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九十)

2017/2/4 — 8:00

 'Portrait of a Pig' by Jamie Wyeth, 1970.

'Portrait of a Pig' by Jamie Wyeth, 1970.

【平村社區】系列

「我的意思是,妳在這裡照顧了我很多,我幾乎都把妳當我媽了。」見她臉上泛起好笑的表情,我又改口。「呃,不是,是當做我姊姊。」

「沒那麼誇張吧?」她咧嘴笑起來。

廣告

「不,人人都叫妳 Candice 媽,不是嘛。我想那不是隨便叫的,大家都是發自真心的喜歡妳。」

她的笑顏驟然凝住,眉頭皺起,做出疑惑的表情。

廣告

「你幹嗎跟我講這些?」

「也沒甚麼。」我連忙推說。「只是有感而發。」

「你就是想得太多。」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嚴厲。「簡簡單單不是挺好的?」

「……Candice 媽,我不是想回嘴,但我真的不認為平村社區簡單。」我也說得稍微堅決。「同樣,我也認為 Candice 媽的人生沒有完。這裡每一個人,包括我、包括 Kay 在內都是在平村社區認識 Candice 媽的,如果妳的人生已完,那對我們呵護備至的人是誰?」

一口氣講完,我又後悔了。我怕 Candice 媽會生氣。但她沒有,她起初一臉嚴肅地看我,然後,表情漸漸緩和。

「我知道你疼 Candice 媽。」她靜靜地說。這時候,歲月的痕跡以魚尾紋的形式,在她眼角顯露出來。所謂人生經驗,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想妳快樂。」我說。

「謝謝你啦。」Candice 愜意地一笑。「謝謝你重視我。」

「該是我謝妳才對。」我衷心道。

她有好一陣子沒有答話,只是默默開水喉噴洗豬欄。被水噴到的豬也不走避,反倒愉快地鑽來鑽去。我猜牠們喜歡洗澡。不知平村社區關閉後,豬的命運如何。

或許是玩水玩得興起,好幾頭豬突然起步向 Candice 媽竄去。儘管有圍欄擋住,可是 Candice 媽還是嚇得一個不慎,跌坐在地上。我連忙過去把她扶出來。她哈哈的愉快大笑。我也笑。

「你說感謝我,對吧?」笑聲過後,她突然道。

我猛點頭。

「如果想報答我,陪我去加拿大一趟吧。」

我驚詫地看著她,瞠目結舌。

「──有機會的話。」她笑著補充。

 

 

一夜,娛樂時間是散步。我趁機抓住 James,請他跟我走一段。

「我仍然想告訴你一點:我與 Momo 之間沒有甚麼。你知道她喊我『大叔』嗎?對她來說我太老了。」路上,我跟他這樣說。

他聳聳肩。「那不關我的事。」

「不關你事關誰事?我可以再次肯定地告訴你:我不會替你負起照顧 Momo 的責任。」

再走幾步,聽他沒回應,我才注意到他在我身後站定,不再前行。我擰過頭看他。

「如果你要說的是這些,我不想聽了。」他冷淡道。

不知所措的我只好屈服。「我不說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