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七)

2017/1/16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很多人會想像,伴隨著這種社會制度的,必然是愚民政策,但 Michael Beerie 在這一點上卻再次令人大跌眼鏡。他是愚民政策的激進反對者。事實上,Beerie Model 的立論正正就在這一基礎上:Michael Beerie 相信,如果人民是因為愚昧而服從,那這服從就只能是虛假的,終有一天會崩潰。絕對而長久的服從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人民心甘情願如此。因此 Micael Beerie 在教育上主張知識傳播自由。這一點從平村社區的書庫得到體現。

他打從心底相信,只有讓民眾認識到,任何自私自利的行為都是損害社會的舉動,才能以無形的群眾壓力取代必要的管理架構,使 Beerie Model 得以永續發展。

廣告

Michael Beerie 曾經為這個系統寫過一部叫做 Reaching Heaven : A revised version of Utopian Socialism in post 1989 era 的書,詳細講述這個社會系統的運作模式。書出版後,完全得不到任何關注。一來,被稱為「蘇東波」的東歐劇變發生後,全球共產風潮已經死寂,沒有人再對共產主義抱有任何幻想;二來,Michael Beerie 在學術界的風評並不太好──較之於學者,更多人把他視為作家。再者,Beerie Model 要成立,必須建基於兩個假設:絕對為人民全心奉獻的元首,以及徹底而堅實的鎖國政策。這兩個假設的不現實令Beerie Model 淪為空想的笑話。

更何況,著作沒能得到作者本人站出來捍衛。在 Reaching Heaven 發表後不久,Michael Beerie 便因心肌梗塞逝世。

廣告

學術界以至民間,沒有人願意把著作多看一眼,除了 Joachim 之外。讀過全書,Joachim 興奮得徹夜難眠。儘管 Mihcael Beerie 的論說有其粗疏之處,但概念無疑是新穎而且有意思的。他想,只要把社會的規模收窄到可控制的範圍,再以嚴密資訊封鎖確保外界對它一無所知,那 Beerie Model 或許就可以切實執行。至於元首,那最簡單不過,就由自己出任好了。

他成立的研究所,表面上是純粹研究馬克思學說,實際上其實是為 Beerie Model 進行實驗的組織。Joachim 要建立一個以 Beerie Model 運作的秘密社區。

在這個社區,人人平等,生活平凡。他把這個社區,取名平村。

一九九七年初,香港主權移交前半載,平村的一切軟硬件已經完備。

對內,基本設施已經建成,遷入細則及運作模式等當然還有改善空間,可是在多個優秀學者的共同努力下, Michael Beerie 原作的紕漏得到一一填補。經過多次修訂的 Beerie Model,最少已具備真正付諸實踐的價值,剩下的支節問題只要邊做邊調整就好。

對外,Joachim 運用他的政治手段,把社區包裝成一個普通私人農場。一切有違普通農場的文件或契約全部蒸發於政府檔案中。準備萬全後,他向中英雙方各自攤牌,抖出他的計劃。雙方在聽取 Joachim 的實驗計劃後,提出三個條件:第一,取消 Beerie Model 中關於生育的部分。也就是說,平村社區不可以有孩子,具體執行方式是強制避孕。他們的理由是避免影響無辜後代。第二,在管理委員會中加入中英雙方代表各一,讓他們監察平村社區發展。第三,中英兩國的參與須徹底保密。他們不想在實驗失敗時負上政治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