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十)

2017/1/8 — 8:00

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圖片來源:Van Gogh Museum

【平村社區】系列

我覺得「水火不容」這四個字最適合形容我和 James 的關係。我並不是一個暴烈的人,可是每每與 James 相處,事態卻不知為何總會變得不愉快。當然我不認為那是 James 的錯。很可能那只是我不好,我沉不住氣。

廣告

「所以你們甚麼時候走?」一天工作時 James 突然這樣問起。那時候我們正在風中把菜田的溫室膠膜外牆捲起,以免溫室被吹壞。風猛得就像三號風球似的。或許可能是真的在刮三號風,只是我不知道。

「我還沒打算走。」我說。

廣告

「為甚麼?」他追問。

或許是因為這個問題實在很擾人,不知為何我竟立即就有點動氣。「因為我也有我的人生啊!我的人生不是用來照顧你喜歡的人。你喜歡的人,你自己去照顧!」

看見我反應這麼大,他嚇得退後兩步,隨即用同樣大聲的語調說:「我只是問問而已,何必罵人?」

「因為你不只是在問,而是在逼我。」這話未經思索便衝口而出。

他極不高興地說:「好,既然你這樣說,我不再問。」

我的第一反應是,你真有種就此不再問?可是很快我就後悔了。儘管我不認為自己有錯,可也實在沒必要把話說得那麼死。我沒錯,難道 James 又有錯?他只是為 Momo 設想而已。

當然為她設想不等於可以漠視我的感受。可是,嘿,男人啊,為喜歡的女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我不是不能理解。何況對他來說我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朋友,甚至可能可以歸入討厭行列,實在很難要求他把我和 Momo 一視同仁。

算了,改天找他道歉吧。我到底是第幾次說要跟他道歉?我忍不住笑出聲來,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荒謬。

 

終於,我真的跟他道歉了。一口氣道歉三連發。那是在一起打理溫室後三天的事。當時距離 Momo 離開的最後期限,已剩下不到一個月。

「抱歉,是我不好。」娛樂時段,不知是幸還是不幸,我與他被編成一組下圍棋。

其實平村社區的娛樂活動離不開下圍棋、散步和喝酒。雖則偶爾也會有觀星或者電影會之類的特殊節目,不過並不算多。至於體育活動則極少,怕是因為平日工作都以體力活為主,已經夠累的了。

James 自棋盤抬起頭看我。我給他細數一共三件需要道歉的事,一一賠罪。

他淡然一笑。「不是客套話,其實,重新畫圖、離開社區、叫我不要隨便將 Momo 交託給你,每件事情,你都有你的道理,不是嘛。」

「我也不知道。」我苦笑。我也不是客套話,我真的不知道。

「你是有對的地方。」James 無意識地把手中的黑子放回木製的棋碗,復取出另一子。「只是都不容易。我想你應該已經明白,很多成員需要平村社區。這裡的平衡不可以打破,否則一旦社區受損,很多人根本活不下去。」

我點頭表示理解。「可是,想必你也已經知道,這個社區有它不健康的地方。正因為這一點,你才不得不把自己愛的人交託給我。本來你可以自己照顧她的。」

「你的意思是?」

「這裡容不下對人的愛。」

他遲疑著,似乎在思考我的話。然後,他搖頭。

「很抱歉我還是得這樣說:你依然不理解平村社區。假設我違反死約,你知道會有甚麼後果嗎?其他成員見我突然消失,很快就會意識到,平村社區的制度被打破了。當然一項制度被打破,其他制度勢必也會受動搖。當這個社區賴以存在的制度受動搖,那麼,這裡就等於完了。我不想這裡完,所以我不會犯規。其他人也是一樣。你懂得我的意思嗎?」

我不禁感嘆平村社區的善良。不,那或許不可以稱之為善良。但我找不到更合適的字詞去形容它。公德心?

我頓時恍然大悟。「所謂死約,其實是沒有任何罰則的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