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村社區(三十一)

2016/11/28 — 8:00

George Henry Durrie, Haying at Jones Inn

George Henry Durrie, Haying at Jones Inn

【平村社區】系列

那外面的人吃甚麼?跟這裡差不多,甚麼都吃。甚麼都吃,就是吃甚麼啊?唔……都是茶餐廳、麥當勞、中菜日本菜法國菜意大利菜……哪種餐廳最受歡迎?很難說……茶餐廳吧?還是麥當勞?麥當勞有麥當勞叔叔,對吧?對對對,就是那家麥當勞。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對吧?

「一群麥當勞叔叔?」我聯想到電影≪V煞≫的鏡頭,不自覺笑了起來。

廣告

「你笑甚麼呀……」她那煩惱的表情,卻讓我由衷感到抱歉。「書本說到處都有麥當勞叔叔,可是一個人怎麼可能到處都在?所以我才猜那可能不是一個人,而是個群體。」

我惡作劇心起,暫時不想要糾正她。「所以,妳沒有見過麥當勞叔叔?」

廣告

她搖頭。一縷長髮給搖得搭在肩上。「在哪裡可以見到?」

「這麼說來,這個年代已很難見到了。」

「那為甚麼人人都識得他? 」

我困惑起來。「到底是為甚麼呢……」

她蹙起眉頭,一臉不解的看向我,隨即又驀地變得很開心。「你到底是不是在外面生活的人呀!騙人的吧!」

「沒有……」我如此求饒。

祖兒祖兒的鳥囀重臨。我記得那是夜鷹的聲音。我們默默聽了一陣,直至 Cynthia 伸出右手,透過睡裙摩娑自己的膝蓋。我問她是不是扭到了?她嫣然搖了下頭。

「我嘛,四歲開始就在這裡生活。外面的事,只能從書本得知。果然,無論怎樣讀,想像中的世界都會與現實有很大落差吧?」

難怪她的問題這麼古怪。給她這麼一說,我才發現自己搬入平村社區後,對外面的新聞便一無所知。誰知道呢,也許梁振英已經倒台,又或解放軍已經入城。

同樣,想必社區內大多數人都不會知道甚麼叫「強國」、甚麼叫「CY」、甚麼叫「Chai my breast」、甚麼叫「落地獄」。就算是讀書,書也不會寫這種事。

「可那種事情不知道也沒關係吧。」我乍然有這個想法。

「為甚麼?」

「那些事只是浪潮。忽然興起又轉瞬即逝,潮漲潮落,結果甚麼也沒有變。有變的都是重要的,重要的都已寫進書裡。」

Cynthia 並未對我的言論感到滿意。「你看你剛才還笑我……」

「可麥當勞有沒有麥當勞叔叔這回事,就是知道也沒有意義啊。」

「有意義!你說人人都知道麥當勞叔叔,就是我不知道……我沒有去過麥當勞。我想要知道它在甚麼地方、有多少個坐位、桌椅是甚麼顏色……我也想要知道,魚柳包是甚麼味道,薯餅和薯條吃起來有甚麼分別……想要試吃麥當勞。」她愈說愈急,簡直快要哭出來。

見她嘴巴扁得像隻鴨子,我也就不再說甚麼。A 則像是察覺到我破壞了 Cynthia 的心情,不斷向我射出帶敵意的目光,彷彿我就是一隻老鼠。

可是我想到一個問題。「不過,妳為甚麼四歲就來這裡了?」

然而她好像已再沒有交談的心情,只拋下一句話,便起身離開。

「我得回去了。」

回到房間,看看行動裝置,已是四點半。想到還有一個半小時就要起床工作,我連忙換上乾淨衣服,鑽進被窩,閉上眼,卻睡不著。

四歲小孩搬進來住,肯定不是出於個人意願。但若不是她自己決定,那麼是誰替她決定?她的父母?

一念未息,一念又起:可以的話,真想帶她去吃一次麥當勞。只是這恐怕是不可能的事。

 

發表意見