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九)

2017/1/18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約莫過了半小時左右,累極的 Cynthia 終於放軟身體,睡著了。

悲憤交雜的 Ray 坐在妹妹身邊,摸摸她撞出一大片紅的額頭,溫柔地梳理她因掙扎而亂掉的頭髮,把她抱到床上,在旁守候了一天一夜。

廣告

翌日,Cynthia 醒來,再沒有瘋狂自殘,只是變得無語,神情呆滯。很快,Ray 就意識到妹妹出事了。

「爸爸,媽媽。」Ray 背著攤軟的妹妹下樓,找到剛剛把花瓶摔破的父母。「妹妹壞掉了。」

廣告

Joachim 大叫一聲,搶先衝過去看他的女兒。「妹妹怎麼了?」他緊張地問。

「她腦袋壞掉了。」Ray 只是重覆道。

他們一家請來醫生給 Cynthia 檢查。先是普通科,然後是精神科。精神科醫生拿著顏色不一的海綿球體、正方體、三角錐體在 Cynthia 面前擺弄了幾天。她有時不動,有時尖叫。最後醫生告訴 Johansson 一家,女孩似乎在認知上出現了障礙,今後一切行動不可以做任何選擇,否則就會病發,激烈自殘。

「能治好嗎?」Joachim 問。

「很難說。如果環境安定,沒有精神刺激,她的精神或許能一點點改善過來。」醫生答。「但是否可以痊癒,只能看上帝安排。」

這時候 Joachim 和美儀才深深後悔,恨自己的爭吵傷害了一對兒女。

最後悔,最恨自己的,卻是 Ray。

「是我逼妹妹做決定的。」他喃喃道。「是我把妹妹害成這樣。」

八歲的他有想過自殺。可是看著躺在病床上發獃的妹妹,他清楚知道自殺只是逃避。若要贖罪,他只能一輩子照顧她。

「你們不用再吵了。我決定帶著 Cynthia 去平村社區。」病床邊上的 Ray 平靜地道。

「但是──」美儀想要抗議。

「你聽不到醫生說甚麼嗎?」Ray 隨即把她的話打斷。「醫生說 Cynthia 需要安靜。」

Joachim 和美儀對眼前這個小男孩的成熟,感到驚訝。

「Joachim。」Ray 直呼他父親的名字。「雖然我和 Cynthia 決定去你那裡。可是,我想讓你知道,我恨你。Cynthia 一天不好起來,我一天都恨死你。」

Joachim 不敢吭聲半句。

一九九七年,米字旗和港英旗落下,五星旗和特區旗升起。Joachim 帶著一言不發的 Ray,與不能說話的 Cynthia,搬離他們在山頂的兩層獨立屋,來到錦上路的平村社區。他們此後再沒有見過陳美儀。根據與研究所一眾學者的約定,社區成立管理委員會,定期跟進社區運作狀況,一方面以之作政治學研究素材,另一方面亦持續調整、修訂平村社區的規則,使之運作更順暢。至於元首──首席管理員──亦按計劃由 Joachim 擔任。管理團隊在香港本土搜索出值得招手的人們──失意的人,對社會厭倦的人,討厭選擇的人,缺乏生存能力的人──向他們派發傳單。大多數人看都沒看就把傳單丟進垃圾桶,不過一千人裡面大約會有一個感興趣。管理員經過審查後,就讓他加入社區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