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七)

2016/11/2 — 8:00

Wheat Fields by Van Gogh,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Wheat Fields by Van Gogh,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平村社區】系列

(二)

前往平村社區的那個清晨,天空萬里無雲、蔚藍透亮。我讓的士司機送我到入口開外,打算先在附近悠轉一圈再進去。

廣告

耀眼的太陽在身體上曬出一層薄汗。巍峨的大帽山下,入目盡是青蔥的田野,雖有些還在種菜,但大部份其實是棄耕地了。色彩對比強烈的,是貼在一座灰色水泥屋門口的紅色對聯。看樣子這裡應是有人居住的地方,然而我卻看不到一個人影,甚至連車也不曾經過。耳畔除了清脆的鳥囀和呢喃般的樹葉輕擦聲外,沒有其他。

當我感觸香港還有這樣一片靜謐的土地時,手機鈴聲響起。裡頭傳來 Katy 的聲音。

廣告

「到機場了嗎?」她問。

「到了。」我謊稱。「婚禮還算順利?」

「這麼早,還沒開始哪!才剛接過新娘。等一下我們去男家。我怕待會沒空跟你談,所以先打給你。」

Katy 滔滔講著剛才接新娘的趣事。玩了甚麼遊戲,收了幾錢開門利是,兄弟被戲弄得如何狼狽。我敏感地聆聽她有否仍為那夜的事感到不快,然而好像沒有。沒有就好了,我想。儘管這還是無法消解我的罪疚感。

「代我祝一對新人幸福快樂。」

「會的。」

「還有一件事。」

「甚麼?」

我朝平村社區的方向遠遠望去,一字一頓,盡力把話講好。「或許──不,我的意思是,我期望,一個月後我能有所改變。」

有三秒時間,話筒僅傳來幾個女生吱吱喳喳說話的背景音。

「嗯,謝謝你。」她以平和的聲線道。「我會期待你回來。」

Ray 說一切隨身物品都不可以帶進社區,所以我只背了一個簡便背囊,背囊裡只有錢包和手機。可是得知連背囊也得被扣留在木屋內,我還是感到相當在意。

「反正在社區內,甚麼也用不著。」Ray 說。

不禁慶幸自己早已把信用卡和貴重品留在家裡。

Ray 的裝束和上次見面時一模一樣。牛仔褲、水鞋,深藍色 T 恤。就連那個一周前擱在桌上的啡色公文夾,一周後仍停在同一個地方。這讓我產生一種錯覺,好像自己從沒離開過這座房子似的。

Ray 對我的到來顯然一點都不感到意外。這讓我好奇,聽過介紹的人有多少會決定進來?明知他不會回答,但還是試著問了,果然不答。

他手腳麻利地給我倒了和上次同樣的冰茶,然後把一份合約遞到我面前。合約比保密協議更厚,簡直可以和招股說明書相提並論。保險起見,我不得不花時間詳閱,可幸並未發現不妥之處,都是些保障雙方法律權益之類的話。吸引我注意的是收費一項:「平村社區不設任何收費,包括入會費、登記費、報名費、年費等。一切食宿和生活用品,都由社區提供。」

「倒可以當個露宿者之家。」我調侃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