁,讓她一個接一個讀。此外,新聞她也慢慢開始看了。有些事情比如環保議題的發展,是她在書本上早已讀過的(可是新聞報道的東西常常與書本不同,到底是哪一邊錯了呢?她問我。)也有些題目她聞所未聞。(「嚴選十家本土茶餐廳」到底是由誰嚴選?香港到底有幾家茶餐廳?)她尤其感興趣的是戲劇。(因為沒有看過呀,沒有看過任何人演戲。為甚麼平村社區的人不演戲?)

她問題很多,我只能答我能答的。每每說到驚奇之處,她總是瞪圓雙眸,一手掩嘴,發出「喔──」的聲音,像極日本綜藝節目的演員,那表情非常可愛。跟她這樣講,她說不知甚麼是綜藝節目。

我們也聊到 A。神出鬼沒的 A 原來特別黏 Cynthia。所以她想在離開時也把 A 一併帶走。她哥覺得習慣了鄉郊生活的 A 可能會不願意。Cynthia 說,我可以和 A 一起適應呀。Ray 敵不過她,只好贊成。

Ray 說,大概下周一──也就是再過四天之後,就要跟大家宣布平村社區結束的消息。然後大家會有一星期的時間,為未來作打算。

「平村社區的土地將會賣出。很抱歉,我已經盡力爭取,但還是無法讓委員會答應把賣地的錢分給大家。」Ray 不無自責地道。「地本來是 Joachim 的,但是當年他為吸引委員,在條款上寫明社區的財產由大家共同擁有,變相是把自己的身家送給他們。其實也不能怪委員的決定。他們不是貪錢,只是考慮到可能會有好事之徒控告我們非法禁固甚麼的,因此不得不保留一筆律師費。」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說。

他點了下頭。「不過,大家還是可以分到點錢。住得愈久就分到愈多。最少我希望大家離開後不會那麼徬徨……這是我可以做到最好的了。」

「強叔的話可以分到多少?」我問。

「一百萬。」Ray 對我眨眼,連想也不用想便回答。我猜他和我擔心的是同一件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