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三)

2017/1/11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如果我要對自己的心坦誠,我恐怕不得不承認,我希望她否定我。我希望她說,不,你是個好人,請不要妄自菲薄,那一切都是逼不得已,都是我可以理解的,而我準備原諒你。

我期待她這樣說。

廣告

「這麼說來是不太好啦。」然而 Cynthia 卻這樣講。我猜她這話已經很留情面。「你這樣做,會損害平村社區。因為你,很多人會不開心的。」

我登時語塞。她的說話不知為何竟像一鎚定音。我在她面前,就如犯人對判官,沒有反駁的餘地。

廣告

「如我所說,我的感覺仍沒改變。我不會想你離開。可是……可是我哥會想你離開吧。我想他已經跟你表示過。若他聽到剛才那番話,一定會更生氣的。也許還會把你直接攆走。雖然這樣說很不好意思,不過,你對平村社區來說,確實是病毒。」

我本來以為自己會很傷感,可是聽到她形容到我是「病毒」,心情反而放鬆起來。或許是因為這形容已差到不能再差。「平村社區是妳的保護罩,對吧?」

她執起一根樹枝,在地上漫漫畫圖案。「沒有社區,我活不過來。」

「為甚麼?」

「為甚麼?」她反問我。「因為我無法做選擇呀。世界上只有平村社區才不需要做選擇吧。」

「妳的病難道不能治嗎?」

「不能。」她說。「已經試過好多次。哥哥好多次把醫生帶到社區邊上,讓我去看病。心理醫生、精神科醫生,還有茅山道士、驅魔人……沒有一個有用。」

「如果有用的話,妳早就到外面去了?」

她沒有看我。「或許。」

「我想,躲在保護罩後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我覺得在這裡也沒甚麼不好……」

「我的意思是,如果妳想要看看這個世界的話──」

「根本就沒辦法啊。」

「妳想嗎?」

她沒有答話。

我察覺到自己又在踩鋼線了。「妳上一次看病是甚麼時候?」

「唔?大約是兩三年前吧。」

「也就是說,去年以來一直再沒看過,對吧?」

她恍然大悟。

我故意拖慢語速,帶著猶豫地講出那句,她大概已經猜到的話:「如果妳不介意──我的意思是,如果妳衡量過,覺得自己能夠承受──我想聽聽,妳來這裡之前的故事。」

她略傾著頭,苦苦思索。

我覺得有點心痛。「我們可以立即轉話題。」

「不是。」她用手指撥開臉上的頭髮。「甚麼也可以說,不會啪的一下子瘋掉。」她遲疑半晌,又道:「問題是……那些東西不可以講。講了哥會生氣的,也會傷害到社區。」

其實我知道的。為甚麼我總像在存心傷害平村社區呢?我一點沒有想要破壞這裡的意思,我相當喜歡這裡,可是我走的每一步,又確實會危及這裡。Cynthia 形容得真好:我就是病毒,潛進一副健康、和諧、平靜的身體,然後從內部侵蝕它。我對自己這病毒討厭到極點。

而世界上最令人痛苦的事,就是你明知你的行動會帶來殞滅,而你卻阻止不了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