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一)

2017/1/9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不能說。」James 以堅定的語氣道。

果然如此。

廣告

「我不知這樣說是否合適。」我很害怕又惹他生氣,所以不得不說得小心。「我想說的是:這會不會可能只是假象?」

「假象?」

廣告

「你聽說過一個故事嗎?一對夫婦結婚後,恩恩愛愛。每天上午他們習慣吃一片方飽。老公總會切掉方飽皮,自己吃掉,留下雪百的部份給老婆。到他們結婚五十周年那天,老婆終於按捺不住說,老公,我有件事憋在心裡半世紀了,現在要告訴你:你對我樣樣都好,可是說到吃方飽,為甚麼你總是把好吃的留給自己?就連這一天,你都不肯把方包皮讓給我?老公聽罷,百感交雜,含淚說:老婆,我一直覺得方飽皮難吃,為了妳,我足足吃了五十年。」

他花了很長時間思考,然後,在棋盤下一子。「不能這樣類比。不喜歡平村社區的人,根本就不會簽死約,早就走了。」

「可這社區總有改善的空間,對吧?」

「改善本身就是選擇,有選擇,平村社區就不能成立。」

我仰屋興嘆,覺得我們的對話要比棋局遠遠複雜。「你說得對。」

待我下子後,他說:「平村社區有平村社區的生活方式。如果你不認同,你可以走,我不會留你。我認同所以我留下,因此我不打算『改善』,也不希望你去『改善』。」

他快速下一子。一不留神,防線被他打開一度缺口。一看就知那片地要白送了。這一盤棋我已經輸掉。這時候我才知道,James 的思想遠遠要比我以為的深刻。

但我始終覺得,這對話還未可以總結。

「可是你卻干涉了我。」我不假思索地開口。「我不會如你所願,照顧 Momo 的。」

果然 James 聽到這話,他的情緒又來了。「一個這麼好的女孩需要你,為甚麼不要照顧她?你留在這裡又有甚麼好處呢?」

「不要生氣……我為我的話說得太硬道歉。」我連忙伸出手掌,彷彿想要把他的怒氣按下去。這是今天第四次道歉。

他確實平靜了些。

之後他說:「其實我是知道的,道理不在我這邊。我根本沒有理由把 Momo 塞給你。我也會問自己,到底當 Momo 是甚麼呢?如果我真的喜歡她,難道不是該用自己的手去保護她嗎?」

我深深點頭。

「可是這樣──」他把手按壓在太陽穴,狀甚痛苦。「我就要犧牲掉整個社區。」

誠然如此。我嘆口氣,驀然回首,一種戰慄的感覺卻像觸電那樣流過我的身體。

我在幹甚麼?我在慫恿成員把平村社區破壞嗎?為甚麼我要這樣做?我真的希望平村社區受傷,甚至崩壞嗎?對 Candice 媽、對強叔、對 Cynthia,對社區的每一個人來說,這難道不是魔鬼所為嗎?

「還是不要這樣做吧。」我竟畏怯起來。

「喂,那麼怎樣做才好啊!」見我反口,James 大惑不解。

「我也不知道。」一種寶藍色的悲傷情緒在我心頭湧現。那時候,我似乎已隱約可以看見,兩星期後的悲劇是如何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