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二)

2017/1/10 — 8:00

【平村社區】系列

(九)

「你來了。」Cynthia 說。還沒轉過身來,她已經知到我就在身邊。

廣告

「嗯,等妳四個晚上了。」

這一夜特別炎熱。腳下的泥土恣意揮霍儲蓄了一整天的溫度,環繞的銀杏樹群沒能降溫,卻儼如溫室般把空氣束縛住。天空倒是乾淨的,除閃爍的星光外,還有一輪皎潔的滿月,像燈泡那樣裝置在天花板上一隅。

廣告

香港夏日的溼氣充滿整個空間,吸走了森林裡的一切雜音。Cynthia 在我身邊坐下時,我發現她因為舞蹈而在脖子和臉上泛起汗珠。仔細看,睡衣背上、胸口,也是濕了一塊。

「不好看的東西就別看啦……」她見我打量,語帶羞赧地道。除卻怪異的精神病和管理員妹妹的身分,Cynthia 也不過是個極其普通的女生。特別是在晚上,當她卸下冰雪造的保護網後,更讓我有這種感覺。

說起來,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已不再不敢看她。在我心目中,她的美從本來的稜角分明,多少變得柔軟了。

「抱歉。不過,並沒有不好看。」

Cynthia 低下頭來,雙手手指絞在一塊。「所以你為甚麼來……」她怯生生地問。

我想了一會兒才說:「確實是有點要事。」

她大概沒想到我是真有要事,於是關心地看過來,一本正經。「甚麼事?」

準備好後,我開門見山:「妳想不想我離去?」

她定睛看我,張嘴攢眉,一副為難的模樣。「你要走了嗎?」

我搖頭。「我想知道妳的看法。我想知道妳會不會想我走。」

「那你想要走嗎?」

「較之於這個,我更想聽妳的感覺。」

「嗯……」她為難的表情更深了。

就算她真希望我立刻就在眼前消失執包袱走,大概也不會能夠如此無情地講出口。於是我連忙補充:「我的意思是……妳知道我給妳弄出了很多麻煩,所以我想參考一下妳的意見。比如說,妳會不會覺得我走,會對妳、對社區都好一些,我──」

「不會。」她說得簡潔。又好像怕我聽不見似地,再重覆:「不會。」

我閉上眼睛,不自覺地輕咬自己食指。她不可以就這樣簡單回答的,這樣對她不公平。

於是我整理自己的心情,鼓起勇氣說出來:「或許在妳回答前,我想先告訴妳一件事……關於我為何在那天早晨,會突然跟妳提起夢遊的事。」

「啊……」她動了動細嫩的雙唇。「你可以講。但在你講之前,可以先聽我說一句話嘛。」

「甚麼話?」

「無論你說甚麼,我的態度也不會改變。」

「……嗯,謝謝。」我不知道她的堅定意志從何而來。

於是我開口,把一切都告訴她。關於我是記者的事。關於 Momo 的作戰,關於我遇上她之後的第二輪作戰計劃,關於此刻我必須決定自己是否離開的思考。

她聽完我一段長話,既沒有驚訝,也沒有憤怒,只是儼如讀通了一條數學題那樣,做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所以……我想,或許妳會覺得我不是好人,留在這裡,對大家沒有好處。」我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